11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添田在茅野站下了车。

站前停了四五辆大巴,可都是开往上诹访的。一问才知道最近前往蓼科方向的车次比较少。夏天车次明明还很频繁,但一到秋末,车次就会骤然减少。

下一班前往蓼科的巴士要一个小时之后才发车。添田等不及了,立刻包了辆车开往目的地。

汽车穿过茅野镇,朝山区开去。这座小镇有很多历史悠久的房子。各处都是寒天制造厂的招牌。寒天是这儿的特产。这一带的冬天异常寒冷。

一个坡道接一个坡道,汽车在中途路过了好几个小村庄。这条乡间小路修得还不错,一到夏天,城里人就会纷纷来到这里避暑。

在列车车窗眺望的八岳山正面,此时坐在出租车里望过去已成侧面。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了海拔一千两百米的位置。这一带的白桦和落叶松的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桠。整座山都失去了色彩。

右手边的湖水泛着波光。这一带的路面缓缓倾斜,山腰的树林中隐藏着红色与蓝色的屋顶。盆地位于遥远的山下,远远看去特别狭小。

添田并不知道泷良精会选择哪一家旅馆。从这一带开始有涩之汤、明治汤等温泉,但这些温泉的交通非常不便。他准备先去交通方便的泷之汤看一看,就让司机开了过去。如果泷不在那儿,干脆就在那儿住一晚上,明日再去其他温泉找找。既来之则安之吧。

泷之汤只有一家旅馆。

添田在旅馆门口下了车,眼前滚过团团热气。

这座旅馆有三层楼高,规模还算大。添田当即掏出了泷良精的照片询问服务生。反正他肯定不会用真名,用照片是最便捷的方法。

“这位客人的确住在我们旅馆。”女服务生看了看照片回答道。她还以为添田是警察,露出担忧的神色。

“我是记者,想要见见这位客人,能否请您引见一下?”

添田正要取出名片,女服务生回答道:“那位客人现在不在房里,他散步去了。”

添田朝外头看去。

晚秋时节的蓼科高原,在湛蓝天空下已初露冬色。没有一个人影。

“他去哪儿了?”

“大概是上山去了吧,那里有一片私人别墅。有条路能直接从这儿通上去。”

女服务生用手指了指方向。

“那我也上去转悠转悠好了。如果我在半路上遇见了那位客人,就和他一起回来。”

添田把行李箱寄存在了前台,走出了大门。

冒着热气的河流上架着一座桥。桥另一头的路和来旅馆的路是两个方向。过了桥,坡度突然变陡。

草地已开始泛黄,白色的芒草随风舞动。这一带是夹杂着红土的石子路。

添田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这里有四五家餐馆和一座竞技场一样的建筑物。大部分店都关着门,只有夏天才开门迎客。入口处的拱形门上写着“蓼科银座”的字样。

人很少。只有几个在此居住的别墅居民,还有徒步旅行的背包族。

添田在坡道上走着,四处寻找泷良精的身影,然而在宽阔的视野中并没有发现他的人影。

又爬了一段路,添田看见了一家吃茶店。路分成了两条。

添田走进了吃茶店。这家吃茶店除了点心,还有草鞋和登山杖卖。整家店里就只有添田一个客人。

“沿这条路一直往前走能到哪儿啊?”添田指着右边那条路问道。

“一直走就会翻过蓼科山,到高野町。”吃茶店的大妈说道。

“高野町?”

“是啊,那里有火车去小诸。”

“要走很长时间吗?”

“那是当然,得一大早出门才赶得及,而且还要翻过一个山头。”

泷应该不会走那条路。添田选择了另一条路。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别墅地带。几乎每一户人家都紧闭门窗。落叶松林深处,屋顶若隐若现。秋天微弱的阳光照射在白桦树皮上。

一只松鼠在添田眼前蹿了过去。路上没有一个人,万籁俱寂。

泷究竟走了哪条路?添田的眼睛没有歇着。这里又出现了好几条岔路。山谷对面,雾峰的轮廓缓缓下落。茅野镇就隐没在轮廓深处。

山里的空气凉飕飕的。道路两旁堆着落叶。添田脚下总能踩到松果,吱吱作响。添田吸进肺里的空气如玻璃般凛冽锐利。

没有一丝声响,也没有一个人影。所有别墅都铁将军把门。不仅是私人别墅,就连公司和银行的宿舍大门也贴着封条。蓼科湖在远远的山下,犹如一面小巧的镜子。临近冬天的蓼科山的主色调是茶褐与深黄。

翻过一座小山坡之后,添田看见一名男子沿着下山的路走了过来。他应是当地人,穿着劳动裤,背上还背着个竹篓。

“今天天气真好啊。”

男子还以为添田是别墅的主人,打了个招呼正要离开,添田赶忙停下脚步。

他描述了一下泷良精的体貌特征,问他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啊,这个人就在前头走呢。”

添田道了谢,与男子告别。

泷良精果然走了这条路。添田加快了脚步。

又翻过一个小山坡。

走着走着,添田再次来到那家吃茶店附近,这时,一条岔路上闪过泷良精的身影。直到添田走到他身边,泷良精才发现来人竟是添田。他大惊失色,眼睁睁地看着添田步步逼近。

添田鞠了一躬,走近泷。

“泷先生,您好。”

“……”

泷半天没有吱声。看来他吓得不轻,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可找到您了。”添田说道。

这时泷终于开口了。

“你一路追到了这儿?”

泷一开始还怀疑这会不会是个偶然,然而听完添田的话,他不禁再次感到惊愕。

“我原以为您在浅间温泉,就找了过去,发现您不在,就立刻赶到这儿来了。”

泷阴沉沉地迈开步子,脸色有几分惨白。

添田和泷沿着宽敞的红土路缓缓下坡。

“你找我有什么事?”泷平静地问道。那表情与在东京见面时丝毫无异。就好像他完全不为添田远道而来寻找他的努力所动。

“听说您辞去了世界文化交流联盟的工作?”

添田知道这一次泷已无处可逃,于是就开门见山地提问了。如果是在东京,泷还能说一句“失陪了”,站起身躲开,可这里就用不了这一招了。只要他不拔腿逃跑,添田就能一直黏在他旁边。

“嗯……”泷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好突然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我问你!”泷突然提高了嗓门,“这种事儿还能成新闻么?我辞去联盟的工作这件事,值得你一路追到这儿吗?”

转瞬之间,泷转入了反击。似曾相识的热嘲冷讽在泷的侧脸上毕露无遗。

“值得!”添田早料到他会如此反问,立刻拿出准备已久的答案。

“哼!你倒说说。”

“您对联盟的工作一向满腔热情,也把联盟的业绩苦心经营到一个新的高度。这样的您,居然会如此突然地辞职,而且事先没有和其他理事商量,这本身就是一条新闻。况且我们报社的主管都让我追查到这儿了,这就说明主管也觉得这件事有新闻价值。”

添田其实是请假来的。然而,即使谎言在事后被捅破,他也觉得现在只有撒谎一条路可走。

泷又默不作声地走了起来。添田的脚尖踢到的小石子在路上滚动。添田盯着石子。两人都低着头走路。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泷轻声说道,“只是累了而已,想休息休息,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泷先生,”添田赶忙说道,“这样也应该和联盟的主管们商量商量啊,我觉得依您的性格,应该不会不打一声招呼,自说自话地辞职的。在我们看来,您这次是把辞呈甩给了联盟。”

这句话让泷有了反应。泷的脸上现出动摇的神色。

“你这话当真?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有一部分人是这么想的。如果事实并非如此,还请您把辞职的具体原因告诉我。”

一旁的树林里,伯劳鸟轻身飞起,抖落几片枯叶。

“我只是累了而已。”泷依旧不肯松口,“每个人递交辞呈的方法都不一样,如果让对方产生了不快,也可以事后弥补。这种事情也是有前例的。”

“那您是突然觉得很累,所以提交了辞呈吗?”

“是的。”

“没有其他原因吗?”

“没有。”

小路转进了树林深处,没走几步,一片开阔地又出现在眼前。这一回八岳山的侧面豁然而见。山上长着密密麻麻的杉树,形成一片焦茶色的斑点。

“我知道了。也就是说不是什么内部纷争吧?”

“绝对不是,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内部纷争。”泷断然否定。

“那我会照实写的。”

“拜托了。”泷说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说“拜托了”。添田觉得有些意外。他以为泷并不喜欢自己,然而他却发现泷的表情和言语竟开始示弱起来。这里是山区,不是东京,也许是山中小道上的散步,带来了一丝亲近感吧。

“泷先生,”添田说道,“这就是我一路追到这里的原因,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不过我还有另一件事想问问您。”

“什么事?”

“泷先生,您认识笹岛画家吗?”

添田不动声色地瞥了泷一眼。对方的神色看起来十分紧张。

“认识。他是我的朋友。”泷低声回答。

“报社的前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您知道他去世了吗?好像是在您出发之前……”

两人转了个弯,沿着坡道往下。

一个男人牵着一匹没有装配马鞍的马迎面走来。

“我知道,我在浅间温泉的旅馆看了报纸。”泷的嘴唇紧抿,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出回答。

马蹄在干燥的地面踩出响声,离两人越来越远。

“是吗……想必您一定很吃惊吧?”

“那是当然。那可是我的朋友啊……”

“有人说笹岛先生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他自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在我出发来到这里之前,搜查当局也没有头绪。泷先生,您既然是笹岛先生的好朋友,肯定有线索吧?”

泷突然翻起了口袋,原来是为了找香烟。他想用打火机点火,可半天没有点上。今天天气很好,根本没有刮大风。

“没有。”他深深吐出一口烟,回答道,“我和笹岛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自杀。”

一男一女两个徒步旅行者爬了上来。欢声笑语传进耳中。

空气清新澄澈。远处山峰的褶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泷良精的表情比之前越发僵硬。很明显,添田的话吓到了他。

“其实,笹岛先生的死存在着疑点。”添田说道。

“疑点?什么疑点?”泷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笹岛先生……”添田看着前方云层下连绵不断的高山轮廓线说道,“他本来准备画一幅大作。还特意请了一位年轻姑娘当模特,连续三天去他家的画室。然而这三天时间里,笹岛先生特意让家里的女佣不要去上班。这可真是怪了,既然叫来了模特,不是更应该让女佣留下来招待客人吗?为什么不让她去上班呢?”

两人来到茶屋前。再往前走就能走到旅馆了。蓼科湖越来越近,已能看见湖畔的植物。

泷良精一脸痛苦地听着。

“还有一件怪事。笹岛先生为那位姑娘画了八张素描。他本人也很喜欢那位姑娘,所以才画了这么多速写。可是在他去世之后,那些画却全都不见了,仅留下一张画到一半的。当然,也可能是笹岛先生自己把画撕了或是丢了,但警方连一张纸片都没有找到。我刚才已经说过,画家很喜欢那位模特,也很积极地画素描,想必那些画肯定很不错,所以我觉得他不太可能会把画撕毁。这就说明,画是被人偷走的。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有人偷走这些画呢?那位小姐可是一位良家女子。”

添田故意没有报出野上久美子的名字,反倒是泷先交了底。

“那位模特是我介绍的。”泷忍无可忍,主动道出了实情,“素描丢了这件事是真的吗?”

“真的。原来是您帮忙介绍的啊?”

“我认识那家人。笹岛打电话让我找模特,我就想起了她,于是推荐给了笹岛。”

泷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两人走过了一片针叶林。云影在高原宽广的斜面上缓缓移动。原野的颜色也时刻变幻着。

添田装做刚听说这件事的样子:“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原来还有这样的联系……这位小姐,是您在工作中认识的吗?”

“不,是我一位老朋友的女儿。”

“那这位老朋友认识笹岛先生吗?”

“和笹岛没关系……那人已经死了。”

“过世了?”添田装出大感意外的神色,“是吗?”

这时,泷良精尖声说道:“我说你啊,这事和笹岛的死有关系吗?”

“啊,没什么关系。不过我总觉得那位小姐的素描被盗这件事有些蹊跷,所以就冒昧地向您提问了。”

“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查这些无聊的事情了!”泷带着些许愤怒的语气说道,“不要打探别人的私事。笹岛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他变成你们挖掘新闻材料的对象。再者,人都死了,继续调查不仅没有必要,也很失礼!”

这还是泷第一次开口表示抗议。

“是吗?”添田平静地回答,“新闻,就是要不断追求真相。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失了礼数,可是不让事情不了了之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您是我的前辈,我在您面前说这些可真是班门弄斧,不过我觉得您应该是能体谅的。”

“你……”

泷突然语塞了。他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赶忙压抑了一下情绪。

“这我明白。”他恢复了平静,“人生中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谁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活人还有权利辩解,可死人就没有了。”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年轻的记者追问道。

“添田,”之前泷从来没有瞧过添田一眼,可现在,他竟直视着添田,“这世上有许多难事。有些人没来得及告诉别人就死了……我也不敢说自己没有这样的秘密。然而我现在还不能说。”

“那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泷的声音里好像混杂着沉重的叹息声,“是啊,等我快死了,也许就能说了吧。”

“在您快死的时候?”

添田不禁凝视着泷的表情,只见他的脸上渗出一丝复杂的微笑。

“眼下我还死不了,没事。你看——”泷举起手,“我正在如此美丽的乡间散步,深感生命之美好。添田,我还死不了呢。你要盼我死,估计是没希望了,你还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吧。”

那并非之前冷淡的泷良精。此刻泷对年轻晚辈的关怀,如秋日暖阳一般细腻无声。

添田与泷并肩走进了旅馆。

他已经没有更多问题要问泷良精了。因为泷不会再多说什么。添田本想在这里住一晚,事已至此,已无必要。

“给您添麻烦了。”添田从前台取回行李箱后,站着向泷道别。

“你这就回东京去了吗?”泷竟流露出些依依不舍的表情。

“是的,直接回去。”

“看来我没帮上你的忙啊。”

也许是添田的心理作用吧,泷良精的嘴角似乎露出一丝寂寥凄凉的微笑。

“哪里哪里,倒是我多有失礼。泷先生,您准备在这儿久留吗?”

泷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恐怕暂且先这样吧。”

“一直住在这家旅馆吗?”

“这就说不好了。”泷望向别处,“也许会一时兴起去别的温泉看看。现在我还没什么计划。”

添田心想,泷要是离开这里,肯定会换一个更为冷清偏僻之处。

“我今天就会回到东京,您需要我帮您带话给您家里人吗?”添田不禁问道。

“不用,”泷立刻摇了摇头,“不必了。谢谢。”

离别的时刻到了。泷一路送添田走出大门。

“告辞了。”

从旅馆到巴士车站,要爬一段坡。

添田走过旅馆前冒着热气、飞驰而下的瀑布,朝车站走去。走了好长一段路后回头一看,泷还站在远处的旅馆门口。

坡道从白桦树林间穿过。

三名客人在车站等车。一个是扛着猎枪的中年男子。剩下的一男一女年纪很轻,背着背包。

等了一会儿,巴士呼啸着爬上坡来。

五名乘客下了车。他们都是当地人,手上拎着山脚的镇上买来的东西。在发车前,司机蹲在悬崖边上吞云吐雾。

正要发车的时候,另一组徒步旅行的男子跑了过来。他们手上拿着结了果的通草,成熟的果实裂开一条缝,露出黑色的种子。仔细一看,前方那对男女的背包里也插着龙胆花呢。

巴士开始缓缓下坡,下坡路就在落叶松林旁。巴士驶过蓼科湖。

添田感觉泷良精知道笹岛画家之死的内情。提起这件事时,泷脸上写着惊讶,但也有预料之中的神色。泷一定知道些什么。

还有一件事添田没能问出口,那就是泷为什么要从浅间温泉仓皇逃至蓼科的山区。前一天晚上,有两名不速之客来到浅间温泉拜访了他。而且,通过旅馆员工的证词,不难想象他们并不是受欢迎的客人。泷来到此地,与这两位访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添田很想搞清那两人的真实身份,这个问题几乎已经到了嘴边。然而,他还是把问题咽了回去。他总觉得这个问题对泷太残酷了。泷露出的前所未有的软弱表情,让添田对泷无法不放下以往的成见。

巴士上没几个人,大家坐得很散。一男一女靠在一起聊着天,两名男子好像有些累,在闭目养神。扛着猎枪的男子掏出笔记本,不停写着些什么。只有巴士窗外的景色在不断向后飞去。

窗外的景色变得越发普通。一片片枯萎的桑园和谷茬满地的农田。一棵高大的榉木下有一尊守路神,供奉在神像前的橘子已经变了颜色。

巴士开进一座小村庄,一座破旧的小学出现在眼前。操场上拉着小旗帜,好像在开运动会。有不少人来看热闹。戴着红白两色头巾的孩子们在拼命奔跑。

开过小学不久,有一辆出租车迎面开来。

路很窄,添田所在的巴士又很大,为安全起见,双方都开得很慢。

添田漫无目的地透过车窗,看了看即将开过的出租车。添田的位置比较高,只能看见一半车窗。不过他还是看见车里坐着三个男人。坐在两侧的人穿着黑乎乎的西装,中间那个穿着茶色的衣服。既然走了这条路,应该是去蓼科温泉的客人吧。

添田心想,原来这个时候也有人去泡温泉啊。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出租车开过之后,巴士再次加速。

添田忽然对刚才那辆车里的三个人警惕起来。他不禁想到了泷。前往浅间温泉质问他的是两名男子,而刚才那辆出租车里有三个人。把他们和泷良精联系在一起显得有些牵强。

然而,想法一旦产生,就很难从脑中抹去。

添田感到一缕不安。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三个人也许是去找泷的。添田回头望去。然而,出租车已经开到了桑园间的小路,掀起阵阵白烟。添田差点就想折回去了。可要是他猜错了呢?要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却折了回去,要如何面对泷良精?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热门: 超级仙尊在都市 暗黑系暧婚 洛阳女儿行 傀儡咒 我怎么就火了呢 乾坤剑神 网游之全球在线 昙花梦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网游之王者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