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上一章:13 下一章:15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久美子离开了旅馆。

她很同情铃木警部补。可是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夺回自己的自由。这下她终于能单独行动了。在回到东京之前,她可以为所欲为,自由自在地享受旅途的乐趣。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京都,但这并不影响她享受京都的景色。反正去哪儿都行。

她沿着旅馆门口的道路径直往前走,两旁都是颇具京都风格的格子建筑。矮矮的围墙,古朴的房门……一家店门口还插着旗子,上面写着“甜酒”二字。那不像是家普通的店铺,外头装饰着古董一样的茶具,要从旁边的侧门才可进入里面。

街上的行人很少。

从屋顶的缝隙间能瞥见八坂的古塔。

原来毫无目的地四处溜达是一件如此愉快的事情。久美子信步而行,直到来到圆山公园,她才第一次看见了成群结队的游客。

走过圆山公园,踏上知恩院通往青莲院的路上,周围再次落入一片寂静。高高的石墙是寺院白色墙壁的延伸。墙壁上方露出的松树枝头明显被人精心修剪过,很是典雅。白色的云彩在天空中缓缓飘动。

在南禅寺空等三小时所带来的阴郁,几乎已被一扫而光。主动挣脱铃木警部补的羁绊,是一场小小的冒险,却为久美子带来了重获自由的喜悦。

久美子准备在京都多住一晚上,但她并不想在原来那片地区另找旅馆。警部补肯定在疯狂地寻找自己。铃木警部补,对不起了。今晚就让我享受一下独自旅行的乐趣吧。

沿着缓坡一路向下,一座巨大的红色鸟居展现在久美子眼前。后面那座山好像似曾相识,应该是上午去过的南禅寺那一带。

电车在久美子眼前穿梭而过。

铁路沿线的房子也都有狭窄的入口、低矮的屋顶与紫红漆的格子门。久美子在电车上看见了“大津方向”的字样。她沿着马路向上爬坡,可并不知道自己会走向哪里。不过,沿着陌生的道路往未知的方向走,这让久美子感到了一丝冒险的幸福。这里可是京都啊。

她缓缓走着,周围没有东京那样行色匆匆的路人,车也比东京少许多。一切都是那么宁静,那么悠长。

久美子发现马路一旁有一座高台,上面有一栋巨大的建筑物。原来是M酒店。

久美子突然下了决心,走进了酒店的大门。帮助她鼓起这份勇气的,正是铃木警部补。M酒店与昨晚的旅馆不同,是一家一流酒店,只有富人名流才会入住。即使警部补四处搜寻她的行踪,这里也会成为他的盲点。

况且,这里和普通的旅馆不同,房间是可以上锁的,睡觉的时候也会比较放心。她带来的现金并不多,不过,既然已经一脚跨进了未知的世界,那让自己度过一个童话般的夜晚也未尝不可啊。

酒店大门对初次造访的客人来说颇为壮观。门口停着好几辆高级轿车。在久美子进门的时候,推开旋转门出来的都是外国人。

走进门,放眼望去尽是庄重的金色。她走到了前台。

“请问您有预约吗?”工作人员彬彬有礼地问道。

“没有。”

“请稍等。”工作人员翻看了登记簿说道,“正好今晚有客人取消了预订,有空房。请问您是一个人入住吗?”

“是的。”

“非常抱歉,这间空房只能住一个晚上。”

“没关系。”

“是三楼的房间,正好是朝外的,风景应该会很不错。”

“谢谢。”工作人员从柜台上的固定笔架上拿起笔,递给久美子。

久美子想了想,还是在卡片上写下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与住址。

“谢谢。”工作人员给门童使了个眼色。

电梯里大多是外国人。

门童在铺有地毯的走廊里带路,掏出钥匙打开了一间房。

那是间双人套房,可久美子也没法抱怨什么。要不是有人取消预约,她连这间房都住不上呢。正如前台所说,窗外能看见东山山脉的起伏。下方就是她刚才看见的电车铁路,对面则是宽阔的道路形成的缓坡。从东山山脚下的森林往左看去,就是京都闲静的街景。树林里还能看见几个大屋顶,也许是寺院的屋顶吧。

久美子伸出双手,拥抱清新的空气。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谁都不知道她住在这里。

多么美好啊。不只是警部补,就连母亲和表姐都不知道她的行踪,她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

她想起了添田。现在他应该在报社奋笔疾书吧?还是在外头四处采访呢?

久美子真想拿起电话,让他们接通东京的报社。从这里打过去是直通电话,就和在东京打电话一样。然而,她忍住了这一诱惑。今天与明天,她决定独自度过。要找人聊天,就等这趟小小的旅行结束之后吧。

墙上挂着京都著名景点的导图。这里有很多外国人入住,景点的名字都是用英语写的。

久美子上午刚去过的南禅寺也在其中。还有银阁寺、金阁寺与平安神宫。

久美子看着地图,心想不如选一处僻静的寺院度过这个下午吧。

不过,现在最贴近她心境的,是京都的郊外。那里的寺院仿佛在呼唤着久美子。

地图上的北面写着大原、八濑等地名。久美子看见了常在高中的教科书上出现的与《平家物语》有关的地名——寂光院。她有些心动。不过她也想去南边看看。

如果坐明天早上的火车回东京,那她的自由时间就只有今天与明天。她在地图下方看见了“MOSS TEMPLE”这几个字。括号里则写着“KOKEDERA”。

苔寺。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久美子当即决定,就去这座苔寺。

“这样啊……坐车过去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她叫来门童问了一下,门童如此回答道。

“不过……”门童歪着脑袋,“我听说那座寺院最近正在限制入园人数呢。”

“啊?是吗?”

“是的,那些来秋游的中学生蜂拥而至,还拔那些苔藓,随地乱吐口香糖,寺院为了保护苔藓,就开始限制入园人数了。”

“那得提前申请才能进去吗?”

“嗯,修学院是这样,不知苔寺是不是也如此。我这就去问问。”

门童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好像不用提前申请。”他如此回答。

出租车驶出京都城区之后,就开上了渡月桥。

一路上,司机问久美子要不要顺便去金阁寺看一看,可久美子想要在苔寺悠闲地待一会儿,便婉言拒绝了。况且她对金光闪闪的新寺院没有兴趣。有许多人聚集在桥墩观赏岚山的景色,她依然没有下车。

开过渡月桥,出租车上了一条能看见田野风情的马路。路上,出租车被一辆载着小舟的卡车超了过去。司机告诉久美子,那是专门用于在保津川上漂流的船,总是用卡车从下游往上游运。

从宽阔的马路转进山脚下的小道,两旁满是小小的料理店与纪念品商店。这里也有很多团体客,停车场里挤满了车。司机说,他就把车停在这儿。久美子跟在人群后面朝寺院走去。观光大巴在停车场等候游客归来,司机正和乘务员小姐聊天解闷。

走过一条小河,就是西芳寺的入口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两旁是茂密的树林。

这里只有一条路,而且有很多游人,绝不会迷路。走到尽头就是寺院的本堂,门票也是在这里购买。右侧是庭院的入口。

久美子慢慢向前走。这儿的游客比她想象中的更多,大家都是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她走得慢,很快就被众人超过了。周围的树林很茂密,庭院显得十分昏暗。蜿蜒的小路两端都竖着木栅栏。栅栏外满是苔藓,就像一层苍绿色的天鹅绒。柔软厚重的苔藓生长在树木根部,看着看着,真想伸出手去捞一把。那些石头的边角也不怎么圆润,都是一个个锐角。这些岩石上布满了苔藓,犹如披上了安哥拉山羊毛外套一般。

小路沿着庭院弯弯曲曲地绕了一圈。在久美子正以为要走下坡的时候,却变成了上坡路,然后才是下坡。唯一没有变化的是随时都能看见的池水,涓涓水声不绝于耳。树丛茂密的地方,如同傍晚般昏暗,而不茂密的地方就很明亮。就像多云时阳光透不过来,而云朵飘走之后就能看见太阳了一样。在这庭院里,一切都静止,只有游客走动。

难怪寺院会如此注重苔藓的保护。那柔软的苔藓,真想捧起来放在脸颊边蹭一蹭。照到太阳的地方闪闪发光,位于暗处的则呈现出深邃的色泽。有些地方的苔藓厚度惊人。

庭院中有几处小茶室。这是一座禅寺,茶室的名字也颇有禅宗的意味:琉璃阁、湘南亭、潭北庭、西来堂……池子旁竖着牌子,写着“黄金池”。据介绍,该名出自《碧岩录》。

中年男女们不时走进茶室休息,都是来享受庭院美景的模样。

地势最低的地方就在竹林旁边。那里也有一条小河,还架着一座小桥,不过上面拦着绳子,好像不允许游人走上去。竹林是这一带的名胜,和长满苔藓的庭院十分相称。

久美子一边走着,一边享受包裹着自己的幸福。

久美子在竹林小桥附近站了一会儿,观赏下方的小河。水质如清泉般清透。

游人们沿着小路,朝斜面爬了上去。久美子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位满头金发的外国妇女,她身旁还站着一位日本男性。她身上穿的西装不像其他外国人那样华丽夸张。那身衣服和她的头发,久美子都有印象。在她身处南禅寺等候山本千代子的时候,曾有一群外国游客前来观光,而那位女士正是游人中的一个。久美子对她身边的男性没有印象,可那位女士她绝不会认错。她就是观赏过南禅寺中庭的那个人。

久美子瞥了她一眼,而那位女士好像也注意到了她,把头转了过来。她戴着黑色墨镜,让久美子无法看清她的眼神。除了她在南禅寺的时候没有戴墨镜,其他装束都一模一样。

不过,也许她早已不记得南禅寺的邂逅了。外国女士也许只是对背靠竹林而立的日本姑娘产生了兴趣。在这一片以苍绿色为主色调的风景中,外国女士柠檬色的头发显得异常美丽。

她身边的日本人身材不高,他用手指着庭院,嘴里说着些什么。也许是个翻译。在南禅寺的时候,她身边的那个人很高,那位才是她的丈夫吧。

后方的游人络绎不绝,外国女士顺着人流经过了久美子。身材高大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竹林深处。

用篱笆隔开的竹林中散落着许多落叶。里头还有竹篓,看来正有人在打扫。然而,久美子并没有听见什么声响。

久美子转过此处,回到游人中。她爬上“洪隐山”的陡坡,从悬崖的小路上能俯视本堂的屋顶,池塘就在正下方。走在小路上也能观赏到两旁的苔藓形成的漂亮景致。细细一数,这里的苔藓足有数十种之多。

又走了一段,久美子发现游人们纷纷停了下来,她上前一看,原来那是一处只有假山的庭院。这就是苔寺的一处景点:枯山水。这里的石头和之前看到的一样,有许多尖锐的棱角,很有禅寺的感觉。

离开那里之后,又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茶室。久美子抬头观察茶室建筑的时候,忽然发现之前那位外国夫人正和随行的日本人一同坐在其中。久美子与黑色墨镜后的眼睛四目相对。

久美子情不自禁地点头示意了一下。她们并不认识,但久美子确认她就是自己在南禅寺见过的那位女士。不知为什么,她在内心深处对这位外国女士深怀好感。

外国女士露出整齐的牙齿,冲久美子嫣然一笑。对方很是开朗外向,果然是货真价实的西方人。她对一旁的日本男子说了些什么。

久美子心想,对方恐怕要和自己说话了。果不其然,日本男子站起身,向久美子鞠了一躬。

“不好意思,”他露出日本式的殷勤笑容说道,“这位夫人想请小姐当个模特,拍两张照片,不知可否?”

见久美子有些犹豫,他又说:“她是法国人,请问您会法语吗?”

久美子回答,会一些简单的对话。翻译转告给法国夫人。

她连连点头,自己也站起身走到久美子跟前,伸出手说道:“Merci,mademoiselle.(谢谢你,小姐。)”

“Bonjour,madame.(您好,夫人。)”

久美子握住了夫人的手,而对方也紧紧握住了久美子的手,差点吓到了久美子。

“我能帮上您的忙吗?”久美子羞红着脸问道。

这位夫人已经四十多岁了,可皮肤还保养得很好。她主动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湛蓝的眼睛,仿佛把整个天空的颜色都浓缩进了眼珠里。久美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

“谢谢你答应我的请求。我想拍一拍日本的庭院和日本的姑娘。”

她取下手中的照相机镜盖,用长长的手指对着焦。久美子从未觉得红色的指甲可以如此鲜艳美丽。

因为夫人比较高的关系,为久美子拍照的时候她只能半蹲着按下快门。不过她一直保持微笑,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牙齿。她用夸张的手势指挥久美子摆姿势,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久美子听见了七八次快门声。每按下一次快门,夫人就让她换一个姿势。久美子身后的背景是庭院、泉水与树林。

夫人终于把视线从取景器上移开了。

“太谢谢了!”她像个孩子一样,笑着向久美子道谢,“这几张照片一定会拍得很漂亮。小姐是京都人吗?”

“不,我是东京人。”

“哦,东京啊?那是来京都观光的吗?”

“来办点事,顺便参观参观。”

“真不错。你的法语说得很好,是在大学里学的吗?”

“是的,但学得不好……”

“不,我觉得你说得非常好。”夫人夸奖道。

见久美子有些尴尬,夫人赶忙说道:“麻烦你了。谢谢。”

夫人再次握住久美子的手。久美子感到一股轻柔的力量。

“真不好意思,”开口的是旁边的日本人,“夫人真的很开心。您要是赶时间,就请先去参观吧。”

久美子向外国夫人低头致意,说了声再见。对方也用日语回了再见,一点外国口音都没有。久美子心想,她肯定在日本待过很长时间。

久美子走完剩下的小路后离开了寺院。她觉得有些疲惫,就像是看了太多美丽的绘画之后感到的疲劳一样。走过出口处的小桥,来到了一片满是吃茶店和纪念品店的地方。一走到这种地方,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头看看刚离开的寺院。

停着的车比刚才更多了。久美子四处搜寻,这时司机从旁边走了出来,说:“我把车停在前面了。”

她又回到来时的那条路。在开到渡月桥之前,她再次撞见了载着小舟的卡车。对面高山的斜面上笼罩着巨大的阴影,唯独山巅沐浴在夕阳之中。

进入京都市区,久美子突然想买些东西。

司机说,反正顺路,就把车开去了四条河原町。

来到河原町一看,那儿热闹程度并不亚于东京。久美子付清了车费,自己逛了起来。

她要明天早上才回去,但想趁现在把该买的东西都买了。然而眼前都是些司空见惯的京都纪念品。

她在新京极转了一圈,来到三条大道。花了一个多小时。回到酒店的时候,路灯已经亮了。

上一章:13 下一章:15
热门: 剥皮行者 不灭元神 镜狱岛事件 家有庶夫套路深 三京画本 剑谷幽魂 迷雾山庄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魔天记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