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上一章:2 下一章:4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事件发生在春天到来,秘密基地的樱花花蕾逐渐饱满的时节。我们结束了各自的学年,迎来短暂的寒假。

现在说什么都是事后的辩解了,但我也好,良弘、光弘也好,都无法完全理解N田这个男人的到来给小辅家带来了多大的变化,又给小辅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家庭,毫无疑问是个封闭的空间,只要小辅自己不说,我们作为旁观者,一切都无从知晓。

一定要说小辅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进入冬天后,和我们一起玩的次数减少了吧。天气寒冷的时候,在外面玩的机会本来就会减少,一个星期聚三次就算多的了。但即使算上这些因素,他在秘密基地露面的次数也明显变少了。有时我们会去他家叫他,他那花枝招展的妈妈总是一脸嫌麻烦地回上一句:“他去朋友那儿玩了。”

不用说,小辅当然也会和我们以外的朋友一起玩。可是以他的性格,如果一再让我们白跑,过后总会解释一下:“我去同班的××家了。”“有点事得去○○那里。”连这样的解释都欠奉,总觉得不像小辅的作风。不过,小孩子毕竟想法变得也快,这种事连续发生几次后,我们就觉得小辅变了。但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有变化,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不久,第三学期结业典礼的日子到来了。那天下午,我们心有灵犀地在樱花秘密基地相聚,我从光弘那里得知,小辅请假没来上学。

“结业典礼请假……难道是生病了?”

良弘在喷气号载货台上摇晃着身体,享受着在车上蹦跳的乐趣,一边说道。

我不知道现在是怎样,我们小时候,请假不上学可是件大事。即使早晨起来身体不太舒服,父母也会说:“先去学校,撑不住再回来吧!”(不过也许只有我妈妈这样。)除非万不得已,才会一早就决定请假。

而且结业典礼要在操场听校长讲话,还要在教室领取通知书,所以就算有点不舒服通常也会坚持上学。在这一天请假,只怕小辅情况相当严重。

“那就去他家看看吧?”

忘了是谁提议,我们当下离开秘密基地,前往小辅家。已经五天没在一起玩了,也正想去看看他。

小辅家在镇上据说最大的一片田地附近。

老旧的木造平房上,依旧挂着以前小辅爸爸经营的钓具店的招牌,但正面的双槽推拉门紧闭,里面拉着微微泛黄的素色窗帘。这里离其他住宅集中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因此看上去不无突兀之感,不过倒也不会觉得奇怪。当时在我们镇上,还很少对土地进行规划整治。

到了小辅家,我们绕到旁边去敲后门。他家有两个入口:钓具店旁边的正门和侧面的后门。因为正门关着不开,后门就升格成了玄关。

周围是顶上搭着铁板的过道,凌乱地摆放着洗衣机、自行车和洒水用的胶皮管。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一个用来卖瓶装可乐、果汁的大型冷藏箱,把狭窄的过道变得更窄了。那好像是小辅爸爸经营钓具店的时候,为了赚点快钱,捎带也卖卖饮料用的。不过这时候当然已经成了没用的废物,上面堆着成捆的旧报纸。

“谁呀?”

敲门后过了约三十秒,里面传来小辅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烦躁,好像正睡着觉被吵起来。

“请问,大辅同学在家吗?”

本以为门会马上打开,结果却照旧紧闭,我们只能隔着门跟小辅妈妈说话。

“大辅他……出去玩了。”

听到这个意外的回答,我们不由得面面相觑。请假不上学,结果却跑去外面玩——这么看来,难道是装病逃学?

“那家伙也真干得出来。”

“说不定是上午睡了一觉,又有劲头了。”

我们议论着回到秘密基地,和平常一样从コ形台翻过围墙,纵身跳下去。意外的是,小辅就坐在喷气号的载货台上,笑嘻嘻地挥着手。

“搞什么啊,小辅!我们很担心你呢!”

“怎么可以不上学跑来玩?”

嘴上这么说,我们一个个都绽开笑脸,跳上喷气号的载货台。

“昨天晚上头痛得厉害,所以睡了一下下。”

这样解释的小辅,看起来却很有精神。我不由得想,还是小辅的妈妈温柔。换了我妈妈,前一天头痛得再厉害,只要隔天早上没事,准会叫我去上学。

我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小辅像看到什么晃眼的东西一样,眯起眼睛,一点都不害臊地说:

“嗯……妈妈好温柔的。我最喜欢妈妈了。”

“喂!”

坐在旁边的我,下意识地捅了捅小辅的胳膊。我们一向有个默契,在父母双亡的渡边兄弟面前,尽量不提这方面的话题。平时的小辅,应该比我更注意才对。

“良弘哥、光弘……提了妈妈的事,不好意思啊。”

大概是以为我生气了,小辅抓着头说。

“没什么啦,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良弘不耐烦地说。小辅微微一笑,接着说下去。可是他说出的话,却跟他的笑脸完全相反。

“可是比起我……妈妈更喜欢N田叔叔。”

我们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因为喜欢,叔叔说什么她都听。可是我做不到啊。”

我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态度。小辅的口气听起来很轻松,我是不是也应该轻松地回应呢?

“我早就想问你了……那个叔叔,果然成了你的新爸爸?”

“妈妈说是这样。”良弘一问,小辅轻描淡写地回答,“所以我要是做错了事,打我也没关系。”

“那个人打你吗?”

我忍不住抬高了声音。孩子做错事的时候,父母少不了会动手教训,可是被体格那么魁梧、那么可怕的人打,光是想象都会腿软。

随后,小辅跟我们说了N田这个男人的事情。

他原先是小辅妈妈上班的餐馆的常客,两人很快就好上了。为什么会喜欢那么可怕的人呢……虽然我心里这么嘀咕,但男女关系的微妙,实在不是当时才十岁的我所能理解的。

后来N田经常往小辅家跑,起初会买礼物给他,也会露出笑脸,但自从一起生活后,就连句亲热的话也没有了。

“一个大人却不去上班……所以妈妈换了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

记得小辅之前说过,N田在夜店上班。这么看来,大概只是叫小辅妈妈去上班。

“那他平时都干吗呢?”

“每天一早就去打小钢珠,到了晚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喜欢的电视也看不到,简直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果然是小辅妈妈去夜店上班。难怪她的气质变化那么大。

我们终于认识到,在小辅身上,命运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以前也模模糊糊地想过可能发生了什么,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被逼进了这样一条死路。

没错,就是死路。

才上小学二年级(到了四月就是三年级)的小辅,还无法选择自己的人生。只要妈妈把喜欢的人带回来,不管那是个怎样的人,都只能叫他爸爸。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让最爱的妈妈伤心。他只有压抑自己的心情,接受这样的命运。

“你也真是不容易。”

良弘似乎很能理解小辅的烦恼,摘下眼镜,悄悄擦了擦眼角。

“那个人经常打你吗?”

一直默默听着的光弘,终于开口问道。

“是啊……所以有一阵子,我想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

这句话太出乎意料了,我们异口同声地反问。

“因为刚好是寒假嘛。我想让他们伤点脑筋,这样,妈妈也会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了。”

现在想想,小辅的话真的很伤感。这等于在无意中透露,因为N田的出现,妈妈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他了。

“离家出走……就是不回家了吗?”

“回家就不是离家出走啦,哥!”

“你好烦啊,光弘!”

我不理会渡边兄弟的对口相声,径自问小辅:

“那晚上睡在哪儿呢?”

我觉得如果离家出走,只会招来N田更大的怒火,但也很理解小辅的心情,所以把现实的难题提出来,想打消他的念头。孩子终归拗不过父母,还是再忍耐一下,等风暴过去比较好。

“学哥……不是有这里吗?”小辅一边说,一边抚摸着载货台。“第一次带你们过来时,我不就说过了,这里不会冷,下雨也不怕。”

“那吃饭呢?”

“我手上有不少钱。今年的压岁钱还都没动呢。”

说完,小辅嘻嘻一笑。

这种事不可能做得到的——听到他宣布要离家出走时,我们心里都是这么想。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如果晚上不回家,一定会引起骚动,更何况是好多天不回家,根本不可能。

“要是离家出走,N田一定会大发雷霆,还是算了吧!”

我和良弘异口同声地劝他,希望他回心转意。这既是出于年长者的责任感,也是因为一旦事情闹大,对小辅也不好。万一真的逃家,把老师和警察都卷进来,小辅在家里的处境恐怕只会更糟。

“可是……我已经忍不下去了。只是让他们伤伤脑筋,没什么的。”

面对我们的百般劝说,小辅口气强硬地回答。看来他的决心相当坚定。

“怎么办?”

我和良弘凑到一起商量。要是能让小辅住在谁家就好了。

“学哥、良弘哥,别担心。”大概是看不下去我们紧张的表情,小辅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绝对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只要知道我在这里就够了。”

小辅随口说出的话,现在想想很不可思议。

“要是有人问起,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就行了。”

说不定小辅是想刻意制造一场风波,让妈妈的心倾向自己。虽然有点乱来,但也是小孩子特有的想法。

“真是没办法……看来只有随他去了。”

良弘首先妥协。

“他有他的想法。说到底,也不可能真的离家。”

“也许吧。”

如果小辅深夜还没回家,他家里至少会给我家或良弘家打一通电话。既然小辅说过到时可以说出他在这里,我和良弘就会坦白说出这个地方,视情况,说不定还会被叫出来带路。

被别人知道樱花秘密基地的存在,当然不是件开心的事,可是为了小辅也顾不得了。只要能让迷恋N田的小辅妈妈察觉到小辅的落寞心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真拿你没法子……那你一定要小心喔!天黑了就别到处晃了。”

见小辅已经铁了心不回家,我们只能这样叮嘱他。

热门小说樱花秘密基地,本站提供樱花秘密基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樱花秘密基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2 下一章:4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7 萌萌山海经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宦海江湖 秦书 宋时 死亡名单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泰坦尼克谋杀案 九焰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