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

上一章:Part3 下一章:Part5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二十万日元!”白根大声说道。

“二十万?”修二盯着白根的脸,“您就别戏弄我了。”

“不,我没有戏弄你。一个号真的是二十万日元。”白根一本正经地说道。

“哎,真的?”简直莫名其妙,修二一头雾水。

若是一个号二十万,那岂不是跟流行画家平起平坐了?修二的心里不禁浮想起几个这种级别的画家,即使比不上千塚毕恭毕敬服侍的梅林,人数也屈指可数。

这是真的吗?这若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消息,他一定会笑出声来,可这话却是从现在正一本正经地坐在自己眼前的画商白根这儿听来的,他当然无法一笑置之。自己跟白根并不怎么亲近。而且,这个向来认真的人也不像是在耍弄自己。还有,白根比艺苑画廊方面光明正大得多,从这一点来看他也不像是随便一说。

“千塚先生为什么要给我的画这么过分的价钱呢?”修二仍一头雾水地问道。

“千塚一定是有什么想法吧。”白根第一次平静地笑道。

列车经过静冈站。可是,修二连列车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静冈站的都不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右边车窗外已是一片蔚蓝的海。

尽管白根说千塚一定是有他的想法,可是修二却怎么也弄不清千塚的想法。一点也猜不出来。

就算他是认定了自己的画以后会大幅升值,那也用不着花这么高的价钱来投机啊。若真是这样,那就只能认为自己的画将来能跟梅林画匠并驾齐驱了。修二曾从千塚那里听说过,花房行长十分中意自己的画,正在收集。他也听说过对方坚信自己的画会很有前途。可是这一切只是建立在自己是一个新人的基础上。说白了,这其实类似于收藏家的投机心理,想以此来验证自己的眼光。事实上,花房以前对自己的画不也曾指出过种种缺点吗?

纵然是千塚给出那样的价格,可如果花房行长不买的话,一切就都没有意义。千塚和花房一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是,从这么高的价格来看,这事就不再是理所当然了。

还有,就算是让一百步,假如自己的画真的值这个价,那其他的画商应该也不会厌弃自己。首先,评论家肯定会赞不绝口。可是这种情况却压根儿没出现。就算是价钱太高其他画商都不敢出手,那至少他们也该会一拥而来交涉价格啊。

修二只能认为这种传言是不真实的,传言总是会被拿来进行不切实际的虚构,或许就是这种虚构才把自己的画吹成了艺苑画廊的摇钱树吧?

修二是以一个号一万日元的价钱把画卖给千塚的。若是如传言所说的那样的话,千塚从每个号上会赚十九万日元。就算砍去一半那数字也不小了,所以千塚应该会更热心地催促自己多画。可眼下他却没有这么热心。他曾非常热心过。不对,也许他是表面上藏起了热心,只是假装冷淡而已。可即使如此,现在也该愈发催促才是啊。由于普陀洛教团宗教画的事情,千塚一时收起了他催促的长矛。难道千塚放弃了空手套白狼般的机会?还是花房方面无法再购买自己今后的画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完全相信白根的前提下的猜疑而已,对于修二来说,这些话的可信度本身就是一个谜。

白根的话把修二诱入了五里雾中,而且还是一个让人兴奋的童话。

“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啊?”白根观察着修二的表情问道。对白根来说,修二对此事的一无所知令他深感意外。

“何止不知道……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修二说道。

“原来如此。”白根仔细地盯着他的脸点点头。

“白根先生,”修二终于说道,“如果您要收购我的画,您会出多少价?”

白根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困惑。这的确是令画商很为难的一个提问。

“这个嘛……”白根故意微笑了一下,“我承认你的优秀。我也一直觉得你现在的画不错。这绝非我的奉承,如果价钱上能谈妥的话我甚至也想要一些。只是,由于艺苑画廊抓着你不放,所以我也只能敬而远之了。从同行间的规矩来说,我也不得不如此。”

“白根先生,请不妨直说吧。您的话把我都弄糊涂了。那不说是您收我的画,如果是其他的画商大概能出多少价呢?请告诉我个标准价,一般画商都能接受的价格是多少?”修二请求道。

“明白了……那么我先问一下你,你现在是以多少价卖给千塚的?虽然这个问题很冒昧,可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一步,如果不问清楚这一点,恐怕我也只会作出让你难以理解的回答。你先给我个实话。”

“以前非常便宜,不过最近一个号是一万日元。”修二狠狠心说道。

“一万日元……”白根的脸色并无变化,然后明白了似的微微点点头,“山边先生,如果是我这边收你的画,最高也就是这个价。”

“……”

“若是其他画商的话,或许还会更低。艺苑画廊能出一万,作为我们同行的常识来说,反倒是最高的了……啊,请不要生气。这并不是说你的画如何,毕竟,这画稿费里面还包含着画家的资历,再加上还要与其他画家保持平衡……”

在东京站下车之后,修二仍未从白根所说的话语的影响中跳出来。白根的话就像一针麻醉剂一样让他进入了恍惚状态。白根说这件事在画商同行们之间已经广为人知,而他则是头一次才听到这种事。最近很久没有见同伴们了,信息闭塞。即使有人告诉他,他是受到了白根的挑拨,他也不会感到奇怪。

可是,白根是一位绅士,也算是老字号画商了。他不是个说谎的男人,无论从他当时的语气还是表情都绝不像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千塚要以如此过分的价格卖给花房行长呢?而花房又是出于何种理由用如此浪费钱的方式来收购自己的画呢?这里面似乎别有意味。千塚与花房之间似有什么企图。是何企图现在仍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倒可以确定,这绝不仅仅是画作的单纯交易,也从未觉得他的画有那么了不起。

修二从东京站直接换乘了电车去了姐姐家。

“现在才回来?”姐姐开门迎接提着旅行箱的修二,“胡子都这么长了,脸色也不好,怎么了?”姐姐担心地问道。

“在人生地不熟的乡下走来走去,累坏了。”

修二刚放下姐姐借给他的旅行箱坐下来,姐姐立刻说道:“对了对了,有你的电话。是个名叫吉田的人打来的。”

自己曾拜托吉田去调查一下胜又的事情,或许有结果了吧。修二从榻榻米上抬起刚坐下来的屁股。

吉田正好在分社。

“您给我打过电话?”

“听说您去了趟丰桥。回来了啊?其实我要说,教团的调查有了一些进展,可那个胜又司机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就像蒸发了一样。”

“……”

“不止是胜又,连他太太也一块儿失踪了。虽然追查出了一点名堂,可他们就像烟一样地突然消失了。”

修二一直觉得要找出胜又的行踪并非易事,但听到吉田的这番话后,他还是不安起来。

姐姐正在前厅泡茶,电话的交谈也传入了她的耳朵。

“胜又怎么了?”姐姐问道。姐姐认识胜又的妻子,她一直期待入住普陀洛教团住宅区。修二会注意到胜又,就是源自姐姐的那番话。

“胜又夫妇去向不明。”说着,修二坐下来端过茶杯。

“知道迁居地点吗?”

“不知道。胜又连出租车公司的工作都辞了。”

“那,他没能入住教团的小区?”

“似乎没有。教团小区本身就在闹纠纷。”修二说道。

“是吗?”姐姐想了一下,说道,“那,我问问别的朋友试试,说不定有人会知道呢。”

修二并没抱太大希望。报社的记者如此调查都没能找到,仅凭跟胜又的妻子有点熟识更是不可能会找到了。比起这些,他现在正为即将谈起的姐夫的生母——芳子的事情而心口堵得慌。

姐姐早就想知道修二这次旅行的结果。

在姐姐催促的眼神下修二便讲了起来。姐姐屏气凝神地听着。说完这些足足花了近一个小时。

姐姐叹了口气,第一次知道丈夫的过去以及出生的秘密。

“修二,我得到那乡下去把婆婆接来。”姐姐下定决心说道。

“可是,怎么说呢……”修二歪下头来。

“怎么了?”姐姐追问道。

“我感觉,姐姐你就是去接了,芳子阿姨也绝不会来东京的。她没抚养过自己的亲生孩子,自然会感到没脸接受至今从未谋面的媳妇照顾。她本人也一直坚持这么说。”

“或许吧,可我怎么能丢下她不管呢?还有,既然我都知道了她正寄人篱下,那就更得去接了。除非她觉得那边好。”

“我是这么想的,姐姐你如果去芳子阿姨那儿见她,会不会让她感到愈加痛苦?”

“……”

“在我临走时,芳子阿姨也在絮叨这件事。若是姐姐你去了,她反倒会觉得自己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了。姐姐若执意要去的话,我想也最好是隔一段时间再去。”

“隔多久?”

“这个嘛,至少得半年吧。这样一来,芳子阿姨会以为姐姐不会来了,就会安心下来。若是现在就去,她肯定会吓得战战兢兢。最好还是等上个半年再造访,这样或许谈话也会自然。”

“……”姐姐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外面的黑夜万籁俱寂。修二说着说着,觉得自己仿佛仍待在奥三河那砚台商的二楼。

“婆婆这个人可真不幸。”姐姐叹息道。

“确实是不幸。”

“我憎恨那个让她陷入如此境遇的公公。”

“花房会长?”

“没错。我以前曾听说过光和银行的名字,可没想到它的前行长竟然是我老公的亲生父亲。”

“也是啊。可是芳子阿姨在跟花房忠雄分手之后似乎又谈了很多次恋爱,反正不能一概而论。倘若芳子阿姨亲手抚养姐夫,含辛茹苦地拉扯他,我们就会更尊敬芳子阿姨,同时也会更加憎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在这一点上,我想芳子阿姨也有她自己的过错。”

“也许是吧,但以她一人之力,确实无法养活孩子。身为女人,我能理解她。还有,你刚才不是也说,花房除了芳子之外还有好几个女人嘛。”

“听芳子阿姨说是这样的。依花房的性格,这一点想必没错。”

“那些女人们也都有了孩子?”

“详细情况并不清楚,似乎有三四个,不过花房都没有认,他只承认正妻所生的,即现任行长花房宽。剩下的就都像芳子阿姨那样全塞了些钱打发了。”

“这些人真可怜……”姐姐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尽管修二推定花房在外面的孩子中有一个是玉野,可他却仍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件事告诉姐姐。玉野的眼睛跟姐夫依田德一郎一模一样,姐姐的儿子良一也继承了这个特征。

可是谈到花房会长的孩子还有三四个时,他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他再也不忍继续藏在心里。

姐姐听后惊诧不已。丈夫同父异母的弟弟竟然曾往来于附近的公寓。她呆望了弟弟好半天。

“不过说到底,这终究只是我的推测。依据就是那双眼睛。姐夫的眼睛还有良一的眼睛。另外,在跟玉野文雄见面时,我也发现他的眼睛有那种特征。花房宽也拥有同样的眼睛。也就是说,那是他们的父亲花房忠雄的特征……不过,我得事先声明一下,世上拥有同样的眼睛和同样口鼻特征的人无计其数。仅凭我身为一名画家的感觉来判断未免太草率,所以这个推定大概并不靠谱。”修二在姐姐的面前修正着自己的言过其实。

“不,你的这种感觉没准是真的。你不是认为我丈夫德一郎在家前面的路上被杀是因为被错当成玉野吗?”

“……”

“还有,刚才在听你说话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趁我出门时,闯进来的那溜门贼寻找影集的理由。”

姐姐到底还是察觉了修二的心思。

“不过,现在还不能断定。或许只是偶然。”他显得有些为难地,叼起烟斗说道。

“我说,修二,你刚才说看到玉野,到底是在哪儿见到他的?”

在姐姐的追问下,无奈的修二只好把自己在真鹤的普陀洛教本部跟玉野见面,以及玉野此前曾担任过光和银行的考查课长,后来又单干保险代理业等事告诉了姐姐。

“就是说,你一直把工作丢在一边,拼命地在调查?”

姐姐这才如梦方醒,感谢为了姐夫的事情一直调查到这一步的弟弟。

“我说,姐,”修二说道,“你有没有在姐夫口中听到过光和银行这个名字?”

对修二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倘若德一郎曾提起过这个名字的话,那就说明他自己获知了自己出生的秘密。

“没有……没听他提起过。”姐姐仔细想了一会儿。修二失望了。

可是姐夫难道没有注意到自己是花房忠雄的儿子?倘若真的不知道,那么他遇害的原因就会如同以前所推测的那样,的确是被错当成了玉野。可是如果姐夫知道,那他被杀的原因很可能就会与他所了解的事情有关。因为若德一郎知道这件事,那他大概已以某种形式同花房父子交涉过。

可姐姐却说,她并未从德一郎口中听到他提起过光和银行的名字。既然这样,弄乱影集寻找照片的事又是出于什么理由呢?

也许姐夫德一郎知道自己是花房忠雄之子,并且很可能曾背着妻子私下同花房父子进行过某种交涉。但在这种情况下,他本人却有意瞒着妻子。可能因为是自己出生的秘密,才不愿告诉妻子吧。

德一郎与花房父子在这种情形下的交涉,就意味着德一郎已经采取了行动。即使花房那边知道了依田德一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会因这个单纯的理由而把他杀害。修二越发觉得自己陷入了迷谷。

“我说,修二,”姐姐忽然说道,“你见了芳子后,有没有发现她的脸上有跟德一郎相似的地方?”

“这个嘛,我也仔细留意看过了,没有什么相似的印象。”

“是吗?”

“姐夫长得像父亲。”

“这么说,现在当行长的儿子和玉野全都像父亲?”

“倒也不是说全部,不过眼睛那地方却是非常像。”

“那倒也是。毕竟他所有孩子的母亲都不一样。”姐姐说着,又突然抬起头来,“修二,你知道花房会长那些女人们的下落吗?”

“怎么会知道?我连到底是哪里人、名字、住址都不知道。芳子阿姨也不知道。”

“知道的只有花房本人了吧?”

“他大概也早就遗忘了吧。毕竟都是三十年以上的事了。而且花房忠雄也只是玩玩而已。”

“是啊。”

有没有人知道花房忠雄曾经的女人以及孩子们的下落呢?毕竟是三十年以前的事情,问谁也不会知道了吧。他的儿子花房宽大概也不清楚,现在的秘书们更不会知道会长从前的所作所为。那剩下的就是曾经为花房做过秘书的人了。过了三十年,当时的秘书还在不在呢?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这一条线了,但却没有任何头绪。

这时,修二忽然想起艺苑画廊的千塚来。千塚从花房忠雄做行长时就深受忠雄青睐。现在也受到行长宽的青睐。

他此时所回忆起来的,是在从浜松返回的列车上跟同行的画商白根的那番对话。传言说自己的画正被千塚以过分的价格卖给花房行长。不,不是传言,既然是白根所说,那应该在某种程度上是事实。从东京站下车之后开始,这个问题就在修二脑中挥之不去。

再怎么考虑,花房都不会以每号二十万的价钱购买,千塚也不可能堂而皇之地报出这个价码。这个二十倍于正常价格的交易背后,肯定埋藏着什么秘密。这里面一定有着让千塚卖此高价的理由,也肯定有令花房乖乖买下来的理由。当然,自己的画在其中并不重要。换言之,即使不是自己的画大概也无所谓,同行中任谁的画都行。不,说得更极端一些,即使那根本就不是画,是其他任何东西也无关紧要。

现在只能如此认为了,千塚应该抓住了花房家的把柄,才得以以过分的价格买卖自己的画。

在跟姐姐谈话的过程中,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修二感到疲劳,就在姐姐家住了一晚。

自从去了一趟丰桥以后,修二不时想起与姐姐和与彻美堂白根的对话,他再也无心创作。吉田那边好像也在继续打探教团的情况。今天他本打算要去一趟艺苑画廊,可下了电车之后,他却改变了主意。

他本想去见见千塚,不露声色地确认画商白根的话的真伪。可无论怎么说,探问自己画的价格还是让他有些畏缩。“我听说你正以这样的价格把我的画卖给花房先生,这是真的吗?”——自己是无法当面跟千塚如此对质的。无论怎么变换措辞,问题的内容都不会变化。若是假以巧妙的措辞,问题的重点就会模糊,如此一来就不会从千塚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

此时他在大脑中浮现出R报社学艺部的阿辻。阿辻是资深美术记者,通晓画坛的事情。和他就能安心确认这传言的真伪了,他也肯定会毫无顾忌地告诉自己。自己想起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修二于是用附近的公用电话往报社打去。阿辻不在,时间太早了。

“他什么时候到社里呢?”

“这个嘛,辻先生的时间可没准,说不定下午两点左右才会来呢。”学艺部的人答道。

阿辻上班的时间并不固定,有时是上午,有时则是下午两三点左右才出现,也有时甚至傍晚才露面。

“能否请您告诉我一下辻先生家里的电话号码?”

“辻先生的家里没有电话,他讨厌别人往他家打电话。”

如此一来就真的是没辙了。最终,他只得托对方帮忙带口信,说若是阿辻到社里的话,请转告他,山边两点左右还会打电话给他,请让他尽量待在座位上等一下。

修二的脚不知不觉间朝艺苑画廊迈去。他并不是去见千塚,而是去看看最近都有些什么样的画在艺苑画廊里展览。艺苑画廊经常会改换陈列。看新画只是此时的一个借口,其实他是想确认一下都有些什么级别的画家,并且又是以何种价格展出来的。如果再跟千塚不动声色地聊聊天的话,说不定还会侦查到点什么呢。

走进艺苑画廊的陈列厅时,恰巧遇上千塚让员工们更换展画。画廊里摆放的都是些中级画家的作品,是面向外行的,中间还穿插着一些“艺术品”,一般是不写价格的,不过这即将挂上去的画框的背面却贴着价格标签。大体上是每号四五万日元。

热门小说隐花平原,本站提供隐花平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隐花平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Part3 下一章:Part5
热门: 寓所谜案 憎恶的化石 解罪师:菊祭 剑来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双剑 花千骨 底牌 未来机器城 夜光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