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不同药物不同方法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人中黄和人中白……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猜对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混悬液。

其实就是不融于水,却与水完全混合在一起的药剂细末颗粒的混水。

雄黄研末从破壁机中取出来之后,方丘继续在容器找那个加入大量的水,开始搅拌,然后从中取出上半部分的混悬液,倒进第一个容器中。

然后,在继续加入水,搅拌取液。

再搅拌,再取液。

如此反复。

看起来,虽然让人有些莫名,但是方丘却做得非常的仔细,一点都不敢马虎。

那边。

已经清洗好茶具,准备开始泡茶的牛圣医,看到方丘的炮制手法,忍不住微笑着轻轻点头。

别人看不懂,但是他看的很清楚。

许多基础不好的中医,在做雄黄炮制的时候,几乎都会在这一步上有所懈怠。

这看起来很无聊的一步,其实是为了除去雄黄中的杂质,虽然在炮制之前,已经除过一遍杂质了,但是那时候除的是雄黄外面的杂质,还有一些杂质是生在雄黄内部的。

这些杂质也是必须要去除的。

雄黄被研末成粉之后,在水中的重量是没有雄黄中蕴含的那些杂质的重量重的,因此便只能如此反复操作,把杂质全部沉到水底,把所有于水融合在一起的雄黄混悬液全部取出来。

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要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是非常枯燥的。

在这种重复中。

方丘没有半点不耐烦,反而还做的特别的细心。

正是这一点,让牛圣医感觉特别满意。

约莫做了半个小时。

方丘才把杂质完全去除掉。

最后,方丘把所有取出来的混悬液全部合并在一起,放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静置在一旁,不在去动。

只需要等完全沉淀之后,把水与雄黄完全分离出来晾干,再手工研细就炮制完成了。

不过。

等待雄黄的混悬液沉淀,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也正是因此,方丘才会选择把雄黄的炮制方在第一位。

其实。

在看到牛圣医给出的十味药的时候,方丘脑中就已经浮现出了每一味药的炮制方法,如果只是考对炮制方法的记忆力的话,方丘可以轻易的就把十种药材的炮制方法一字不漏的全部说出来。

奈何,牛圣医要考的是操作。

所以,方丘也只能亲自动手,把自己认为合适的炮制方法,完全展现在牛圣医的眼前。

对第一味药,雄黄的炮制,方丘就直接使用了金石累药材的克星,水飞法来进行炮制。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

朱砂、雄黄等药材都是使用这种方法来炮制的。

水飞法是利用金石累药材不溶于水的特性,将药材反复研磨,利用粗细粉末在水中悬浮性不同的远离,从而分离出极细粉末,同时清除药材中的毒性及杂质。

当这边。

混悬液开始静置沉淀的时候。

方丘也不愿意浪费一分钟时间的,直接开始炮制第二味药材。

第二味。

方丘选择了斑蝥。

斑蝥为芫青科昆虫南方大斑蝥或黄黑小斑蝥的干燥全体,夏季和秋季在早晨露水未干时捕捉,放入容器内闷死或烫死,晒干。

在古代。

斑蝥也有很多的炮制方法。

晋代有灸、炒、烧令烟尽等炮制方法。

南北朝刘宋时代有糯米于小麻子同炒法。

送宋代有酒制、麸炒、豆面炒、醋煮、醋灸、巴豆与米同炒法。

明代出现了牡蛎炒、麦面炒、麸炒去头足翅的记载。

清代又增加了蒸制、米泔制、土炒等炮制方法。

而在现代。

已经大部分都只使用一种炮制方法。

方丘要使用的,自然也是现代的炮制方法。

拿起斑蝥看了一下。

方丘立刻走进材料室,开始在里面寻找材料。

良久之后。

才从材料室里面走出来,逮出来一个火炉,一口锅,一个筛子,以及一袋糯米。

这边。

已经倒上茶的牛圣医。

仔细的扫望了一眼,看到方丘拿出来的材料和工具之后,又再一次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起来,方丘炮制斑蝥使用的方法,应该跟他想象的是一样的。

正在准备的方丘,完全没有去观察牛圣医的神色,而是把所有的精力,全部都放在了对药材的炮制上。

这一次,把所有需要的工具和材料都取出来之后,方丘并没有立刻开始动手,而是再次回到材料室,又按比例取出来了一些斑蝥。

在第一次进材料室的时候,方丘就发现材料室里面放着很多药材,至少有二三十种,每一种的数量都不少。

而牛圣医选出来的十味药材,每一味都只有一个,斑蝥跟雄黄不一样,仅仅炮制一个的话根本无法炮制,所以只能取来更多的一起炮制。

取出斑蝥之后。

方丘开始仔细的给每一只斑蝥出去头、足和翅膀,以及身上的杂志。

全部除尽之后。

方丘开始烧火,点燃火炉。

把炉中火控制在文火的程度,然后先上锅热锅。

在热锅的同时,方丘把捡好的斑蝥,跟糯米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等锅热了之后,把斑蝥和糯米一起放入锅内,开始拌炒。

跟之前的水飞法不同。

这一次,对斑蝥的炮制之所以选择加热,是因为加热可以减少药材中的毒性,还能增强其疗效。

只不过,这种炒至的方法,在加热的程度上很难把握住火候的问题,很多人都认为火候是需要经验来把控的,但其实不然。

在炒至斑蝥的时候,只要加入白糯米一同加热,等糯米的颜色变为焦黄的时候,就说明药材已经加热到了临界点,也就是说炮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停止加热。

简单来说。

白糯米的加入,不但不会对药材的药性有任何影响,反而还能起到“温度计”的作用。

原本,以方丘的实力要控制火候来制个药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他现在正在接受考核,所以不能使用其他的能力,一旦把自身能力完全展现出来的话,怕是会吓到牛圣医。

毕竟牛圣医希望看到的,是他能按部就班的来。

方丘适时的翻炒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锅里面的糯米呈现出黄棕色的时候,方丘才停止翻炒。

然后,抬起锅,把锅里的米和斑蝥一同,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筛子里面,利用筛子把米筛掉,只留下斑蝥。

然后把斑蝥放在筛子里摊开,任由其放凉。

放好斑蝥。

方丘转头看了静置的雄黄混悬液一眼,发现混悬液依旧浑浊,当即转头看向第三味药材。

第三位。

水蛭!

水蛭,俗名蚂蟥,在《神农本草经》中有记载,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在内陆淡水水域内生长繁殖,是华夏传统的特种药用水生动物,其干制品泡制后中医入药,具有治疗中风、高血压、清淤、闭经、跌打损伤等功效。

在古代,水蛭的炮制方法也不少。

汉代有熬制、暖水洗去腥的炮制方法。

宋代有微炒令微黄、微煨令黄、炒焦、水浸去血、米炒、石灰炒过再熬、米泔浸一宿后暴干、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焙干、麝香制等炮制方法。

元代增加了盐炒。

明代出现了灸制,清代又增加了香油炒焦的方法。

不过。

相对于这些古时的炮制方法而言,现代的炮制方法明显要更加的轻松一些。

这一次。

方丘没有先观察水蛭,而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立刻走进材料室,从中取出来一个砧板,一把菜刀,以及一袋滑石粉。

材料工具全部齐全之后。

方丘又从材料室中取来足量的水蛭。

原本,第一步是需要把活的水蛭洗干净,切断再晒干。

但是。

牛圣医准备的水蛭,是已经晒干的水蛭段,这帮方丘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全部材料准备好之后,方丘先清洗了一下刚才炮制斑蝥的锅,然后放到火炉上,任由火炉的温度把锅子烧干,然后才取滑石粉放到锅内开始炒。

一直加热翻炒到滑石粉呈灵活状态的时候,才把所有的水蛭段放入锅中,开始更加快速的翻动这拌炒起来。

一直拌炒到水蛭微微鼓起,并且呈现出黄棕色的时候,方丘才停手,把锅放下。

把旁边筛子里面已经放凉的斑蝥收起来,然后才把锅中的滑石粉和水蛭一起倒入筛子中,把滑石粉筛区,只余下水蛭,放在筛子中放凉。

做完这一切。

方丘稍微松了口气。

可是,当他看向下一味药的时候,脸上还是不禁涌现出来一抹苦笑。

人中白!

人中白,是人尿自然趁机的固体物。

在古代仅有几种炮制方法。

宋代有烧炭炮制法、明代增加了锻制和炒制、清代又有了酒枣共治法,和火锻醋淬法。

不过。

到了现代的炮制方法,却不如之前那些简单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时间!

因为人中白的炮制是需要除杂质,放入清水中浸泡漂洗10—15天,每天需要换水两次,并且要日晒夜露,到没有臭气为之才行。

可是,这真要用十天时间的话,方丘可等不了啊。

“到人中白和人中黄了?”

那边。

牛圣医看到方丘突然停顿了下来,当即朝着方丘身前的两位药材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这两位药材,你走个流程就可以,不一定非要那么长时间来做。”

“好。”

闻言,方丘稍微松了口气。

然后立刻动手,开始走流程,也就是按照现代的炮制方法,把时间缩短,把过程走一遍就可以。

热门小说医品宗师,本站提供医品宗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医品宗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人中黄和人中白……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猜对了……
热门: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枪手·手枪 “蔷薇蕾”的凋谢 攀登者 施法诸天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博莱特·法拉 外星屠异 中国式秘书3 刀尖:刀之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