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梦碎

上一章:第247章 冒牌 下一章:第249章 楚琛之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乌烛阳的梦是什么?

在以前也许会没有个定义,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梦到什么,但是在有了乌十三之后,乌烛阳的梦,就只是他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一个父亲满脑子装的都是儿子,可儿子又偏偏不争气的时候,他的梦,自然都是乌十三。

此刻梦碎了,碎的是乌烛阳的魂,还有那多年来做的同一个梦,梦里面有遗憾,有不甘,还有那如山的父爱。

这荧光,如云一般,掠过所有人的心头,云飘过的方向,留下的都是那白色的缥缈痕迹,这痕迹,就像是一面镜子,映照着心底的记忆,似乎回忆着曾经的自己。

在这回忆之中,每个人都不同,就像是一个孩子,从出生到长大,再到死亡,回想着往昔,唯独亲人,是那永久的遗憾,无法忘记父亲那曾经挺拔,后来却逐渐弯曲的腰杆。

那是什么样的画面?绽放在乌十三的心头的是乌烛阳,他呆呆的看着全身都变成的乌烛阳,甚至忘记了流眼泪,他不懂,不懂为什么要变成这样,不懂乌烛阳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然而当乌烛阳那悲哀的眼神最终掠过来的时候,他却是身体一震,跪倒了下来,他瞬间就明白了。

直到最后,乌烛阳依然是为了他。

“十三,就交给你了,徐铭,养鬼道已经不是那个养鬼道了,在这天大的阴谋之下,十三生存下来的几率,几乎是为零,我希望,你可以看在我救你这次的面子上,给他一条生路……”

乌烛阳轻叹,他的双眸开始消散,同样是荧光,但却更加的亮堂,这荧光,落到了枯骨真人的头上,他眼中泛出迷茫之色,一丝困意,萦绕着他,让他的思绪,回到心底最深处的梦幻。

“父亲,我早就忘记了父亲的容颜,他只是个凡人吧。”

枯骨真人呢喃,脑子里想着的是父亲拿着锄头,逼着他下地干活的画面,可是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生活,他毅然离开,踏上了修行的道路,世间繁冗,本就不该让我有丝毫关心,我的征途,从来都是星辰大海,我的追求,是那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长生……

然而在多年之后,几乎是受到了本能的驱使,他曾经回到过家乡,那座残破的小村子,仍然是只有几十口村民,曾经的老人,已经逝去,没有变的,只有那村口摆放着的老水车,吱呀吱呀的转着,他走进自己野草弥漫的家里,所看见的只是邻里立下的牌位,他蓦然,灵魂深处都被震了一下,从牌位底下的抽屉里,他找到了小时候父亲做的弹弓……

他离开了,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家,还有那已经断去的尘缘,这就是他的铁石心肠,当时的他,没有看到其他的画面,然而此刻在梦里,他却是看到了一个老人,佝偻着身体,在田地里奋力挣扎,当别人的儿子抹一把汗水,接过老父亲递过的瓷碗喝下凉开水说出爹,没事,我不累的时候,他只能是羡慕的笑笑,看看这泥泞的土地,在傍晚归来的时候,他总是走在最后面,看着那夕阳消逝的地方,期待着那样的一个身影出现……

其实尘缘,就在心中,所谓断去,不过是遗忘,当记忆被挑起的时候,尘缘就回到了心中。

枯骨真人眼中的迷茫开始闪烁,逐渐的变成了湿润,他喃喃说道:“这,怎么可能……”

乌烛阳的身体继续消散,他的牙齿一颗颗的脱落,所发出的声音,已经带着点含糊:“你要趁着他陷入梦境,早一点清醒,离开这里,那个暗中害你的人,我想答案肯定在他的身上,你要找的那个女子,其实就在送子亭之中,只是,我将她留在第七个阵法里面,你看不见,十三知道破解的口诀,还有,你要小心一个人,他就在养鬼道之中,他的名字,叫做孙……”

乌烛阳彻底消散了,那漫天的萤火,卷动着他在这时间所有的痕迹,化作那数年如一日的梦境,笼罩着所有人,挂在送子亭上面的白绫,被风吹动着猎猎作响,那在阵法外的楚琛二人,却是同时站起来,他们的眼中,也浮现出了一丝茫然。

梦境开始的地方,没有人能够预料。

枯骨真人的身体在颤抖,很难想象,一个如此恐怖的人,也会有这样柔弱的一面,他颤抖着,一步步的走过去,想要抚摸父亲那一张沧桑的脸蛋,却发现自己站在了坟头,长满了野草,无人打理,甚至墓碑上的字,也早就已经淡了,他跪了下来,如同行尸走肉。

而我,所看见的是我的父亲。

那从幼儿园开始,就不让我再骑脖子的大马,他说,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坚强。

从小学开始,那一次次被老师打了手心哭丧着脸回来诉说委屈的时候,他说,打得好,棍棒底下出孝子。

从初中开始,那因为早恋而被喊了家长站在楼道上等待的仓皇身影,回家之后,他说,如果成绩下降,你等着。

还有那无法忘记的高考,绵绵细雨下,父亲打着伞,看着我走进了戒备森严的考场,就像是进了战场,从来没有这么一天,父亲是这么的温柔。

然而在此刻,我所能看到的,只是他鬓角的斑白,还有离家时,他明显啰嗦的话语。

还有怀玉,他是个孤儿,作为一个孤儿,没有父亲的记忆。

“父亲……”

他想的是自己的师尊,从雪夜里将自己捡回来,当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所看到的不是父亲,而是师尊。

然而,师尊如父。

师尊的严厉和古板,是怀玉所有的记忆,他也曾顽皮,也曾向往外面的世界,然而在师尊一次次的教训下,他最终也跟师尊一样,变的古板,变得呆滞,师尊的爱,只体现在那一次次的呵斥之中。

然而,他无法忘记,每一年的冬天,师尊总是会带着他,去那个曾经捡到他的雪地里行走,他希望,能够在这个地方,找到他的亲人,只可惜,这只是梦幻,从来都没有实现。

怀玉的失望,早就已经成为了习惯,然而在雪地寻亲,也是一种习惯。

但现在,他湿润的眼睛,却是流出了泪:“有师尊就够了,师尊就是我的父亲,我还需要,找什么亲爹呢?”

只有楚琛,表现的很不一样,他的眼睛里,浮现出的是痛苦。

对于父亲,他没有爱,只有恨。

因为是妾长子,他从小所经历的,都是冷漠和封闭,母亲的柔弱,母亲的死亡,还要那寒冷之中,用一双手将母亲从坟墓中刨出来的记忆,他所梦到的,都是血与泪,还有那比凛冬更加冷漠一万倍的父子情。

父亲?

楚琛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但没有过多久,这嘲讽就变成了苦涩,他不认为自己有父亲,可是别人呢?

当自己看着别人骑在父亲的肩头走过,当自己看着别人被欺负了,父亲站出来挡在前面,甚至是看见父亲打着自己孩子屁股的时候,他的心中,都会是羡慕,楚琛惆怅,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该怎么样。

父亲!

我会回去见你,问你要一个答案。

只有乌十三,他没有陷入梦境,因为他,正是这梦境的主角,他看着乌烛阳的消散,想起自己的曾经,那无比厌烦的叮嘱,还有那让他深恶痛绝的规矩,此刻都变成了最温暖鲜艳的画面,原来,父亲的爱,一直是那么的浓郁,只是他从来都不曾在意过。

心在抽痛,乌十三仰天大吼,泪水混合着血涌出:“不!”

他的吼声,将我惊醒,我看着迷茫的枯骨真人,转身就逃出了这里!

我走后的一分钟之后,枯骨真人才醒转过来,他露出气急败坏之色,转身就追了过来:“该死!”

热门小说永世沉沦,本站提供永世沉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世沉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7章 冒牌 下一章:第249章 楚琛之刺
热门: 再见,宝贝 X密码 第十年的情人节 我的温柔是锋芒 完美无瑕 孤身走我路 告白 魔痕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破镜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