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爱的代价!

上一章:第252章 岁月之毒 下一章:第254章 不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回到了徐铭的人格,彼此望着,都有种熟悉感。

第几次受伤……

仔细想想,我叹了一口气:“记不清了。”

我望着宁浅画,内心无比的复杂。

有的时候其实我会去想一些东西,明明宁雪看起来,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我为什么会喜欢上她?

一个相比起来,几乎没有什么成功可能性的人。

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偏偏就是不受控制的,我自己问自己她究竟是哪里好,我给不出一个答案,有些人就是说不出哪里好,可是却偏偏的无法割舍,哪怕热情换来的是冷漠。

也许,宁浅画只是习惯了这样的表情吧。

她也叹息,驾着我往前走,一个小时后,我们到了林子里,太阳快要升起来了,她在山林之间走动,用树枝,编织成一个吊床,灵巧的手除了用蛊之外,居然还能做这样的事情,我看着她认真动作时鼻尖的汗珠,心里头却是觉得喜悦。

我躺在这似乎不是很牢靠的吊床上,淡淡的林木清香进入了我的鼻子,宁浅画说道:“等半日,希望他可以来得及。”

半日?

我笑了笑:“不可能的,半日他还没有到。”

宁浅画咬住了嘴唇,没有说话。

她试图用自己的蛊术救我,割破自己的手指,引来了一只只毒物,宁浅画看着这些散发腥臭的毒物,沉声说道:“既然是岁月之毒,那么常规的解毒方式肯定是不行的,这岁月之力的侵蚀,也许可以转移,我用这些毒物作为替代,也许能够为你将这岁月烙印解开……”

“你可以试试。”

我闭上眼,任凭她动作。

宁浅画复杂的看着我,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情绪的她,却也是开始急切了,然而她的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她拿出匕首,在我的脚底,掌心,以及额头,各自划了一刀,鲜血流淌的刹那,宁浅画眼中露出冷厉之色:“引!”

众多毒物,一跃而起,她们吸着我的血液,宁浅画掰开我的嘴唇,犹豫少许,然后俯下身子,将自己的本命蛊用嘴渡给我,柔软的触感从我的嘴唇消失,我睁开眼,看着面色如常的她,宁浅画一只手按在我的腹部,淡淡笑道:“你说过,要我嫁给你的。”

我恩了一声,就在我想说话的时候,她却是猛然的挤压着我的腹部,我感觉自己肚子里的空气,瞬间就被挤压了出去,那弥漫的岁月之力,在本命蛊和宁浅画的共同努力下,开始朝着外边喷涌,而这些毒虫,吮吸血液的时候,却也是沾染到了一丝岁月,肉眼可见的,一只蛇饱满的身躯,逐渐变的干瘪,然后落在了地上。

宁浅画眼中露出喜色:“难道真的可以?”

然而就在下一秒,这好不容易排出去的岁月痕迹,又像是跗骨之蛆一般重新回到了我的体内,不仅仅没有解决问题,似乎,还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我的脸色开始泛黄,隐隐生出了斑点,岁月的痕迹,愈发的明显了。

“对,对不起……”

宁浅画的双手颤抖,她本意是想要帮我的,可是最终,却是这样的结局。

“没关系,继续,我相信你!”

我看着她,却是安慰的笑了笑,心中非常的安详。

这么久了,很少能有这样安静的躺着的时间,从一个平平凡凡的人,走到如今的这一步,回想起来也许是波澜壮阔,但更多的,却是疲惫,螺丝用得久了,也会生锈,更何况是一个人呢?

我不愿意去想这岁月的烙印,也不愿去想怀玉什么时候回来,奇迹,如果会发生,那么自然会发生,我只想看着宁浅画,看着她专注的脸,不管做什么,只要看着,心中就是安定。

“我,我还有一个办法。”

宁浅画受到我的感染,她也是安静了下来,她的手缓缓的抚摸着我的脸颊,在我沧桑的眼睛处微微停留,她挂着微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是白发,你是白须,眼里面却也和老人一般,如此看来,你倒是要比我更老一些。”

我可以感觉到宁浅画的变化,就像是一块坚冰,终于裂开了,她的柔情,让我很不适应,但同时却是带给我非常愉悦的感觉,我看着她,轻轻说道:“开始吧。”

她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六翼金蝉现在就在你的体内,你不算是苗疆之人,所以对于你来说,没有本命蛊的概念,六翼金蝉跟着你,一方面是因为你的身上有它所贪念的剧毒,另一方面,则是月月的气息了,但,这只是寄居,却不是本命,所以六翼金蝉,也是可以用的,其他毒物无法为你换命,那么这六翼金蝉,也许可以!”

“金蝉换命?”六翼金蝉可是青苗寨的圣物,排行那么高的金蚕蛊,当初蛊婆给我,可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我问道:“你舍得吗?”

宁浅画点头,已经准备动手了:“你说过,除了青苗寨之外,我应该有更多在乎的,这次我想要自私一次,六翼金蝉,若能换你性命,那我认为,值得。”

她如是说道,取出一包药粉放在我的伤口处,没多久,六翼金蝉就出来了。

它很警惕,作为有灵性的生物,它本能的预感到了危险,可是,宁浅画却是早就知道如何对付它了,直接拿起我的笛子,轻轻的吹奏着曲子,这是六翼金蝉当年在蛊神庙中常听的曲子,小时候的饲养,都是靠着音律的调和,再次听到,立即让它陷入了沉寂,宁浅画沉寂拿起刀,在六翼金蝉两边的翅膀上各自一划,然后切开我的胸膛,她的面皮抖动了下,直接划开心脏,将六翼金蝉丢了进去!

药蛊的力量疯狂涌动,让心脏的伤口迅速愈合,但是那瞬间的痛苦,却是让我瞬间坐了起来,我的面色扭曲,两只手拽着树藤,这宁浅画好不容易编织成的吊床,直接断裂,我摔在了地上,汗水大颗大颗的滚落,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中,六翼金蝉正在叫唤!

岁月的力量,削弱着我的心跳,让我如同一个老人一般,心脏无比的脆弱,可是六翼金蝉,却是用它强而有力的叫声,与岁月之力抗衡,二者以心脏为战场,形成了一种短暂的平衡。

我捂着胸口,仰面倒下,宁浅画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苦笑说道:“似乎,是可以行得通,但六翼金蝉并不配合,它不想与我的心脏融为一体,我不能获得它的力量。”

没有谁比我更能清楚自己的状况了,宁浅画也慌了,她吹奏着笛子,希望能够安抚六翼金蝉,可惜,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现在的它,根本不受控制。

眼泪,顺着脸颊滚落,我望着她,伸出手,却是在半空中落下。

力气,消散的有些快。

也许,这就是终点吧。

我失去了意识。

“你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教会了我自私和在乎,可是就在我懂得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却想要离开,那么我自私给谁看?又能去在乎谁呢?”

宁浅画坐着,她抚摸着我苍老的脸颊,两行清泪滑落。

“你知道我为什么好端端的宁霜不叫,要给自己取名叫浅画吗?那是因为,在我过去的岁月里,我也会像普通女孩那样幻想,有一个爱我的男子,走进我的世界,他很强壮,在我害怕的时候,挡在我的身前……只是,现实告诉我,那都是不可能的,注定是蛊婆的我,不应该去想这些东西……我把我的不甘,我的幻想,都画在了纸上,所以,那是浅画……”

“爱上我的人是一只飞鸟,在天空中翱翔,而我是一尾鱼,在水中游动,偶尔飞鸟累了,鱼需要换气探出了水面,眼神会有那么一瞬间的交汇,然而,飞鸟无法下水,游鱼也上不了天,这就是我画上的人生……”

她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但眼神却是坚定了起来。

“你给游鱼插上了翅膀,告诉我要嫁给飞鸟,我已经答应了你,所以我不能让你死,你必须要活着,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热门小说永世沉沦,本站提供永世沉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世沉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2章 岁月之毒 下一章:第254章 不悔!
热门: 腐蚀花园 古井奇谈 牙医谋杀案 无敌剑域 碎便士 网游之魔临天下 高一零班 地狱之缘 1/7生还游戏 幻色江户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