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4章 两场葬礼(二)

上一章:第1683章 两场葬礼(一) 下一章:第1685章 两场葬礼(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弗兰克的言行对教廷保守派而言好比当面被打了一记耳光,留下一个大写的尴尬,同时也使支持改革的年轻牧师们欢欣鼓舞,认为皇太子身体力行,向世人展示了培罗信仰的正道,而那些围绕在格里高利老头周围,自称“原教旨主义者”的保守派,其实不过是一群食古不化、自以为是的呆瓜。

短短两天,因两场葬礼而起的争论就如同风暴一般席卷了圣城朝野,战火从教廷延烧到亚珊圣城大大小小的社交场。今天下午,阿廖娜在鲸骨撑俱乐部提起这件事,进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阿廖娜夫人也不是寻常人物,她丈夫就是格里高利的头号拥趸——亚珊圣城枢机主教克洛德。

主教夫人自诩为老派的信徒,宗教立场完全与她丈夫一致,在鲸骨撑俱乐部的茶会上,她先以充满嘲讽的口吻谈论弗兰克太子为花花公子纳西姆举行临终告解,随即话锋一转,故意当众问索菲娅怎么看待这件事。

索菲娅其实也不理解弗兰克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给声名狼藉的败家子纳西姆男爵举行临终圣事,私下里对兄长此举颇为不满。但是在公开场合,她作为弗兰克的妹妹,只能硬着头皮帮亲不帮理。然而比起辩论的能耐,她就远不如有一位传教士老公的阿廖娜了,再加上自觉理亏,还没开口气势就弱了三分,当然敌不过阿廖娜的唇枪舌剑,只能哀求对方不要再谈这个使她感到无比尴尬的话题。

主教夫人得势不饶人,对她的请求付之以一阵冷笑。

“除非心中有愧,否则我看不出人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谈论这件事。”

索菲娅公主本来就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怀孕后更是变得容易情绪激动,主教夫人的公然羞辱令她非常难堪,气得当场哭出声来,不顾人们劝阻愤然离开俱乐部,哭着跑回家里向丈夫倾诉自己受到的委屈。幸而就在她离开俱乐部不久,婆婆马蒂尔德帮她出了气——先施法封住主教夫人那张惯于冷嘲热讽的嘴,然后又把她怀中形影不离的爱猫变成一只癞蛤蟆,吓得那个老太婆差点当场昏死过去,却连一声惊呼也发不出。

听马蒂尔德绘声绘色描述施法戏弄主教夫人的滑稽场面,索菲娅破涕为笑,客厅中的气氛也有所缓和。

罗兰听得兴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悄开启“命运之瞳”观察马蒂尔德,发觉她是一位准传奇术士,难怪可以轻松施展多种变形法术。回想起来倒也不意外,毕竟这位夫人是传奇大法师韦恩斯坦老爷子的独生女,家学渊源。

普柳希金和纳西姆,好比仍然在世的两条幽灵,飘荡到哪里就把争执带到哪里。索菲娅在鲸骨撑俱乐部经历了一场不愉快的辩论,回到自家客厅仍然无法释怀,忍不住向家里人抱怨起来。

“阿廖娜诚然可恶,然而真正使我感到苦恼的却是弗兰克,罗兰先生和帕拉丁娜姐姐都不算外人,现在我可以坦然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其实我更赞成格里高利法座的论断,普柳希金先生的一生如同可敬的苦修士,纳西姆男爵的荒唐行径则令我不齿,这么简单的是非弗兰克不可能不懂,所以我就更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亲自为纳西姆那种浪荡子做临终告解?”

“弗兰克殿下年轻气盛,做事难免有欠考虑,为了出一时的风头做出这种伤害公众感情的傻事,实在是不够明智。”马蒂尔德淡然地口吻隐含谴责意味。

“弗兰克这么做,倒不见得纯粹是为了出风头。”布列塔妮接着母亲的话茬发表评论,“众所周知弗兰克与格里高利不合,这两个人分别是教会改革派与保守派的领袖,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针锋相对,一方赞成的事情另一方必然反对,既然格里高利大牧首公开赞扬普柳希金,还把这个老守财奴树为道德楷模,弗兰克不能容忍格里高利把持话语权,不得不反其道行之,捧出纳西姆这样的败家子与格里高利打对台——在这样的境况下,弗兰克的言行并不见得是内心的真实反映,我们也不必过分苛责他那些故作惊世骇俗的言论。”

布列塔妮的评论乍听起来似乎不涉及道德判断,但是言外之意流露出对弗兰克此举的不以为然。

索菲娅听了婆婆和小姑子的看法,还是无法释然,拉着小艾伯顿的手追问:“亲爱的,你是弗兰克创办的那个‘改革俱乐部’的成员,我猜你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看法。”

小艾伯顿显得有些为难。然而面对爱妻满怀期待的眼神,他不得不如实作答。

“首先声明,我与普柳希金或者纳西姆都没有私交,但是我赞同弗兰克的观点,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相比普柳希金那种一小块干酪恨不得掰开分两顿吃的守财奴,挥金如土的纳西姆对国民经济的增长更有益处。”

“啊哈!瞧瞧我们的好儿子,也学会弗兰克那套哗众取宠的说辞了。”马蒂尔德望着丈夫,唇角勾起古怪的笑意,“我猜索菲娅现在心情一定很复杂,既为哥哥获得支持而高兴,又不得不担心自己的丈夫将纳西姆男爵视为人生楷模。”

“吾主在上!亲爱的马蒂尔德,你这话完全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索菲娅激动地试图跳起来。小艾伯顿连忙把她抱住,低声在妻子耳边道歉。

古德曼先生耸耸肩,满脸无奈:“我不认为继续谈论这种事是个好主意,还是到此为止吧。”

“爸爸,您这是在逃避,生怕落入我那可怜的哥哥此刻所处的困境。”布列塔妮似乎唯恐天下不乱。

“嗯哼,布列塔妮说得对,我亲爱的朋友,你还是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为好,我保证不生你的气。”马蒂尔德挽着丈夫臂弯,笑容里隐含胁迫。

“既然你们一定要我说,那我就直说吧,弗兰克和小艾伯顿是对的,仅就社会贡献而言,败家子远比守财奴更可贵。”在妻子的逼问下,古德曼先生只得坦言自己站在儿子那一边。

热门小说远东王庭,本站提供远东王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东王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83章 两场葬礼(一) 下一章:第1685章 两场葬礼(三)
热门: 时光尽头 女郎她死了 地狱 魔法学渣 亡灵颂歌 死亡区域 恶魔的彩球歌 八卦侦探 冠军之心 腊面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