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旧制度与大革命(三)

上一章:第1744章 旧制度与大革命(二) 下一章:第1746章 人间神国(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消息一经传出,帝国朝野为之震动。现在已经不是暴民作乱的问题了,穆勒首相在内阁会议上愤慨发言,公开指认闵采尔司铎是境外敌对势力扶植的代理人。

这让教廷一方的处境非常尴尬,因为闵采尔司铎成为叛党领袖之后并没有失去神恩,仍然是一位高阶培罗牧师,还不止一次公开施展神术治疗受伤的暴民。那么由此可见,培罗即便不同情闵采尔司铎领导的暴民武装,至少没有谴责的意思,教廷也就不方便附和政府的论调,公开指责闵采尔司铎是国外间谍或者叛教的异端了。

帕拉丁娜身为圣光教廷的高级圣职者,她对闵采尔司铎的态度也很矛盾,既为他公开造反感到愤怒,也为他有勇气领导暴民暗自钦佩。如果站在局外人的立场,她的态度无关紧要,可惜命运无常,六月里的一封调令,将她和她统率的“惩戒骑士团第一旅”派往魔山行省负责平息闵采尔叛乱。

帕拉丁娜万分不情愿的接下这桩苦差。如果说还有什么比镇压农民起义更让她感到厌恶,或许就是另有一支精锐部队配合此次军事行动——破法骑士团第二旅,旅长正是巴泽尔男爵。

“惩戒骑士团”与“破法骑士团”是亚珊帝国乃至整个瓦雷斯世界最负盛名的王牌部队,抽调出两个旅、合计六千名精锐骑士,再加上炮兵和空军的配合,一路开进魔山行省碾压叛乱武装,无论对方是否真的获得国外援助,都改变不了力量对比悬殊的现实,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1624年7月8日,帝国少将帕拉丁娜率部包围魔山行省首府,派出信使勒令占据这座古城的暴民放下武器,出城投降。

劝降的尝试不出预料遭到拒绝,帕拉丁娜迫不得已只能下令攻城。魔山行省的首府有迷锁保护,然而面对具有传奇施法能力的“骑士公主”时显得格外脆弱。

帕拉丁娜加持好各种防护神术腾空飞起,冒着城头如雨射来的箭矢抵近迷锁结界跟前,从容施展“究极驱散术”!

保护城市的力场栅笼遭到传奇神术轰击,猛烈震颤过后悄然瓦解。

帕拉丁娜深知“究极驱散术”并不能彻底摧毁迷锁,只能暂时压制一段时间,当即下令炮兵开火轰炸叛军防线,城市上空徘徊的飞艇也投下一捆捆集束爆破桶,配合炮兵压制叛军。

这些看似激烈的轰炸,主要起到威慑和掩护作用,帕拉丁娜本人借着炮火的掩护直接传送到城内市政大楼,迷锁中枢就设置在楼顶。

帕拉丁娜的目的很单纯——乘城市失去防护罩的短暂空挡夺取迷锁控制权。叛军显然也知道迷锁中枢的重要性,闵采尔司铎本人及其忠心耿耿的追随者驻守在楼顶,试图阻止帕拉丁娜。

……

直到很久以后,帕拉丁娜仍然不想回忆那场被迫痛下杀手的战斗,甚至不敢回想遍身浴血的闵采尔司铎在奄奄一息之际,对她发出的叱责:

“你身为吾主的骑士,却为暴君滥杀无辜!你的信仰已经误入歧途!”

一种近乎恼羞成怒的情绪促使帕拉丁娜失去理智。当她心烦意乱而又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她的无力感就会无法克制的转化为狂怒,做出连自己都后怕的乖戾行径。

“闭嘴!你休想扰乱我的心境!”

七月的天气说变就变,空中忽然阴云密布,一声闷雷炸响,倾盆大雨倾泻下来。

帕拉丁娜仗剑伫立雨中,雨水顺着指尖流过“神圣惩戒者”,带走剑刃上残留的血迹,在她脚下汇聚成一摊绯红的积水。

置身雨中怔忡许久,帕拉丁娜终于回过神来。环顾四周,残破的尸骸遍地倒伏,闵采尔司铎及其追随者无一幸免,都成了她那“无能狂怒”的牺牲品。杀戮可以暂时平息她的情绪,却无法解开她的心结:虐杀这些替穷人出头的圣职者,这些同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教派的兄弟姐妹,真是正义之举?

帕拉丁娜不敢深想,越想就越痛苦。

雨水打湿了她的面庞,这倒不是坏事,至少可以遮掩眼中的泪光。

帕拉丁娜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抢在“究极驱散术”失效之前成功夺取迷锁控制权,取消防御结界。

一支骑兵率先冲进城门,为首的军官身着精金铠甲,狂啸着挥舞刺链抽打街道两侧手持简陋武器试图抵抗的叛军战士,所过之处遍地血腥,抵抗者如同遭遇台风侵袭的草木,被巴泽尔的刺链一片片扫倒,血肉横飞悲鸣四起。

巴泽尔的亲卫队也都是些暴力狂,挥舞刺链或巨大的战斧无情杀戮任何手持武器或者仅仅是躲闪不及的路人,至于会否伤及无辜,他们才不在乎,认定在这座叛党控制下的城市里,凡是敢于公开露面的人都有反贼嫌疑,杀了也不冤。

帕拉丁娜不想再看这种一面倒的屠杀,以法术传讯巴泽尔,要求他约束自己的手下,尽量避免杀戮。

巴泽尔倒是爽快地接受了她的规劝,然而马上又回信邀请帕拉丁娜参加今晚为庆祝胜利举办的舞会。

“我没兴趣踩着尸骨与血泊跳舞。”

帕拉丁娜冷冷回绝了巴泽尔的邀请,除了心情不佳,还有一个小小的私人理由。

整顿好城里的秩序,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或许是看了太多血腥场面,帕拉丁娜没有丝毫食欲,径自回到自己的指挥部,关上房门,打开魔导收音机,听着舒缓的钢琴曲一阵发呆。

她不难料想,今天这场战斗将引起国外关注者的热议,“七月八日大屠杀”之类耸人听闻的标题将登上各国报刊头条,奸诈的远东人甚至会为这个话题制作一期广播节目,批评她是“满手血腥的女屠夫”。

这些不着边际的幻想使帕拉丁娜情不自禁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嗅了嗅,尽管闻不出什么血腥味,她还是忍不住打水洗了又洗,似乎不是在洗手,而是试图洗去萦绕心头的自我厌恶。

热门小说远东王庭,本站提供远东王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东王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44章 旧制度与大革命(二) 下一章:第1746章 人间神国(一)
热门: 暗夜将至 暗影神座 恶魔的宠儿 独步大千 十宗罪3 最佳女婿 迷雾山庄 大象的证词 坛子里的残指 我的前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