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我们不一样(一)

上一章:第1765章 最后的阴谋(三) 下一章:第1767章 我们不一样(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远东央行部署的全面审计行动,迫使国内十一家违规严重的商业银行退出金融市场,与此同时,幸存下来的其它商业银行也都经历住狂风暴雨的考验,从财务到经营都变得更规范,更健康。因此当八月下旬亚珊帝国纸币泡沫崩溃,引发的金融风暴使远东民众也被传染了恐慌情绪,跑到银行要求将钞票兑换成真金白银的时候,绝大多数银行都显得泰然自若,凭借自身坚实的金银储备足以应对这场风波。

与此同时,寇拉斯堡的央行总部也适时公开声援。罗兰在接受“远东之音”和《祖国日报》采访时表示,央行已经注意到由帝国金融危机引起的恐慌现象,一方面会做好安抚民众的宣传工作,另一方面也将随时为需要再贷款和再贴现的金融机构提供帮助,使国内金融秩序尽快得以恢复。

罗兰的这番讲话,实际上就等于给全国金融机构吃下一粒定心丸:都别怕,没有真金白银就来找央行借,“央妈”绝不会袖手旁观!

事实上真正向央行申请再贷款的商业银行并不多。如果说帝国的金融体系是建立在沙滩上的纸糊建筑,那么远东的金融体系就是至少能够抵抗八级地震的钢筋混凝土堡垒,这点小风浪根本动摇不了根基。各地商业银行倘若头寸紧张,直接找本地同业临时拆借一下就搞定了,根本犯不着兴师动众的跑到首都央行总部去搬几箱金砖银块回来。

到了八月底,挤兑现象已经变得罕见,这场对亚珊帝国而言伤筋动骨的金融风暴,在远东仅仅刮落几片树叶便归于风平浪静。

然而罗兰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在内阁会议上,他提交了一份报告,对1623年-1624年帝国货币改革以及由此引发的金融风暴做出全面且深刻的剖析,以供本国从政者吸取教训。

事实上罗兰是整个瓦雷斯世界第一个准确预言帝国货币改革必定遭到失败的人,早在去年2月,他刚从亚珊圣城返回寇拉斯堡,就在内阁会议上对弗兰克主持的金钞改革做出严厉批评,并且断言帝国金钞必将引发一场全民投机狂欢,并将在投机潮达到顶点的时候轰然崩溃。

这一年来,帝国金钞的走势几乎完全符合罗兰的预言,而罗兰也凭借超人的远见在这场投机狂潮中大赚了一笔,顺带捅破这个镀金的泡沫。

“同样的话多次重复未免惹人生厌,这两年来我对帝国金钞改革的弊病所做的批评已经够多了,不想再说同样的话来炫耀自己的远见,恰恰相反,今天我要说几句不合时宜的话。”

内阁会议上,罗兰对帝国金钞改革做出公正评价。

“如果从历史的维度审视帝国金钞改革,我们就会发现弗兰克和约翰·劳尔建立的这套纸币体系具有超前于时代的诸多优势,与这具有历史意义的创新相比,帝国金钞体系的弊病只是细枝末节,可惜一项工程的成败往往并不取决于其蓝图有多么宏伟,恰恰取决于细节是否无懈可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市场重新回归理性时,人们将认识到约翰·劳尔大体上是正确的——相对于帝国庞大的经济体量,流通中的金钞并不算多,当前的风波不过是市场暂时的非理性表现。”

“然而凯恩斯先生也是正确的,正如他曾指出的那样——市场非理性状态持续的时间,往往会超出你能忍受的极限。”

罗兰在这里一语双关。上面那句名言的版权属于伟大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爵士,但是在瓦雷斯世界,他以“李斯特·凯恩斯”为笔名发表的文章中,也曾不止一次引用过这句话。说句大白话:孩子死了,奶也来了,可惜太迟了。

……

罗兰从政这些年来,感触最深的一件事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这恰恰是政客最重要的职业技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并不等于说谎话,奥妙在于针对不同的受众选择不同的阐述角度,有可能说的都是大实话,只不过是有选择性的实话。

就拿这次应对帝国金钞崩溃引发的输入性恐慌来说,罗兰面对国王陛下和内阁群臣的时候,没怎么批评帝国当政者,反而对弗兰克和约翰·劳尔评价颇高,同情他们的壮志未酬。

但是面对民众讲话的时候,他就不能再保持这种“理客中”的立场了,免不了跟风批评帝国官僚庸碌无能,祸国殃民,把好端端的纸币体系给玩坏了,我们远东政府就不一样,所以你看远东金钞和银钞的购买力仍然很坚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想想那些毕生积蓄被金融风暴洗劫殆尽的帝国民众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再想想咱们远东老百姓过的舒坦日子,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不就是这么对比出来的?

九月的第一个周末,罗兰来到“炉边谈话”播音室,与主持人罗格聊起帝国金融危机这个时髦话题,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发出如下感慨:

“感谢帝国政府现身说法,对我们全体远东民众进行了一场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罗兰奇葩的幽默感,这次总算用到了正确的地方。罗格听得捧腹大笑,收音机前的远东听众也都笑的合不拢嘴,过后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至于同样坐在收音机前的帝国民众作何感想……恐怕不是一句简单的“心酸”所能涵盖的。

又到了回答听众来信的环节,罗格收起笑容,郑重朗读来信中提出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问题:

“亚珊帝国与远东都实行纸币,如今帝国纸币崩溃,市场上物价飞涨,同样的危机会否也在远东重演?”

罗兰由沙发上挺起上身,一脸严肃的做出答复。

“这位听众提出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我必须给予最坦诚的回答。”

“首先我们都注意到帝国与远东的货币制度存在相似之处,比如两国市面上流通的都是纸币,而非传统的金币和银币,这就很容易使人引发联想:帝国纸币体系存在的弊病,远东纸币体系会不会同样存在,我们的金钞和银钞会否重蹈帝国金钞覆辙?会不会也急剧贬值,从而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就像帝国当前遭遇的困境?”

热门小说远东王庭,本站提供远东王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东王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65章 最后的阴谋(三) 下一章:第1767章 我们不一样(二)
热门: 前巷说百物语 玻璃密室 绿洲中的领主 大海獠牙 我的温柔是锋芒 逍遥梦路 怪钟疑案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大河深处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