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野物语remix A part

上一章:远野物语remix opening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 B part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序(一)

以下内容,全是远野人佐佐木镜石告诉我的。

从去年──

明治四十二年二月左右开始,我(柳田)便陆续听他述说。

他在夜晚时分来访,讷讷讲述。

我决定将他说的内容逐一记录下来。

佐佐木虽不擅言辞,但为人赤诚,每一则故事,都极为翔实地告诉我。

为了重现那诚朴的语气,记录时我也细心斟酌每字每句,尽可能不妄加解释,或任意判断多余之处而省略。因为我想将听到他的故事时的自身所感,原原本本地传达给更多的人。

他的故乡叫远野。

遥远的荒野,远野。

不清楚是距离哪里遥远,又有多远。

不,远野一词原本是阿伊努话(译注:阿伊努人,居住于日本北海道、桦太、千岛列岛及堪察加半岛等地的原住民。古时大和民族称其为虾夷。亦有学者认为古时东北等地方人民、人种为阿伊努人,而文化上为大和民族)。据说远野(tono)的to是湖泊之意,因此毋庸置疑,远野应是借汉字表音而已。

但我认为“tono”这个读音即使只有音韵,也勾起了听者心中的一种乡愁。近在眼前却寻访不得、看得见却够不着,是这样的虚渺。即便如此,仍激发出想要前往一访、想要冀求的冲动,是这样的爱恋。记得一清二楚,却总有些模糊,仿佛儿时的记忆。我觉得这个地名,就带着这样的怀念。

但远野乡并非漂浮在记忆海上的幻影。

他的故乡就在陆中(译注:日本旧时行政地区。在一八六八年从陆奥划分出来,相当于现今岩手县的大部分及秋田县的一部分)。此地在古时称为远野保。

人们现在也居住在那里,安身立命。

町村制实施以后,远野保被命名为上闭伊郡。它的西半边,有段时期被称为西闭伊郡的地区,正是他的故乡——远野乡。

据说那里是一块被险峻的高山重重围绕的平地,即所谓的盆地。

远野乡由十个村子——土渊、附马牛、松崎、青笹、上乡、小友、绫织、鳟泽、宫守、达曾部,还有远野町所构成。

郡公所所在的远野町,是山村中的驿站,名副其实,为远野乡一带的中心,热闹繁荣。

位于城镇南方的锅仓山,古时有一座山城。

它名叫锅仓城,也叫远野城、横田城。

这座城是中世时期极尽隆盛的豪族——阿曾沼氏的居城。

据说阿曾沼氏因为征伐奥州(译注:陆奥国的别名,包括陆前、陆中、陆奥、磐城、岩代,相当于现今的东北地方,青森、岩手、宫城、福岛县全域,以及部分秋田县)有功,获镰仓幕府赏赐远野保一地,首先在松崎村附近建立起根据地。这座最早的城就叫作横田城。后来阿曾沼氏以锅仓山的丘陵为城域,利用其丰富的水系作为天然护城河,筑起锅仓城。

它的别名横田城,似乎就是来自于最早的城名。

但远野阿曾沼氏的荣华并不长久。天正(译注:安土桃山时代的年号,一五七三—一五九二)年间,阿曾沼氏归顺南部氏,又为了争夺城池,一族内讧,到了庆长(译注:江户时代的年号,一五九六—一六一五)年间,血脉也断绝了。

结果远野乡改由阿曾沼氏的主家南部氏统治,城池也落入南部家管辖,宽永(译注:江户时代的年号,一六二四—一六四四)时期,南部直义从八户迁入此城。自此之后,锅仓的城池于名于实都成了远野南部家的堡垒,远野乡也成为远野南部家一万二千五百石(译注:石为米粮收获计量单位,一石约为一百零八升)的城下町(译注:以封建领主的城池为中心发展开来的城镇)

现在似乎只剩下城迹,不过南部家对远野乡的统治一直持续到明治维新。

远野并非单纯的荒僻山村。

它是个城下町。

换言之——

远野在进入明治以前,都是仙台藩与南部藩交界处的行政都市,也是商业都市。这也意味着远野是奥州的商业交易要冲。

当然,它并非难以往来的险地。

远野距离东京确实不算近,也不易前往,但绝非鸟不生蛋的穷乡僻壤,只是无法直接搭火车前往而已。

搭火车可以坐到岩手。

在花卷车站下车,然后从北上川坐船。

北上川有条支流叫猿石川,沿着这条支流往东前进。

溯河朝山的方向行约十三里(译注:一里为三点六—四点二千米),就能看到远野的城镇。

行程不算轻松,但会觉得困难重重,应该是现代人的感觉。

在过去,是连火车都没有的。

不过,猿石川沿岸布满了丰饶的自然景观。循着这样的路线,不断地往山林深入,旅人应该都会认为终点处必定是深山幽谷。

然而并非如此。

初次造访的人,应该都会大为惊异。

因为远野町极尽繁华,一点都不像地处深山。

尽管如此,周围却又是险阻重重的高山。或许可以说,那景象有点像是山中异界。

是偏远的山村,也是繁荣的城下町。

远野这处地方,可说风土极为特异。

传说中,远野乡一带在远古是一座湖泊。

整座盆地盈满了湖水。

而累积在盆地的水,某个时候因为某些理由流出了村落。

水位下降,接着露出湖底,不知不觉间,有人开始定居此处,自然形成了聚落。

流出来的水在大地汇聚成线,成为猿石川。因此远野周围的山涧,大部分都汇流到猿石川里。

俗话说远野有“七内八崎”。确实,从栃内开始,有七个带“内”字的地名,还有柏崎等八个带“崎”字的地名。奥州一带的地名也常见“内”字,其实内指的便是湖泽、山谷。而“崎”则是伸出湖泊的半岛。

换句话说,这些名称,是远野乡在湖泊时期的遗绪,也是人居之前的土地记忆,以地名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远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二十四

远野的各个村落,有许多世家望族。

人们称其为“大同”,是所谓的家号。

至于为何这么称呼,据说是因为这些人家是在大同元年(译注:平安时代的年号,八〇六—八一〇)从甲斐国(译注:日本旧行政区,为现今山梨县全域。也称甲州)迁移而来的。

但是说到大同年间,那是极久远的古时,是坂上田村麿(译注:坂上田村麿〔七五八—八一一〕,也写作坂上田村麻吕,平安时代的武官。曾任征夷大将军,三度远征东北)征伐虾夷(译注:日本古代称北关东至东北、北海道地区,反抗朝廷支配的居民为虾夷。包括原住民阿伊努人)的时代。

另外,甲斐国是远野的领主南部家的本国。即使有人从那里迁居过来,也是很自然的事。也许是田村将军的东征,与南部家统治这两个传说不知不觉间融合在一起了。

此外,东北地方把“一族”称为“洞”。也许“大同”其实是“大洞”之意。总而言之,从遥远的古时就有如此称呼的习惯了。

二十五

大同的祖先是何时迁到远野这里的,已不可考。不过据传他们初次踏上此地时,正值岁末时期。

他们卸下行囊的时候,年关也迫在眉睫了。

无法好整以暇地准备过年。为了迎春庆贺,他们想起码张罗一下过年摆饰,但还在立门松(译注:日本习惯,在新年期间,会在家门两侧摆上松制或竹制的饰品。据信神灵会寄宿在树梢,有迎神之意在里面)的时候,元旦已经到了。

只来得及立好一边的门松。

因此这些人家将其视为吉祥的古例,现在也只摆放一边的门松。而另一个门松则伏倒在地,直接就这样系上注连绳(译注:神道教中,用来区隔神域与外界的绳索。过年期间,一般人家的门口也会系上注连绳)

六十五

早池峰山出产花岗岩。

这座山面对小国村的一侧,有一块岩石叫“安倍城”。

安倍城这个名称来自于安倍贞任(译注:安倍贞任〔一〇一九—一〇六二〕,平安时代后期的陆奥豪族,安倍家栋梁,与源氏争战,战死于厨川栅。为军记故事、歌舞伎中的要角),他是平安时期的武将,于前九年之役(译注:一〇五一—一〇六二年,平安时期发生在东北地方的一连串战役。此战之后,安倍氏灭亡,清原氏称霸东北)战死在厨川栅。不过,那里看起来不像有过城池。

那是一块位于陡峭悬崖中间处的大岩石,人实在不可能爬得上去。

但这块岩石并非普通的大石头,而是一座山洞,传说安倍贞任的母亲现在依然住在里面。

据传,小雨淅沥的傍晚等时刻,会传来洞窟门锁上的声响。

小国村和附马牛村的人听到这声音,就会说:

“是安倍城锁上的声音。”

然后这声音响起的隔天,就会下雨。

六十六

早池峰在附马牛村的登山口,也有一处叫安倍大宅的山洞。

这一处仅留其名,没有实物,但既然叫作大宅,过去应该住着与安倍贞任有关的人。

总之,早池峰山与安倍贞任渊源极深。

小国村处的登山口有三处坟冢,据说埋葬着与安倍贞任抗战阵亡的八幡太郎义家(译注:即源义家〔一〇三九—一一〇六〕,八幡太郎为号。平安后期的武将,奠定了源氏在东国的势力基础。为创立镰仓幕府的源赖朝、创立室町幕府的足利尊氏之祖,故被后世视为英雄)的家臣。

六十七

早池峰以外的地方,也有不少关于安倍贞任的传说。

从土渊村与栗桥村的境界——从前称为桥野村一带的登山口往上攀登两三里路的山中,有一片平坦辽阔的高原。

这一带也保留了贞任这个地名。

传说安倍贞任曾经让马匹在那里的池沼消暑,或是贞任曾在那里扎营。让马匹消暑,指的是让奔跑后发热的马匹浸泡四肢休息。

贞任高原视野极佳,可以瞭望陆中(译注:陆中,日本旧国名,为现今岩手县的大部分,及秋田县的一部分)的海岸,甚至是水平线。晴天的日子,从这里眺望东海岸风光,实为绝景。

六十八

土渊村有些人家自称安倍氏。这些人家据传是安倍贞任的末裔,在以前非常兴旺,现在仍是村中数一数二的富豪,并拥有许多马具、刀剑,屋舍亦十分宏伟,四周环绕着盈满了水的壕沟。现任当家是安倍与右卫门,担任村会议员。

除了远野之外,还有许多据说是安倍贞任子孙的人家。

像是盛冈的安倍馆附近,也是安倍氏遭到灭亡的古战场遗址厨川栅一带,似乎也有继承安倍姓氏的人居住在那里。

从土渊村安倍家往北四五町(译注:一町约一百零九点零九米),小乌濑川的河湾处有屋舍的遗址,称为八幡泽馆,据传是八幡太郎义家的军营遗址。从这里前往远野城镇的途中,有一座八幡山,这座山对面八幡泽馆的山峰上也有屋舍遗址,据说是贞任的军营遗迹。

两处屋址相距二十余町远。

据说这之间的土地有许多箭镞出土。这些证据补强了两军营在过去彼此射箭,进行过激烈攻防的传说。

此外,两处馆址的中间,有处叫似田贝的聚落。

似田贝(nitakai)这个地名,我认为是来自于阿伊努语中意味着湿地的nitato。因为下闭伊郡小川村也有叫二田贝(nitagai)的字(译注:字是日本町和村底下的行政区划,分为大字和小字,小字一般单称字),并且在关西地方,地名叫nita或nuta的地方,也都是湿地。这一带从前似乎也是如此。据说安倍贞任与源义家争战的时代,似田贝一带芦苇丛生,地面泥泞软烂,走在上面甚至会左右摇晃。不过村名另有由来。

有一次,八幡太郎义家经过这片芦苇原。

结果他发现有大量疑似粥品的东西置于此处。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人的,但总是兵粮无疑。八幡太郎问:

“这是熟粥(nitakayu)吗?”

当地人说,村名似田贝(nitakai)就是从这熟粥(nitakayu)转变而来的。

似田贝村外有条小河叫鸣川,小河对岸就是足洗川村。传说村名是源自于源义家曾在鸣川洗过脚。

远野四面环山。群山深处居住着山人。

山人的外形像人。

但据说他们不是人。

比方说——

从远野乡要出海,必须先翻山越岭。若要前往田滨或吉利吉里等海岸,从山口村进入六角牛山,翻越笛吹岭,是最快的途径。人们会用马载上米粮、木炭等物资,进入山中,翻过笛吹岭,然后载运海产回来。山口这个村名,就意味着山的入口。因为极有效率,这条山路自古以来就受人重用。

然而——

到了近年,这条路却渐渐荒废了。

因为据说试图越岭的人,一到山中,就一定会碰到。

碰到什么?碰到山人。

这条路上有山男和山女。

它们似乎非常可怕。

遭遇山人的人惊恐万分,而只是听到转述的人,也吓得哆嗦不止。往来的人愈来愈少,不久后行人稀疏,终至再无人影。因为太多人害怕走这条路,人们只好另辟蹊径。

不管再怎么害怕,如果没有路可以前往海边,生活会出问题。因此人们在和山这个地方设了驿站,开了条从境木岭翻山的新路。

据说现在都走这条路。

因为必须迂回两里路以上,绝对不能说方便。

这反映了——

山人就是如此骇人。

九十二

这是去年的事。

土渊村有十四五个孩子结伴到早池峰山去玩。

他们在山里玩了一整天,回过神时,已是日暮逼近的时刻了。

孩子们心想天色暗了很危险,便连忙赶着下山。事情就发生在他们总算快来到山脚的时候。

孩子们碰到一个块头高大得吓人的男子,正快步爬上山来。

也许是因为天色昏暗,男子看上去一团漆黑。来人眼睛炯炯发亮,肩上背着一只像麻料的老旧浅黄色小包袱。孩子们说那模样吓人极了。在这种时刻往山中走去,本身就不寻常。违反常理。

一名胆大的孩子问他要去哪里。

“去小国。”

男子回答。

但那条山路怎么想都不是去小国村的路。方向完全反了。男子是在上山。

孩子们停下脚步,狐疑地目送男子。但双方才刚擦身而过,男子一眨眼就不见踪影了。

“是山男!”

有人说,孩子们顿时怕了起来,七嘴八舌地喊着“山男!山男!”逃回村子了。

三十

这是住在那个小国村的男子的遭遇。

男子不知其名。一天,男子到早池峰山去砍竹子。

不多久,男子来到一处长满了地竹(译注:即千岛笹,学名Sasa kurilensis,一种大型竹,多食用其笋,类似箭竹笋)的地方。他正开心地以为这下子可以大丰收了,不经意地放眼一瞧——

竟发现竹丛里躺了个巨大得吓人的男子,正熟睡不醒。

巨汉仰躺着,鼾声大作。男子倒抽了一口气,往下一看,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双用地竹编成的草鞋。

据说那双草鞋长达三尺(译注:一尺为三十点三厘米)

二十八

传说第一个开拓早池峰山山路的,是附马牛村一个姓名不详的猎人。这应该是非常久远的事了,但无疑是南部氏迁入远野的城池以后的事。因为在那之前,没有一个当地人会进入这座山。

这个姓名不详的猎人进入前人未至的山中,辛辛苦苦地开辟了约一半的路。来到半山腰处,猎人歇息停手,在那里搭了间临时小屋,暂时住下。

有一天,猎人把年糕排在炉上,从烤好的开始吃起。

这时,有人经过小屋前。

山里不可能有人,因此猎人诧异地一看,发现那人来回逡巡,不停地窥伺小屋里头。仔细一看,来人是个身形高大的和尚。

一会儿后,那和尚闯进小屋里来了。

猎人大惊,但慌也没用,因此继续默默烤年糕。和尚不知是饿了,还是从来没看过年糕,一脸罕异地专心看着猎人烤年糕。

但和尚终于露出再也无法忍耐的样子,突然伸手抢夺烤好的年糕吞下肚。

猎人怕了,年糕一烤好就立刻拿给和尚。

和尚开心地吃着,把猎人给他的年糕吃个精光,一个也不剩,然后离开了。

猎人思忖了。

他不知道那个大和尚是何许人物。但看他那样子,明天肯定还会再来。

年糕已经所剩无几,但如果不给年糕,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不晓得语言通不通,再说就算下去村子拿年糕上山,万一又被吃个精光,那可没完没了——

猎人心生一计,隔天捡来两三块肖似年糕的白色石头,和年糕一起摆在炉上烤。不一会儿,石头烤透了,烫得像火球一样。

不出所料,大和尚又来了。

和尚和昨天一样,盯着炉上的年糕,没多久便伸手抓起年糕,吃得津津有味。一个下肚、两个下肚,年糕被吃完,只剩下火热的白色石头。

和尚浑然未觉,抓起火热的石头就往嘴里扔。

才刚扔进口中,和尚便吓了一大跳,猛地冲出小屋。猎人追出去一看,已不见人影。

据说后来过了一段日子,猎人在谷底发现了大和尚的尸体。

三十五

这是佐佐木的叔公前往白望山采菇时的事。

他专心一意地采菇,注意到时,太阳渐渐西下了。

夜半走山路很危险,因此佐佐木的叔公决定在临时小屋过上一夜。

临时小屋前有山谷,山谷对面是一座大森林。

叔公夜里睡不着觉,望着山谷对面,结果——

看见有人经过森林前方。

是个女人。

女人是在奔跑。而且叔公说,在他看起来,那女人就像跑在半空中。

“等一下!等一下!”

他还听到了两声女人呼唤什么的声音。

三十四

与白望山相连之处,有个叫离森的地方。

那里有个地区叫富人屋。富人屋空有其名,是一块无人居住、空无一物的僻地。

有人想要在那块无人的土地上烧炭。当时家家户户使用的木炭都是自己烧的。木炭有时也可以拿来变卖,算是一点外快,因此烧炭相当盛行。

那个人盖了窑,搭建起小屋。烧炭小屋是要放置烧好的木炭,使其冷却的。也是在那里把木炭装进稻草袋里。小屋是通过组合木头简单搭建而成,门口挂了块草席遮蔽。

某天晚上。

男子去察看窑火。

结果发现有人掀开草席,窥看小屋里头。

是个女人。

长长的头发分成两边,长长地披垂着。

不是村里人的发型。

据说在富人屋一带,深夜常会听到女人的叫声。

七十五

据说离森的富人屋这里直到几年前,都还有一家制作火柴棒轴木的工厂。说是工厂,也不是什么大厂房,只是栋小屋而已。

现在已经没有了。

它迁到土渊村一个叫山口的地方去了。以下就是它搬迁的理由。

据说天色一黑,就会有女人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偷看小屋里面。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Remix,本站提供远野物语Remix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Remix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远野物语remix opening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 B part
热门: 绿茵峥嵘 神雕侠侣 攀登者 血腥的收获 网游之奴役众神 祁连山·莲花血 瘦子 怒海妖船 深渊主宰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