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野物语remix B part

上一章:远野物语remix A part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 C part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序(三)

我(柳田)无法割舍对远野的思慕,遂在去年八月亲自前往远野一游。

从花卷到远野,路途有十余里之遥,然而途中只有三处驿站,其余全是青翠无比的山,以及原野。

只有这些。

没有炊烟,表示无人居住。论人烟稀少,感觉更甚于北海道的石狩平原。不过我也觉得,这萧条景象也许只是刚开拓的道路沿线尚未有太多人定居的缘故。

远野的城下町景象截然不同,热闹繁华。或可称为烟霞之都。

我向旅舍老板借了马,一个人走访郊外各村庄。借来的马前方挂了厚重的穗子,是以黑色的海藻编织而成,用以驱虫。每当马儿跨步,挂在前端的竹子便会摇晃,赶走蚊虫。据说这里有很多牛虻。

猿石的溪谷土壤肥沃,并充分开垦。

路边立了许多石塔。在其他地区,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石塔林立的景象。

来到高处,俯瞰盆地,早稻已经成熟,晚稻花开累累。但不需要的田水已放干,流入河中,是一片美轮美奂的田园风光。稻田的色彩,会随着种植的稻米品种不同而呈现各种变化。若有连续三块、四块、五块色彩相同的稻田,表示都是同一户人家的田。这叫作“名处相同”。所谓“名处”,可以把它视为比行政区划的“小字”更小的土地区分。即便是这么狭小的区域,也有个别不同的名称,但大部分都只有地主才知道。不过只要阅读古老的买卖让渡文件,上面一定都会注明。

翻过山头,来到附马牛的山谷,早池峰的山头缭绕着淡淡云雾。不过山形就像菅笠般工整,也像个人字形。

这座山谷稻子熟得更晚。满目稻田,仍是一片青绿。

我走在青翠的稻田约莫中央的狭小田埂上。

陌生的鸟类带着雏鸟行经眼前。

雏鸟是黑色的,掺杂着白色的羽毛。一开始我以为是小鸡,但它们隐没在沟壑的草叶中消失,所以不是鸡,是野鸟。

天神山正在举行祭典。

为神明献上狮子舞。

祭典让整个村子生气蓬勃。激烈的舞蹈激起些许尘埃,微微飞扬的红色服装在覆盖整座村子的绿意映衬之下,显得分外美丽。

狮子舞的狮子其实是鹿,这是鹿之舞。五六个头戴鹿角,脸戴面具的童子拔出剑来,一同舞蹈。动作整齐划一。笛声响彻云霄。

相反地,歌声低沉,即使站在近旁,也难以听出歌词。

不久后,太阳开始西斜了。

风也刮了起来。

如此一来,醉汉们喊人的声音也开始显得寂寞。女人们的笑声、孩子们四处奔跑的情景,都是近处的欢声、眼前的情景,却不知为何渐渐感觉遥远。旅情涌上心头。

这就叫作旅愁吧。

这是一种难以排遣的情绪。

我踏上归途,来到山岭。从马上远眺,可以看到远方各个村子竖起高旗。

这个地方的习俗是,该年家中有人离世的人家,会在盂兰盆期间高高竖起红白旗。

据说是用来招魂的。

我从东向西,一一指着旗子计算。

数目多达十几支。

暮色徐徐降临,笼罩着即将离开永住之地的村中死者,以及暂时踏上此地的我这个旅人,还有显现出永恒威容的灵山,一切浑然一体,我也融入了远野的薄暮之中。

回到村落,夜幕已经低垂。

远野乡有八处观音堂。

据说观音堂里祭祀的观音像,都是用一整块木头雕刻出来的。

这天有许多还愿的香客聚集在观音堂。

山丘上可以看到许多香客手提的灯笼。

也听得到佛磬之声。

是在向观音还愿。

村郊的道路分岔之处,称为“道违”。经过那岔口时,我发现草丛里躺了个人,大吃一惊,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不是人,而是人偶。是“雨风祭”活动中使用的稻草人,被丢弃在这里。

就好像疲累的人躺在那里睡觉一样。

很快地,

神佛、死者、旅人,

全被远野的夜晚吞没了。

这便是我自远野之行得到的印象。

九十八

在远野地方,于路边立石塔,刻上山神、田神、塞神(译注:也称道祖神、障神,祭祀于村境、山头或十字路口,防止恶灵入侵,并保佑旅人行旅安全)之名,是非常普遍的事。

也有刻上早池峰山、六角牛山之名的石塔。

这类刻有山名的石碑,比起远野乡,相隔一座山的陆中海边似乎更为常见。

二十六

土渊村柏崎的阿部氏,家号为农田之家。应该是因为家中拥有许多水田,人们才会如此称呼。

阿部家也是赫赫有名的世家望族。

阿部家的祖先里,有个技巧极高超的雕刻名家。

据说远野一乡的神像、佛像,绝大多数都出自他的巧手。

一百零二

正月十五的夜晚,叫作小正月。

在这小正月的傍晚时分,孩子就是福神。

福神会四五人成群结伙,拿着袋子访问村中各户人家。

他们站在门口,七嘴八舌地唱着:

“福神从黎明来了!”

福神造访的人家,必须给这些小神明年糕。孩子们拿了年糕,在入夜以前回家。

因为如果待到入夜,会出大事。

只有这晚,人们绝对不能外出。

小正月的夜晚是禁止外出的。

传说中,小正月一过夜半,山神就会出游。而人们绝对不能看到神明游戏之姿。

山口的小字丸古立住着一个叫阿正的女人。这是阿正才十二三岁时的事。

那一年不知何故,只有阿正一个人当福神。

平常都是数人结伴,但不知为何,当时她只有一个人。也许是和同伴失散了。

阿正一个人访问各家,领了年糕。就在她四处拜访时,暮色渐浓,一眨眼就入夜了。

不见半个人影。

阿正耐着寂寞,踏上归途,这时——

一个巨人迎面走来。

那个人。

个子高得异样。

脸看起来鲜红无比。

也许是因为眼睛熠熠生辉的关系。

阿正和那个人擦身而过,刚擦身而过,她立刻扔下袋子逃回家——

据说后来就患了重病,好一段时间都无法下床。

一百零三

也有人说在小正月的夜里到村里游玩的是雪女。

据说不只是小正月,雪女也会在冬季的满月之夜现身。

雪女会带着许多孩子,不知从何处前来村落。

远野乡的孩子只要碰上积雪,就会跑去附近的山丘玩雪橇。“雪橇游戏”在孩子们的游戏中,也是数一数二有趣的。因此他们经常玩得太入迷,不小心玩到入夜。平常大人也不会多计较,唯独十五日的晚上,会警告孩子们:

“雪女要来了,快点回家。”

大人们总是如此谆谆告诫。但亲眼看到雪女的人,少之又少。

一百零四

小正月的夜晚有许多活动。

比方说“月见”,这是一种占卜。

先准备六颗胡桃,分别打开,变成十二个。把它们同时放入炉火中,再同时取出,排成一排。从右至左,分别代表正月、二月、三月、四月,以此类推。十二个半颗胡桃里,有些会不停地赤红燃烧。据说这些赤红的胡桃所代表的月份,满月之夜将晴朗无云。相对地,一下子就焦黑炭化的胡桃所代表的月份,满月之夜将乌云密布。而相当于风强月夜的胡桃,则会发出“呼呼”声,愈烧愈旺。

不管试验多少次,结果都一样。

整个村子无论哪一家来试,结果都相同。

非常不可思议。

隔天,村人会互道结果,共同商议。比方说,如果得到八月十五日的晚风很强的占卜结果,就决定这年的割稻工作要提早进行。

一百零五

还有叫作“世中见”的占卜。

和月见一样,是在小正月之夜进行。

稻米有许多种类,像是早稻、中稻、晚稻,用这些不同的米做成年糕,整成圆形,做成“镜饼”。把和镜饼原料相同种类的米平铺在膳台后,再将镜饼放置其上,盖上锅子。

就这样放置一晚,隔天早上查看结果。

取下锅子,将各个镜饼翻过来,如果年糕上黏附了许多米粒,表示该种类的米当年将会丰收。而沾上米粒少的,则会歉收。村人会依据占卜结果,决定今年要种植早、中、晚稻何种品种。

十四

远野的聚落,必定都有一户世家。

也就是那些被称为大同的人家。

这些大同世家,祭祀着叫作“屋内大人”(译注:原文作“オクナイサマ”〔okunaisama〕,汉字或作“屋内样”或“奥内样”。“样”为敬称)的神祇。

屋内大人的神像是雕刻桑木所制成。在雕好的木棒上画脸,以它为神体,套上中间挖了洞的方巾。神体穿过方巾的洞穴,以方巾为衣裳。这样的衣裳,会套上好几件。

算是神明的盛装。

正月十五日的小正月,所有小字的居民都会聚集在大同家,祭祀屋内大人。

此外,还有叫作“御白大人(译注:原文作“オシラサマ”〔oshirasama〕)”的神祇。

御白大人的神像也以相同的方式制作,同样在正月十五日,村人群聚祭祀。

仪式的时候,有时也会在御白大人的神像面部抹上白粉。

大同的人家一定都有个房间,只有一张榻榻米大。

这个房间叫座头房,是个无窗的阴暗小房间。

据说在这里过夜,就会遇到不可思议的事。

这里经常发生睡着的人枕头被翻过来的情形——所谓的“掀枕”现象。

有时甚至会突然被抱起来,或是从房间里被推出去。

在这个房间,人们完全不被允许安眠。

六十九

现在的土渊村,有两户家号为大同的人家。

山口的大同家长叫大洞万之丞,是入赘女婿。

万之丞的养母叫阿秀,是佐佐木祖母的姐姐。她年过八旬,现在依旧健朗。据说这位阿秀非常擅长使魔法。

比方说,她似乎能下咒杀蛇,或是让枝头上的鸟掉落,也经常做给佐佐木看。这件事,就是阿秀婆在去年的旧历正月十五日所说的。

从前。

某个地方住着贫穷的农夫。妻子早逝,有个美丽的女儿。

这个农夫养了一匹马。他的独生女极爱这匹马,每到夜里,都会去马厩和马睡在一起。然后,女儿和马终于——成了夫妻。

一天晚上,父亲得知了这件事。

马是重要的家畜,但毕竟是畜生。人和马不允许结合。父亲深为苦恼,烦恼之余,隔天早上瞒着女儿把马牵出去,吊死在桑树上。

当天晚上。

女儿发现马不见了,逼问父亲。父亲道出真相,女儿悲痛欲绝,跑到桑树下,抱着马尸的颈子哭泣。父亲见状,对这匹令女儿疯狂的马恨得不得了,回家抄了斧头,奋力斩下马头。结果——

马头带着紧抱住马脖子的女儿,倏忽飞上高天——

就此消失不见。

据说御白大人这个神明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以吊死了马的桑树枝雕刻而成的神像,就是御白大人的肇始。当时造了三尊神像。以桑枝根部雕刻的神像,是山口的大同——大洞家现在仍保存的御白大人,叫作姊神。以桑枝中段雕刻的神像,在山崎的在家权十郎这个人的家里。这是佐佐木的伯母嫁入的人家,但现在已经绝后,不知道神像流落何方。以桑枝尾端雕刻的妹神神像,据说在附马牛村。

八十三

这户山口的大同——大洞万之丞的家,格局与其他人家有些不同。

我将之画成图示。该家极为古老,玄关开在东南方。

家中有个保存古文书的藤条箱,据说取出箱中的文书浏览,就会遭到作祟。

七十一

说出这件事的阿秀婆,是位虔诚的念佛宗(译注:念佛宗为日本佛教的一个宗派,有净土宗、净土真宗等。提倡只要念佛即可前往极乐世界)信徒。

不过似乎与一般世人所说的念佛宗信徒大相径庭。她的信仰与寺院、僧侣毫无关系,只有在家信徒会一起聚会,信徒的数目也不多。有个名叫辷石谷江的妇人一样住在山口,似乎和阿秀婆一样笃信念佛宗。信徒会向相信的人传播信仰之道,但彼此严守信仰的秘密,即便是对父母、孩子,也绝对不会将仪式作法泄露出去。

也许她们的信仰应该视为某种邪教。

在阿弥陀佛的斋日,她们等到夜阑人静之后,把自己关在秘密的房间里,偷偷祈祷。算是地下念佛宗吗?

但她们经常施魔法、咒术,因此在乡里之间具有某种权威。

七十

据阿秀婆说,有御白大人的家中,一定都会共同祭祀屋内大人。

但也有些人家没有祭祀御白大人,只祭祀屋内大人。不过屋内大人的模样各家不同。

山口的大同,大洞家的屋内大人是一尊木像,但同样在山口,辷石谷江家祭祀的屋内大人却是一幅挂轴。

农田之家,也就是柏崎的阿部家,祭祀的也是木像。

饭丰的大同家没有祭祀御白大人,只祭祀屋内大人。

十五

人们相信祭祀屋内大人能得到许多庇佑。

土渊村大字柏崎的富豪农田之家,也就是阿部家,也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某一年,拥有许多水田的阿部家因为插秧人手不足,正在发愁。

抬头一看,天色似乎也不太妙。也许明天就会变天了。虽然想赶在天气恶化之前结束插秧,但就只差那么一点,怎么样都来不及。农田家的人一面赶忙插秧,一面抬头望天,喃喃说:

“只剩这么一点没种完,太可惜了。”

结果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童子,要求帮忙。虽然不晓得是谁家的孩子,但心意令人感动,小孩子虽然派不上多大的用场,但既然愿意助一臂之力,总是一桩美事,因此阿部家的人任由他随意帮忙。

没想到童子勤奋过人。

中午到了,众人歇息,也想请童子用午饭,却不见他的踪影。

众人讶异他消失到哪里去了,用完饭后,再次着手种田,结果童子又不晓得从哪里冒了出来,继续工作。插秧前的耙土工作,童子的手法是炉火纯青。童子就这样忙了一整天。工作大有进展,居然赶在那天以前完成了全部的插秧工作。

“啊,多亏有你帮了大忙,虽然不晓得你是哪一家的孩子,但让我们招待个晚饭,聊表谢意吧。请你务必要来。”

阿部家的人非常欢喜,邀请童子,然而天色一黑,童子又消失不见了。不管怎么找,都连个影子也不见。

众人无可奈何,回到家里,发现檐廊上沾了许多小泥脚印。

那脚印从檐廊进屋,然后走到和室。循着一路跟去,脚印竟在屋内大人的神坛正下方消失了。

“难道——”

众人想,打开神坛的门一看——

神像的腰部以下全部沾满了田泥。

一百一十

神乐舞的队伍,每一组都有一个木雕像,叫“权化大人”。外形很像狮子头,但有些不一样。

它极为灵验。

从前新张的八幡神社神乐组的权化大人,和土渊村小字五日市神乐组的权化大人在路上撞见,大打出手。当时新张的权化大人落败,失去一边的耳朵。因此新张的权化大人到现在还是少了一只耳朵。

因为每年都会在各村巡回舞蹈,每个人都看过。

权化大人似乎对灭火特别灵验。

有一次八幡神社的神乐组去附马牛村,天黑了还找不到地方下榻,正左右为难。众人迫不得已,向一户穷人家请求借宿一宿,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神乐组一行人将五升木量斗倒扣后,把权化大人安置在上面,便去休息。

就在众人全都沉睡的夜半时分。

忽然响起咬东西般“咔咔咔”的声响,把众人都惊醒了。

定睛一看,屋檐边角正起火燃烧。

而权化大人正在扑咬那火。

众人都目击了原本放在木量斗上的权化大人不停地跳起来咬火的景象。

据说有小孩头疼的人家,也常会请权化大人来咬孩子的头。

一百零九

盂兰盆节的时候,会举办雨风祭。

这时会用稻草扎出一个比人还要大的人偶,以和纸画上五官,贴在脸部,并用瓜做出阴阳不同的形状固定上去,以象征男女。接着把这人偶送到村境道路的分岔处,竖立在路旁。

送虫活动使用的稻草人更小,也没有这类装饰。

举办雨风祭时,会从全聚落选定“头家”(译注:也作“头屋”“当家”“当屋”。是负责辅佐神职人员主持祭祀和宗教活动的人家,以占卜或抽签从信徒之中择定)。村人聚集,彼此斟酒后,共同演奏笛子和太鼓,将人偶送到道路的十字路口。

用来伴奏的笛子里面,有叫作“洞笛”(译注:原文为“ホラ”,洞的意思)的。这是以桐木挖洞制成的笛子,人们高声吹奏着笛子,然后唱以下的歌词:

“祭祀二百十日的雨风哟。祭祀何方?祭祀北方。”

《东国舆地胜览》里说,在韩国,厉坛(译注:祭无祀鬼神之坛)也一定建在城北。这些应该都是来自于玄武神的信仰。

十六

祭祀金精大人(译注:原文作“コンセサマ”〔konsesama〕,原文后有一句说明其汉字的“应为金精大人”)的人家也不少。

金精大人的神体非常肖似御驹大人(译注:原文作“オコマサマ”〔 okomasama〕。原文后有一句说明其汉字的“汉字应作‘御驹’”)。御驹大人是东日本广受祭祀的神明,为马的守护神。村子里有许多御驹大人的祠堂。

人们会以石头或木头刻成象征男性生殖器官的形状,献给神明,但这样的风俗也日渐式微,现在似乎已经难得一见了。

七十二

栃内村的小字琴畑,是位于小乌濑川支流上游山涧处的小聚落,总共只有五户人家。琴畑地处村郊,与栃内村的中心相隔了二里之遥。

琴畑的聚落入口有一座冢。

冢上孤零零地放置着一座约莫人类大小的木雕座像。以前似乎是安置在祠堂里,但现在任凭风吹雨打。

它叫作神乐大人(译注:原文为“カクラサマ”〔kakurasama〕)

村里的孩童把它当成玩具,拖下来扔进河里,或是在路上拖行,尽情恶作剧,因此五官都已经被磨损得一片模糊了。

好歹也是受祭祀的神明,这样的待遇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但看到小孩子这样游戏,是不能加以责备、呵斥或制止的。据说制止孩童恶作剧的人,反而会遭到作祟而生病。其他土地也有这类喜欢与孩子游乐的神佛。神乐大人应该也是如此。

七十三

远野乡其他地方好像也有神乐大人的木像。

栃内的小字西内也有。

有人记得山口村的大洞以前也有。

但远野乡里,没有一个人信仰神乐大人。

它的神像雕刻很粗糙,也不清楚服装和头饰是什么样子。

如今已经无从得知它原本究竟是怎样的形姿了。

七十四

栃内的神乐大人,只有琴畑和西内的大小两尊。

据说山口也有,因此土渊村全境应该有三或四尊。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Remix,本站提供远野物语Remix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Remix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远野物语remix A part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 C part
热门: 乡野邪师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荆棘王 末日边缘 阁楼里的女孩 禁忌之地 龙符 特级乡村生活 四色狐 末日新世界 我本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