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野物语

上一章:初版序文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解说 《远野物语》正迎向解放之时 赤坂宪雄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题目 以下数字为各段编号

地势 一、五、六十七、一百一十一

神始 二、六十九、七十四

乡神 八十九

贺仓神 七十二—七十四

权现神 一百一十

家神 十六

屋内神 十四、十五、七十

马头神 六十九

山神 八十九、九十一、九十三、一百零二、一百零七、一百零八

神女 二十七、五十四

天狗 二十九、六十二、九十

山男 五、六、七、九、二十八、三十、三十一、九十二

山女 三、四、三十四、三十五、七十五

山中灵异 三十二、三十三、六十一、九十五

仙人堂 四十九

虾夷遗迹 一百一十二

坟冢与森林 六十六、一百一十一、一百一十三、一百一十四

姥神 六十五、七十一

旧址 六十七、六十八、七十六

古人 八、十、十一、十二、二十一、二十六、八十四

住宅样式 八十、八十三

家族盛衰 十三、十八、十九、二十四、二十五、三十八、六十三

迷家 六十三、六十四

前兆 二十、五十二、七十八、九十六

灵魂去向 二十二、八十六—八十八、九十五、九十七、九十九、一百

虚幻 二十三、七十七、七十九、八十一、八十二

雪女 一百零三

川童 五十五—五十九

猿猴精 四十五、四十六

猿猴 四十七、四十八

狼 三十六—四十二

熊 四十三

狐狸 六十、九十四、一百零一

鸟类 五十一—五十三

花 三十三、五十

小正月仪式 十四、一百零一—一百零五

风雨祭 一百零九

远古 一百一十五—一百一十八

歌谣 一百一十九

远野乡乃今日陆中上闭伊郡之西半部;群山环绕、地势平坦。依町村区划之新制,分为远野町、土渊村、附马牛村、松崎村、青笹村、上乡村、小友村、绫织村、鳟泽村、宫守村、达曾部村,共一町十村。近代以来,或称西闭伊郡,中古时期又名远野保。今日郡役所所在的远野町,人口众多,商业鼎盛。曾为俸禄一万石之南部氏的城下町,其城亦称横田城。往赴远野町,须搭火车至花卷站下,再横渡北上川,后循其支流猿石川向东深入十三里,方能抵达。乃深山中罕见之繁华地。据传,远野一带昔日为一方湖泊。尔后湖水缩减,形成猿石川,流至人烟处,自然而然便形成村落。另,谷间溪流汇入猿石川者甚多,俗称七内八崎。其中包括沼地或河谷,常见于奥州地名。

远野之城镇位于南北河川汇集处,昔称七七十里*。彼时,交易货物自七个溪谷、各七十里深处汇聚于此。每逢市集,皆有成千马匹、上千人潮之盛况。群山中以早池峰最为秀丽,位于北方附马牛深处。另有六角牛山矗立于东方。石神山则位于附马牛村与达曾部村之间,高度略逊于前二者。相传,远昔曾有女神携三女来此高原,夜宿今日之来内村伊豆权现神社。临睡前,母神道:“今夜谁做了吉梦,就赐予她最好的山。”深夜,灵花从天而降,落在姐姐胸前。小妹醒来发现,偷偷取来放在自己胸口,故得最秀丽的早池峰。姐姐二人各得六角牛山与石神山。此后,三位年轻女神便各自在山中住下,并管辖所属至今。据称远野女子因忌惮女神妒恨,至今仍未敢靠近(*:此处一里指小道,即坂东道。另,一里五六町)。

据传群山深处住有山人。栃内村*和野人佐佐木嘉兵卫年逾七十,仍健在。年轻时某次入山打猎,远远看见岩石上有一容姿美丽、肤色白皙的女子,正在梳理乌黑长发。此人向来胆大,顺势举枪射击,女子中弹,应声倒地。趋前一看,发现其身材高挑,散开的长发甚至长于身高。为留作日后证据,此人便割下她些许头发,束成环状,置于怀中。随即踏上归途。未料,途中睡魔袭来,困意难挡,只得在路边不惹人眼处假寐片刻。正于半梦半醒之间,见一高大男子趋近,伸入自己怀中,取走发束,随即不见踪迹,此时忽然醒转,想来应是所谓山男(*:指土渊村大字栃内)。

山口村有一户主人名唤吉兵卫,某日前往根子立山采伐竹枝。后欲扛起已捆毕之竹枝前行时,倏忽,有风飒飒吹过竹林。定睛一看,却见自竹薮深处走来一容姿艳丽、长发乌黑之年轻女子,行走于竹林上方,朝此方前来。身后背负一幼儿,乃用藤蔓捆就。女子身着世间寻常条纹衣物,然以多种树叶补缀裙裾之褴褛。女子腾空,若无其事地走近男子,通过男子面前后,便不知去向。男子惊惧之余,忧烦成疾,长久卧病。据说近日已撒手人寰。

欲自远野乡赴沿海之田滨与吉利吉里等地,古来即有笛吹岭之山道。由山口村往六角牛山方向入山,路程最近。然近来穿越此山岭者必逢山男山女,使人心生畏惧,因此,行人渐疏。尔后,于境木岭方向另辟蹊径,并于和山设有驿站。此道虽需多行二里以上,但现今旅人皆取此道。

远野乡至今仍称豪农为长者。青笹村大字糠前*某长者之女不知被何物莫名掳去,多年不见踪迹。同村有猎人入山打猎,见一女子,因心生恐惧,欲举枪射击,却听女子急称:“这岂非某某大叔?别开枪!”猎人吃惊,仔细一看,认出乃村中长者之女,问道:“为何身在此处?”方知其多年前被某物所掳,现今已成其妇。生下多子,却被丈夫尽悉吃下。如今孤身一人,恐需终老于此。顾其安危,催促猎人尽速离去,并叮嘱务必守密。猎人惊恐万分,未及问明其住所,便逃之夭夭(*:糠前指糠森之前的村子。糠森与各地之糠冢相同。远野乡名为糠森、糠冢之地甚多)。

上乡村有一民女入山拾栗而未还。家人以为命丧山野,遂以其枕为其替身,举发丧礼。两三年过后。某日,同村有猎人进入五叶山腰,于巨岩后洞窟内巧遇该女,二相大惊,问道:“何以身在此山?”女子曰:“入山后被恶人强掳至此,虽欲逃跑返家,但毫无可乘之机。”再问对方何许人也?答:“看来与常人无异,唯身形甚长,眼神稍凌厉而已。虽生数子,皆因形貌不似丈夫,或被食被杀,无一幸免,不知所终。”再问:“果真与我人等无异?”女子答道:“装束皆为世人之常,仅眼睛颜色略有不同。”其同类四五人一市间*来此一至二回,商谈之后便即离去。吃食皆由外携入,足见彼等亦上街市。言及此,告知丈夫或即将归来。猎人闻之,甚为惊恐,速速返家。此事距今已有二十余载(*:一市间指远野地方市集与下一个市集之间的时间。一个月有六次市集,故一市间约为五天)。

本地女子与孩童黄昏外出时常遭遇神隐,此事与外地无异。松崎村寒户某民家有年轻女子独留草鞋于梨树下,神秘失踪逾三十载。某日,亲戚友人于其家中相聚,却见女子面容老朽,形销骨损而归。问道:“如何得以归来?”女子答:“因思念众人深切,因此归来。既已得见,就此告别。”再语毕,复不见踪迹。犹记当日狂风肆虐。是故远野乡人每逢强风飒飒,便云:“今日风势强劲,宛如寒户婆婆即将归来。”

老人菊池弥之助少时曾以马匹驮运为业。此人以擅吹笛闻名,每逢连夜赶马,常吹笛而行。某淡月之夜,欲与众人穿越境木岭前往海滨,又取出笛子尽情吹奏。其时恰恰途经名为大谷地之处。该地山谷纵深,白桦茂密。下方之沼泽湿地芦苇丛生。此时,谷底忽有人高喊“妙哉”,众人闻之,大惊失色,四散奔逃。

此人曾入深山采菇,并搭建小屋,留宿此间。某夜,自远处传来女子之惊叫声,不觉胸中惴惴不安。及至归家,方知该夜同一时辰,胞妹已为其子所杀。

十一

此女家中仅有母子二人。唯其子娶妻后,婆媳不睦。儿媳常回娘家,久滞而不还。某日媳妇于家中闲卧至午间时分。其子突然说道:“岂容尬尬继续活命?今日非杀了她不可。”语毕,取出巨大割草镰刀,开始磨刀霍霍。看其样态,似非戏言。老母一一细说分明,频频致歉,却丝毫不为所动。媳妇见状,亦起身泪眼相劝,仍不改初衷。见母亲有遁逃之意,遂紧锁前后门户。母曰:“需如厕小解。”其子便自门外持便器入内,命母就地解决。直至向晚,母亲死心断念,蹲于屋内大地炉旁,一味哭泣。子手持已研磨锋利之大镰刀,趋近母亲,对准左肩挥刀砍下。未料刀锋陷入炉上火架,未能砍下。此时母亲之哭叫声已为深山中的弥之助于所听闻。之后,再自右肩砍下,母犹存一息,尚未死绝。村人闻声而至,相偕制伏其子,并即刻通报交予警方。彼时警官手持警棍之时代。男子被押解而去,其母已血流如注,见状犹仍替其求情,曰:“我死而无憾,唯请饶恕吾儿孙四郎。”众人闻之,无不动容。孙四郎于押解途中仍挥舞镰刀,追杀巡查。故被视为疯癫,之后获释返家。至今犹存命,居于乡里。

十二

土渊村山口有老人名唤新田乙藏*,人称乙爷。年近九十,已病入膏肓,不久人世。乙爷时常叨念自身熟知远野乡往昔典故,愿于存命中讲述与谁人听。却因老病而体臭,无人乐意侧近听闻。举凡各地官吏贵人之传记、家族世代之兴衰、昔日流传种种歌谣,乃至深山传说,又或者山人物语等,唯此老者知之最详(*:乙爷已于明治四十二年初夏病殁,实在可惜)。

十三

此老人独居山中数十星霜。原本出身富裕,却于少时家道中落、财产散尽。是而看破世俗,于山岭间筑小屋而居,兜售甜酒予往来旅人以糊口。有一驮运业者待此翁如父,与之甚为亲笃。收入稍有余裕,老翁便下街市买酒畅饮。身着赭色毛料外套,头戴红巾。酒醉便在街市中,或跳或舞而归,巡查亦不予以非难。老朽后方还归故里。贫不胜言,其状可悯。子女皆赴北海道,独留老翁一人。

十四

每一部落必有一久居此地之世家,称大同,负责祭祀屋内神。此神像乃削桑木,并于其上刻画面容而成。于四方布巾中央开一孔,从神像头上套下,作为衣裳。正月十五日,小字民众齐聚于此酬神。另有白样神。此神像以相同方法制作,乡里之人亦于正月十五集结祭拜。仪式以女子化妆用之白粉涂于神像面部。凡大同之家,必有一帖榻榻米大小之房室。夜间寝于此者,多有诡谲遭遇。枕头被翻转,乃为常事,或有被不明之人抱起丢出室外者。凡此,皆不得安眠。

十五

供奉屋内神者可多得福分。土渊村大字柏崎有长者阿部氏,乃村中之大地主,人称田圃之家。某年插秧时节,人手不足。一日,观天色后揣想隔日天候必不佳。口中叨念着:“非得留最后一小块吗?”此时,忽有一矮小童子现身,曰:“我也来帮忙。”便任其于田中农作。午间时分,欲使其用膳,却遍寻不着。顷刻,复又归来。终日辛勤耕田耙地,当日便告完工。家人对小童说:“虽不知你何许人也,今晚请来用饭,聊表谢忱。”然日暮后又不见踪迹。待返家,见长廊有细小泥泞脚印,一路延伸入屋,直达于神龛之前。家人满心狐疑,最后开启神龛门扉,诧见神像腰部以下满是田间泥浆。

十六

祭拜金精神者亦不在少数。此神之神体甚似御驹神。村里间神社众多。多供奉木石雕制之男根状物,然今已不复昔日荣景。

十七

乡里间代代相传之世族豪门多驻有座敷童子。此神多为十二三岁之童子,时常现身于人前。土渊村大字饭丰有人名唤今渊勘十郎,家中读高校之女,近日休假归来。某日,于长廊间遇见座敷童子,大吃一惊,确为男童无误。同村山口佐佐木家之母亲,独自于家中做针线活,忽闻邻室有纸张沙沙作响。该房乃主人之寝室,彼时正远赴东京。母亲察觉有异,开门查看,却空无一物,便又回房入座。不消片刻,又有人频频发出鼻音,想来应是座敷童子。往昔即有传言座敷童子居于此人家中。据称此神常驻之家,富贵如意。

十八

座敷童子亦有童女。山口孙左卫门同为山口之世代旧家,长久以来便传闻此人家中有两名童女神。某年,同村某男自街市返家,途经留场桥畔,巧遇两位面貌姣好之陌生女孩。女孩面带忧思,迎面走来。某男问道:“你俩从哪里来?”女孩答曰:“从山口孙左卫门家来。”再问:“往何处去?”又答:“某村某人家。”该某居于距此稍远之村落,至今仍为当地富农。此人闻之,揣想孙左卫门家业恐自此衰落。果真,不多时日,主仆二十余人皆因食毒菇,一日之内死绝,独留七岁稚女。该女亦垂垂老矣,且膝下无子,已于近日病殁。

十九

孙左卫门家种有梨树。某日,梨树四周丛生未曾见之蕈菇,家中男众便议论吃是不吃。末代之孙左卫门闻之,出言制止。未料一人言:“举凡菇类,只消放入水桶中,以去皮之大麻茎部搅拌后食用,便无中毒之虞。”众人听信其言,家中众人竞相食之。唯七岁之稚女,是日外出游玩,午间忘记返家用膳,因而逃过此劫。主人意外猝死,山口家惊慌失措。此间,远近亲戚接踵前来,或云生前有此借贷,或称有该约定,将家中财物一扫而空,连味噌之类亦不放过。是而,本村创村之富豪世家便于一夕间家破人亡,灰飞烟灭。

二十

发生如此凶变似有诸多前兆。众男仆以三齿锹翻搅、耙取储存之草料时,见一大蛇。众人不听主人劝诫,将之扑杀。后于草料下方发现更多蛇蠢动欲出。众男役悉数扑杀,以此取乐。后因不知将蛇尸弃置何处,遂于屋外掘洞掩埋,做一蛇冢。据传死蛇数量惊人,畚箕铲起之次数,不知凡几。

二十一

前述孙左卫门为村中鲜见之学者,常自京都订购和汉典籍耽读之。犹记此人有异人之称。相传欲与狐狸亲近,以求富贵之术,先于庭中筑稻荷神祠,后亲自上京恭请正一位神位而返。自此,每日必亲自供奉一枚油豆腐于祠寺前,恭谨祭拜。尔后,狐狸渐渐解除戒心,连此人靠近也不遁逃。据说尚可伸手抚摸其首。往昔村中药师堂守堂人便曾屡屡笑谈:“我佛啥都无须供奉,便较孙左卫门之神更有庇佑也。”

二十二

佐佐木氏之曾祖母因年老亡故。入殓当夜,亲族聚集家中厅堂,并于该室就寝。亡者之女因疯癫而被休回娘家,是夜亦在亲族之中。当地有忌讳丧期之中,炉火熄灭之风俗,故由佐佐木之祖母与母亲二人看守于大地炉两侧。母亲将炭笼置于身旁,不时添加炭火。忽闻家屋后方传来由远而近之足音,一看,竟是新丧之老妪。老妪生前伛偻,为防衣服下摆拖地,常折起一角,缝于前方,种种形貌皆与现下所见相同,连身着之条纹衣物亦与生前无异。见状,尚不及出声,老妪已走过火炉旁二女身边。未料裙裾擦过地上之炭笼,圆形炭笼随之喀啦喀啦滚了几圈。佐佐木之母颇有胆识,回首目送亡者脚步,见其正朝众亲属睡卧之室走去。此时疯女高声叫唤:“老祖母来啦!”众人闻声而醒,无不惊慌失措。

二十三

上述亡者葬礼前夜,即亡后第十四日,众亲友前来诵经,直至午夜方休。临去时见一老妪坐于门前石上,脸面朝外。由其背影可辨识为亡者无误。因所见者众,遂不疑有他。然其有何未了之执念,遂终究不得而知。

二十四

诸村名门世族之家皆称大同,肇因大同元年自甲斐国移住此地而得名。大同乃田村将军征讨之时代。而甲斐为南部氏先祖之本籍。莫非后人将二者传说混为一谈?

二十五

大同之祖先初来乍到时,正值岁末年终。迎春之门松方挂好一边,已是大年初一。是而,今日家家户户为求吉祥,每逢新年结标绳时,仍惯常将一边之门松横伏于地。

二十六

阿倍氏于柏崎地方有田圃家之称,乃此地之名门望族。先祖中有善于雕刻者,远野乡一带之神像、佛像,多出自此人之手。

二十七

闭伊川源自早池峰,为流入东北方位之宫古海域之河川。此川流经之域称下闭伊郡。远野町有池端家,其先祖往赴宫古之后返家时,行经此川之原台渊附近,受一年轻女子委托信函一封。曰:往远野町后方之物见山,山腹有一沼池。行至此处,只消拍手,收信者便会现身。此人虽应允对方请求,仍不禁于途中左思右想,惶惶不安。此间,恰有一行脚僧路过。展信阅毕,说道:“若携此信前往,难保不大祸临头。且待贫僧为汝重书一封。”书毕交付。后持此信前往该处,并依女子所言,拍手示之,真有年轻女子现身取信,并以一小小石臼作为谢礼。说:“置一米粒于其中,便可碾出黄金。”借此宝物之力,此人日渐富裕。可叹其妻贪婪,一次放入过多米粒,石臼自转而不止,最后滑入水洼之中,消失不见。此水洼乃主人日日清晨供奉于石臼之水所形成。尔后,形成一小池,至今仍见于其家近侧。池端之姓氏相传便由此而来。

二十八

最初于早池峰开掘山路者为附马牛村某某猎人。此乃远野南部家移住此地领国后之事。据称,彼时当地尚无入此山者。此猎人开挖山路至中途,便于山腹间筑临时小屋而居。某日,用火炉烤年糕食用之际,忽见屋外有人走过,频频窥视屋内。仔细一瞧,竟为一高大之光头男子。男子入内,状甚珍奇地注视烤年糕。终于按捺不住,伸手取食。猎人因恐惧,便也主动递上。对方将年糕悉数吃尽,方心满意足地离去。担心他次日又来,猎人将状似年糕之二三白石混入其中,置于炉上烘烤,直至火烫。正如所料,光头男子今日又来,一如昨日,伸手取食。年糕吃尽后,又将白石放入口中。只见一入口便大惊失色,旋即冲出小屋,不见踪迹。尔后,据传有人看见光头男子坠于谷底,已气绝身亡。

二十九

鸡头山乃矗立于早池峰前之险峰峻岭。山麓之乡里又称为前药师。据说有天狗居住于此,故登早池峰者绝不借道此山。山口的跳户家主人与佐佐木之祖父为青梅竹马。此人天不怕地不怕,曾拿伐木之大斧割草,或用割稻之镰刀掘地,少时,净干些鲁莽疯狂之事。亦曾与人打赌独自攀登前药师山。以下乃归来后所言之事。彼时山顶之巨岩上有高大男子三人,面前满是金银财宝。见男子趋前,便回首瞪视,眼露凶光,极其可怖。男子辩称独登早池峰,未料迷途至此。答曰:“若然,应可送你一程。”领头而行,直至山麓近处,命男子闭眼,依其指示伫立原地片刻。再睁眼,异人已迅速消失无踪。

三十

一日,小国村某某男子上早池峰伐竹。忽于茂密地竹之间瞥见一身形硕大之男子,正席地而睡。以地竹编制之三尺长草鞋脱于身旁。据说其仰躺于地,鼾声大作。

三十一

远野乡民家之子女,年年多有为异人强掳者。特以女子居多。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Remix,本站提供远野物语Remix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Remix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初版序文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解说 《远野物语》正迎向解放之时 赤坂宪雄
热门: 永生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华丽的丑闻 神级天才 头条恋情 网游之进化战场 夏夕绾陆寒霆 射雕英雄传 系统让我去算命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