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野物语remix》解说 《远野物语》正迎向解放之时 赤坂宪雄

上一章:远野物语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参考文献/相关文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京极夏彦的《远野物语remix》,我忽然心想:《远野物语》也许正迎向解放。但究竟又是从什么解放呢?如此喃喃的瞬间,我发现视野霎时被一片乳白色的幽暗所覆盖,周章狼狈。这对手很难缠。《远野物语remix》不是可以用寻常方法对付的。

回想起来,《远野物语》这本小书,命运极为数奇。一直以来,它被好几重难以看见的咒缚五花大绑。比方说,光是探究它的作者是谁,就仿佛有什么从根本开始动摇。一般来说,众人都相信它的作者就是柳田国男,但这个前提有多么不证自明呢?我有些存疑。对于《远野物语》,我极为多疑。

口述者远野人佐佐木喜善,是否也占有作者资格的一席之地?喜善并非单纯的当地民俗口述者。况且《远野物语》并非随意搜罗远野当地民间故事与传说的书籍。它是极混沌的、“现在的事实”与“当下发生的事”的故事聚合,同时又过于深刻地烙印着喜善这个人格的痕迹。换言之,没有喜善这名口述者,《远野物语》不可能成立。

总之,明治四十三年(一九一○)六月,《远野物语》的初版以自费出版的形式发行了三百五十本。因此《远野物语》从诞生之后算起,已有一百年多一点的历史。《远野物语》有时会被奉为“民俗学发祥的纪念碑”,然而现实中,可以说它一直被日本的民俗学敬而远之,毋宁是一本被烙上遗忘印记的书籍。不,我说得更细致一点好了。柳田以后的民俗学,一直回避着民俗学若是脱离文学,能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这个严肃的命题,隐蔽或抑压着这个问题,而寻求自身存在的证明。《远野物语》显然三番两次以杰出文学作品的身份被重新挖掘,每一次都获得众多的读者,不知不觉间晋升为“现代的古典名著”。明治末年出版时,怀着最热烈的共鸣阅读它的,并非岛崎藤村(译注:岛崎藤村〔一八七二—一九四三〕,明治及昭和时期的小说家、诗人)及田山花袋(译注:田山花袋〔一八七一—一九三○〕,明治及大正时代的小说家。与岛崎藤村同为活跃的自然主义文学家)这些自然主义(译注:避免理想化,直视并描写现实的文学思潮。日本文学的自然主义发展于明治后期,着重于告白自我内在心理或动物性的一面,真实描写平凡人生)流派的作家,而是泉镜花(译注:泉镜花〔一八七三—一九三九〕,明治及大正时代的小说家。文风神秘浪漫),这一点也耐人寻味。镜花在题为《远野奇闻》的散文中,提到“读到一本有趣的书”,并说“此书以鲜活笔致,记录陆中上闭伊郡有一远野乡,由当地人所述此一深山幽僻之地的传说异闻怪谈。我要刻意强调鲜活二字,否则妖魔鬼怪岂得如斯活跃”?镜花完全将《远野物语》视为一部杰出的文学作品,予以肯定。并说透过《远野物语》,不仅可以得知“事之奇”“物之妖”,更能感受到当地的风光、风俗、草木之特色。也就是说,由于《远野物语》是一部杰出的文学作品,因而侵犯了民俗学的领域。还有,三岛由纪夫(译注:三岛由纪夫〔一九二五—一九七○〕,昭和时期的小说家及剧作家。有许多出于古典主义美意识的作品)也曾关注横亘于民俗学与文学间这复杂而诡奇的关联。

话说回来,诞生之后历经百年岁月,也许现在《远野物语》正迎向了动荡的季节。京极的《远野物语remix》等书,一定会成为象征此一转换期的著作,为世人所记忆。它的出版是在《远野物语》诞生之后百余年,也是柳田逝世五十年之后(也因此著作权消失了),这虽是当然,但绝非偶然。这本书明确地揭示作者为“京极夏彦×柳田国男”。这样的宣示,与著作权的束缚消失绝不可能无关。

再一次,《远野物语》悄悄地迎向解放。从什么解放?暂时可以说,是名副其实地成功晋身“古典”殿堂,摆脱了腥臭的“世俗”束缚,得到自由。

京极的《远野物语remix》是一部缜密却轻盈的精心之作。Remix(重混),这是个陌生的字眼。根据维基百科(Wikipedia)的解说,这是一个音乐名词,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现在牙买加,后来于纽约兴起的迪斯科风潮中普及开来。它并非文学领域的术语。总之,重混是将录音于许多音轨的既存的乐曲重新组合,或是进行各种加工,创造出该首曲子的新版本的手法之一。由此衍生出来的手法,有加上新的音符,或追加、改变编曲的演奏,或去除原版的一些部分以积极制作新版本,等等。

从重混这样的原意来看,一定能恍然发现《远野物语remix》所采用的策略,正是为了让《远野物语》在现代复苏的周全重混手法。它绝非单纯的《远野物语》白话译本或现代文译本,而是插入新的语言,调换讲述的顺序,部分剔除原版内容,重新组成的崭新版本。不容否认,《远野物语remix》具有运用这些重混手法,来创造出二○一三年版《远野物语》的企图。这毫无疑问,是对《远野物语》提出的大无畏批评与挑战。原作者逝后五十年这个事实投下了意想不到的阴影。对京极这样的尝试,应该不会再有人为此哗然,斥其为不敬、毁谤。《远野物语》已经挣脱了咒缚。

京极夏彦这个作家对此应该是有所确信的。毋宁应该说,《远野物语》本身其实就是重混的产物。柳田显然是将佐佐木喜善那些漂流的故事(喜善自己把它们当成鬼故事)重混,创作出《远野物语》这样一部未曾有人目击的故事集。柳田所选择的文体极为奇妙。至少读到《远野物语》的远野人,绝不可能把它视为当地的故事。当然,它也远远地脱离了喜善口述的水平。那种不可思议的拟古文式的独创文言文体,是一种精巧的重混产物。

回过头来看看镜花怎么说。他说这本书,“以鲜活笔致,记录陆中上闭伊郡有一远野乡,由当地人所述此一深山幽僻之地的传说异闻怪谈”。《远野物语remix》这部作品,可以说是柳田以他的笔(文体)将喜善的口述重混之后的作品《远野物语》,再由京极夏彦这名作家以他的笔(文体)加以重混,创造出来的另一部《远野物语》。

总而言之,《远野物语》自诞生之后过了百年,正要脱离过往的文学/民俗学复杂扭拧、纠葛难分的解释与阅读的脉络,变得无限自由。京极与他的《远野物语remix》,喜悦而自豪地伫立在此一转换期的开端。玉石混淆的解读时代揭幕了。正因为如此,《远野物语remix》必须作为一部纪念碑,记忆在人们的脑海中。

下一部重混版《远野物语》会出现在何处?那不一定会是语言的织物。也许会是影像、舞蹈,甚或其他?……

(本文作者为日本民俗学家)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Remix,本站提供远野物语Remix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Remix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远野物语 下一章:《远野物语remix》参考文献/相关文献
热门: 安德的游戏 我真没有暗示你 质量效应第2卷:升天 都市之最强狂兵 伯恩的背叛 伽利略的苦恼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二号首长 樱树抽芽时,想你 移动迷宫4:致命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