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阴历三日

上一章:朔月阴历一日 下一章:宵 月阴历七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七十一

在远野地方,说到三峰大人,指的就是狼神。

三峰大人祭祀在旧仙台领(译注:指江户时代仙台藩的领地。藩厅在陆奥国仙台城,藩祖为伊达政宗。领土范围约为现今岩手县南部至宫城县)的东磐井郡衣川村。

每当遇到坏事、灾难,而不知道是何者所为时,三峰大人便会为人指点迷津。只要借助此神的神通力,即使有多名嫌犯,也能厘清究竟是何者所为。

委托神明时,需要举行仪式。首先由两名近亲前往衣川,暂借神体。

依据通例,神体是个小盒子,但有时是御币(译注:即币束,神道教中祭祀用的币帛。以竹枝或树枝夹起纸条或麻布条而成)。神体要迎至委托者的家中,不过从神社运送到家里的途中,最忌污秽。手捧神体的人要小解等的时候,一定要让另一个人捧着。稍有不敬,就会遭到报应。人们相信,如果捧着神体却不慎跌倒,就会被狼吃掉。

迎来神体后,安放在内厅祭祀。入夜后熄掉家中灯火,轮流一个个前往漆黑的房间祭拜。如此一来,就能知道做坏事的是谁。

前年,栃内和野一个叫佐佐木芳太郎的家里有棉绞纱被偷了。

应是村里的人所为,也有几个嫌犯,却苦无证据。毕竟棉绞纱上不会写名字,看不出是不是自家纺的线。

因此村人决定一起请示三峰大人。

村人到佐佐木家集合,献上供品,一面祭拜,一面等待入夜。

在场的人里面,有个妇人从一开始模样就不对劲。她面色苍白,表情僵硬,合掌的手还颤抖不止。不久后,太阳西下,祭拜的时间到了,却不知为何,只有那名妇人无法前往内厅。众人或是斥骂,或是鼓励,她却坚称不能去。众人强逼她去祭拜,她才勉强站起来,然而膝头颤抖得太厉害,无法行走。众人硬要把她拖去,结果妇人当场倒地吐血。

妇人献上的年糕也沾了鲜血。

村人判断不必逼她进内厅,神意也已经显现,断定就是那名妇人所为。

村人责备妇人,但也因为是村子里的事,不愿意闹得太大,便要她把赃物归还失主了事。女人当天便将赃物交出,得到了村人的原谅。

七十二

这件事稍早之前。

住在绫织村小字山口的濑川春助,也在去海边的时候遭了小偷。

他被偷走了现金八十圆。因为濑川也不想闹上警察,便向三峰大人祈祷开示,结果很快就揪出了窃贼,事情得以不必闹大。

明治四十三年,土渊村小字本宿一户姓留场的人家失火烧掉时,也是怀疑有人纵火,请求三峰大人开示。因为隔壁聚落的人嫌疑重大,因此两个聚落的人集合在一处祭祀。然而那一次神明却没有显灵,犯人没有现身。

这表示并非纵火,而是单纯的失火吧。

七十三

每一次祭祀完三峰大人,都必须立刻请回神明,送至衣川。这是规矩。

有户人家疏忽了这规矩,一直没有将神体送回去,置之不理。

结果那户人家的马一夜之间全被狼咬死了。

三峰大人也是狼神,因此也会有这样的报应。

十五

绫织村驹形神社俗称御驹大人,祭祀的是苍前驹形明神,神体是石神。信徒都会供奉形状如男性阳具的石头。

这座神社的由来极为奇妙。

事情发生在从前,五月插秧的时期。

全村的年轻女人都出动去插秧,这时一个行旅装扮、背着孩子的人路过村子。

女人们不经意地一瞧。

发现那人背上的孩子竟没有口鼻。头上包着红头巾,但脸部一片平滑,非常不可思议。

女人们讶异地看着旅人经过,只见旅人一路走到御驹大人的所在处,停下来休息。

有人说旅人死在那里。

也有人说是丢下孩子离开。

据传驹形神社就是那时成立的。

不过那孩子是什么人、后来怎么了、为何非在那里建神社不可,就不得而知了。

十六

从土渊村前往小国村的立丸岭山顶,有棵上面雕刻有阳具的大树,在从前,它也是石神。

这座山岭流传着阐述金精神(译注:金精神为日本崇拜阳具的民间信仰。神体多为肖似阳具的天然石头、树木,等等)由来的民间故事。

不过似乎还有许多地方的石神拥有极类似的传说。

土渊村小字栃内的和野这处地方的石神是一根石棒,就竖立在农地中央。据说这石神能治女性腰痛。

不过对于农地主人来说,这根石棒很碍事。它不仅妨碍农作,成天有人来膜拜也很麻烦。有一次,地主打算把这根石棒拔起来丢去别处,因此挖掘石棒根部,没想到挖出了数量惊人的人骨。地主害怕作祟,把骨头埋了回去。结果石棒到现在依然竖立在农地上。

挖掘石棒根部,竟挖出人骨的例子还有别的。

小友村的虾夷冢就是一个例子,据说绫织村还有其他两个例子。

十三

前往宫守村小字中斋的路旁有一尊石神。

据说是乳神。应是能保佑产妇顺利泌乳。

传说在过去,有名尼僧不知何故,变成了这尊石头。

至于是因为什么样的经纬而变成石头,并未流传下来。

七十四

土渊村小字山口的南泽三吉,家里的屋内大人(译注:原文作“オクナイサマ”[okunaisama],汉字或作“屋内样”或“奥内样”)是一幅佛画挂轴,上头的图样几乎就像是阿弥陀佛。不过传说看了这幅挂轴眼睛会瞎掉,因此没有人可以看它。

大同家也有一样的挂轴,但还有一尊木像的屋内大人。南泽家只有挂轴而已。

不过据说两家都还附有另一幅挂轴,写着“南无阿弥陀佛”。

某天晚上,南泽家遭了小偷。

宵小趁夜深时分潜入客厅,将财物放入大箱背起,准备逃跑。然而却不知为何,手脚突然动弹不得。小偷就这样以背着箱子的姿势,僵固在客厅直到早晨。天亮以后,南泽家的人发现小偷,大吃一惊,但仔细一看,那小偷竟是街坊邻居。家人要他放下赃物快滚,不予追究,但无奈小偷无法动弹。

他既无法放下箱子,也无法走动。

众人都讶异是怎么回事,忽然留神一看,发现佛坛的门打开着。

家人认为这是神明的旨意,在屋内大人前供上灯火,要小偷为自己的罪行忏悔。小偷诚心致歉,四肢才总算恢复了自由。

这是距今八十年前的事。

七十七

远野有许多人家祭祀御白大人(译注:原文作“オシラサマ”[oshirasama],无汉字),这种神明有个广为人知的由来。

不过每一块土地流传的内容似乎都有微妙的差异。

附马牛村也流传着几种版本,以下试举一例:

天竺一名富翁的女儿嫁给了马。

富翁恨极此马,遂将其宰杀,剥皮之后挂在松树上。

女儿前往挂了马皮的松树下,思恋马而哭泣。

结果悬挂在枝头的马皮对那哭声起了反应,自行飞动,落下来裹住女儿的身体,飞上天去了。

远野镇上流传的版本又不同:

以前某个乡下地方住了一对父女。

女儿嫁给了马。父亲盛怒不已,把马绑在桑树下杀掉了。

女儿悲痛欲绝,剥下死马的皮,用那皮造了小舟,操着桑木做成的船桨出海去了。

但女儿仍哀痛不已,最后终于悲伤至死,尸身漂流到某处海岸。

传说从那艘马皮舟和女儿的尸首冒出来的虫就是蚕。

土渊村一些地方流传的版本,又有些不同。

直到父亲杀马的部分都一样。

女儿看到父亲杀了马,悲痛已极,说:

“事已至此,我不能继续待在这个家了,但我会安顿好爹往后的生活再离开。春季三月的十六日早上,请爹在黎明起床,看石臼里面。里面的东西应该可以养活爹。”

然后便随着马的尸首一起飞上天了。

到了那一天,父亲照着女儿说的看石臼,发现里头冒出许多有马头的白色小虫。父亲用桑叶喂养那虫,据说这就是养蚕的开始。

七十九

远野地方的御白神祭典,主要在正月十六日举行。

唯有此神,祭祀一事称为“游乐”。

像是山口的大同家,祭日当天,该户人家的御白大人的众养子会从各地带着大镜饼(译注:做成扁平圆状的年糕,因肖似镜子,故称镜饼。一般大小两个重叠在一起,拿来供奉神明)前来。清晨,从幽暗的内厅佛坛取出熏得漆黑的旧箱子,由该户人家担任斋子(译注:イタコ[itako],日本东北地方的巫女,能降灵为死者或远方生人发声。属于巫觋宗教[Shamanism]系统。因有别于日本神道教之巫女[miko],故译为斋子)的老奶奶亲手打开,取出一年只有这一天能见光的神明。被取出的御白大人由集合而来的养女和妇女穿上崭新的红花染布,并施以一年一度的化妆。头部要扑上白粉,但如果家里没有白粉,养子也没有带来,有时也会把米粉溶入水中,代替白粉涂抹。

御白大人换好衣裳,头部抹上白粉后,便被摆饰在神坛上。

接着用养子带来的镜饼做成红豆麻糬,供奉神明。养子们也会一起分享这些红豆麻糬。御白大人特别喜爱红豆食品。

供奉完红豆麻糬后,就进入御白大人的游乐时间。

斋子老奶奶慢慢地拿起神体,使其游乐。

唱着自古流传的御白大人游乐的歌曲,令御白大人活动。

这些歌曲先是陈述神明的由来,告慰神明,然后由会唱的女孩合唱一些短的段落。

妙音讲·妙音讲·妙音讲之神,没什么了不起——

七代都变瞎子吧——

这歌词与紫波郡一带流传的几乎相同。

御白大人游乐结束后,众人便可任意行动。养女们让御白大人在房间里游玩,最后拿到地炉旁,用双手旋转,各自占卜往后一年的凶吉。

也就是接受此神特有的启示(译注:御白大人的原文为“オシラセ”[oshirase],语源据说有可能来自于通知、启示之意的“お知らせ”[oshirase])

八十

据说山口的大同家祭祀的御白大人,原本是从山崎的作右卫门这户人家分来的。

这里的御白大人是三姊妹,其中一尊在柏崎的长九郎那里。长九郎是阿部家的人,因此应该是传说中帮忙耙地的四尊御白大人当中的一尊。

山口的大同家自古就有屋内大人。那是一尊高约二尺的木像,据说也是大师神。这户人家惯例会在每年正月十六日为这尊屋内大人涂上白粉,因此很自然地也同样为后来的御白大人涂抹白粉。

七十五

御白大人的神体基本上是两尊。

一般是男女一对,一个戴乌帽子(译注:日本古代成年男子所戴的袋状高帽子)、一个圆头,或两个圆头这样的组合。

有不少御白大人,男神的头雕刻成马头形,这应该是更古老的形态。里面也有些男神是马头,而女神是垂发,头上只刻了尖尖的兽耳。

值得注意的是,被视为此神由来的传说故事,与神明外貌的关系。传说中登场的角色是马和姑娘。

此外,整体来说,御白大人的神像是愈新的愈大。

其中甚至有长达一尺到一尺二三寸(译注:一寸约三点零三厘米)的神像。老神像多半较短,而马头的御白大人大抵上都形态短小。

七十六

御白大人的神体数目,从传说等来推测,当然应该要是一对,但四尊或六尊的情况也不少。

气仙的盛町附近,有户人家甚至有多达十二尊御白大人。

二户郡净法村寺,野田的小八这户人家,家中的御白大人是三尊。除了男女一对之外,还有一尊小儿形姿的神体。就像这样,有各种例子,不过各村落的草创之家——被称为“大同”的人家所流传的御白大人,似乎都是两尊。

由此推测,应是分家后形成的人家,因为某些理由而做了新的神像,并愈做愈多。

土渊村的草创人家据说是土渊村五日市的北川家,但现在已经断绝了。这户人家的御白大人是两尊。分家的火石北川家是四尊,再分家的北川家则有六尊神像。

本家的神体已经遗失了,但火石北川家的四尊里面包括了马头形状的神体。而火石北川分家的六尊神体全是圆头。

传说曾经帮忙耙地插殃的柏崎阿部家祭祀的御白大人是四尊,一尊是马头,一尊戴乌帽子,剩下的两尊是圆头。应是男女一对,共两套吧。高度都是五六寸,雕刻手法原始,但上头的相貌魄力十足。那马头看起来甚至像是龙头。

七十八

御白大人被视为养蚕之神,但绝非只是如此。

它也被视为护眼之神,或治愈妇女疾病的神明,以及儿童之神,受到信仰。

远野地方一有小孩出生,就会请邻近的御白大人收为养子,是为了孩子平安长大。

又,当妇女胸腹绞痛时,有时男人会去请来御白大人,祈祷痊愈。

二户郡净法寺村一带,斋子在降神时也会使用御白大人。

东磐井郡也有相同的风俗。

八十三

亦有许多人相信御白大人是狩猎之神。

土渊村一户姓菊池的猎人家里,有一卷代代珍藏的卷轴。

祖传的卷轴里记载了九样猎人的秘密道具:金弹银弹、虎鱼、御白大人、三途绳、五月端午的艾草和菖蒲,还有女人的毛发等。

卷轴中还说:

出门狩猎前,必先手持御白大人祭拜之。御白大人所指之方位,必有收获。

八十四

松崎村小字驹木的真言宗福泉寺住持佐佐木宥尊,是附马牛村的大出人。住持说大出一带,也有许多人将御白大人视为狩猎之神。

过去猎人在外出打猎前,一定会先向御白大人祈祷,请神明指示今天该前往哪个方向的山林打猎。

占卜的方法,是双手夹捧神体,摩擦并旋转,然后前往神体的头部所指示的方向。马头的话,指示的方位更为明了。很像这个国家广为流传的占卜游戏“舔舔神的纸捻钩”(译注:江户时代的一种游戏,据说是在揪出某个行为[比方说放屁]是谁做的时候所进行的仪式。做法是众人围坐成圈,将纸捻子弯曲成钩状,双手揉搓着,并唱“舔舔神是诚实的神,是谁做的,是谁做的,指出来”,唱完时纸捻钩指向谁,谁就是犯人)

从这些地方来看,该地区似乎将御白大人解读为“启示神”(译注:见七十九注)之意。

据说即使是现在,在决定胎衣要埋在深山何处时,有些人仍会请示御白神的旨意。

八十五

土渊村大字饭丰的今渊小三郎说,有时候御白大人也被称为“钩佛”。

正月十六日的御白大人游乐之日,会进行占卜,预知当年的吉凶好坏。请示神谕时,就和舔舔神的纸捻钩一样地旋转御白大人。透过指示的方向,可以预知许多事。

从前大人也会透过这些方法来得知神意,但现在主要只有小孩子在做。

在今渊家,前些日子的正月,众人也才围在暖炉矮桌旁玩得不亦乐乎。

八十六

舔舔神的纸捻钩是日本各地广为流传的游戏。每个地方玩法应该都大同小异,但在远野地方,主要是用来揪出放屁的人是谁。

孩子们会围坐成一圈,中央坐着一个人。此人将弯成钩状的茅草或胡枝子的茎夹在双手中,一边搓揉一边念念有词。当念完的时候,捻钩前端所指示的人,就是放屁的人。不管有没有说中,被指到的人都要负起放屁的责任。

当然只是游戏。

念诵的词句如下:

南无三无三(或臭死人了),

舔舔神之钩,

是真实之钩,

是谁放的屁?他放的屁。

快快指出放屁的人。

不过通常在念诵纸捻钩游戏的词句之前,大概就知道放屁的人是谁了。即使不知道,也可以从神情举止看出来。在中间主持仪式的孩子因为知道犯人是谁,会抓准时机操作捻钩的方向,因此捻钩的头自然会指向对的人。

所以虽是游戏,却能占卜出犯人。

八十一

这是附马牛村竹原家老翁所述之事。

竹原家也有御白大人,但这户人家的御白大人只知道吹毛求疵,却没什么保佑。

简而言之,有一堆禁忌。

一下说不能吃鹿肉、一下说不能吃兽肉,啰里啰唆管很多。

因为太烦人了,有一次家人煮了一锅御白大人禁止食用的鹿肉,把御白大人扔进滚滚沸腾的锅里骂道:

“臭家伙,过来吃鹿肉吧!”

结果御白大人立刻从锅里跳出来,掉进了火炉里。

家里的人都吓坏了,捡起神体供奉到佛坛上。

竹原家失火的时候,这个御白大人也自己飞出屋外,没被烧掉。所以这尊御白大人现在还供在家里——竹原老人说。

气仙的上有住村的立花家也有御白大人,这户人家的神也很挑剔。

立花家有个禁忌,如果吃鹿肉会变歪嘴巴。

家人打破禁忌吃了鹿肉,果真成了个歪嘴人。

家里的人大怒,说神居然敢这样对人胡来,简直荒唐,再也不祭祀它了,把神体扔进了河里。然而御白大人没有漂走,反而逆流流了上来。立花家的人见状惊恐不已,捞起神体带回家,再次祭祀,并诚恳地膜拜谢罪。

但据说歪掉的嘴巴还是没有恢复原状。

八十二

御白大人禁止人们吃鹿肉的例子不少。

一个住在海边大槌町的人,家里也有御白神,他吃了鹿肉,成了歪嘴。他大为困扰,求助于斋子,才知道作祟的不只是自家的御白神,连远野的御白神也在作祟他。因此那人甚至跑到山口的大同去祭拜。据说佐佐木喜善的母亲就看到过那个人。

栃内一个姓留场的男人四十多岁,靠贩马维生。

他家也祭祀着御白大人,但有人听到他神气地宣称:

“我吃了一大堆鹿肉,嘴巴还是好端端的。”

换句话说,禁忌本身还是有的。

相反地,听说火石一个姓高室的人吃了鹿肉,结果发疯了。高室家也有祭祀御白大人,所以应该有禁忌。他后来也是求助于斋子,请斋子代他虔诚地敬拜,据说后来就获得原谅了。

五十七

鳟泽村一户姓笠之通的人家祭祀着权现大人。

权现大人是每个神乐舞团各别祭祀、形似狮子头的木雕像。

小正月(译注:即阴历正月十五)的夜晚,该户人家会请来村子的年轻人表演神乐。

每次这个权现大人都会失控,想要离开受祀的坛位跟着一起舞蹈,无法制止。每回表演神乐,权现大人都会跑来大厅,疯狂舞动。

年轻人都束手无策。

因此有时也会先把这尊权现大人请入土仓库,确定关好门,然后再表演神乐。

五十八

附马牛的驿站有一座新山神社。

明治维新前后,有一次新山神社的祭典之日,有来自远野八幡大人的神乐舞团一行人前来,献上神乐。

当晚,八幡的权现大人寄宿在附马牛一户姓山本的人家。山本家也是村里表演神乐舞的人家,因此内厅的凹间安置着该户人家的权现大人。于是远野的八幡神乐团将他们的权现大人安置在旁边,令其安歇。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拾遗,本站提供远野物语拾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拾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朔月阴历一日 下一章:宵 月阴历七日
热门: 苍黄 定婚耳环 仇恨的证明 最终杀场 寂灭天骄 我的微信连三界 后备干部 诡道诀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诡盗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