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 月阴历七日

上一章:三日月阴历三日 下一章:十三月阴历十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百〇三

土渊村山口火石住着一个老人高室勘之助。他在明治末年,以八十三岁的高龄逝世。这是他中年时候的遭遇。

当时高室在海滨地区以送货为业。

那天高室正从大槌海滨送鱼货回来,来到叫作山落场的溪谷上方,不经意地往下一看,发现山谷间有一小块平地,上头铺满了摊开的草席。好像正在晾草席。

居然在这种地方晾草席,太奇怪了。高室心想,把马系在山峰上,前去一探究竟。这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然而他费尽千辛万苦下去瀑布一看,却什么都没有。东西都收起来了,连一片草席也不剩。

这是高室的孙辈说的。

一百〇二

明治末年。

土渊村栃内大楢一个退伍军人大楢幸助到六角牛山去割草。他进入深山,来到一处从未到访的陌生溪谷。

大楢倒抽了一口气。

不是因为那是个未知之境,而是因为那处溪谷的每一棵树木都挂满了为数惊人的衣物。有人在晾衣服。大楢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名巨汉,两三下便把晾晒的衣物收拾干净,一眨眼就走下山谷,不见了。

这是大楢本人说的。

一百〇四

大正初期。

有个人在从鳟泽村前往稗贯郡谷内的山路途中发现一只大草鞋。

草鞋以竹条编织而成,长达六尺,极为硕大。

而旁边的竹丛里,有个红脸巨汉正在熟睡。

人们说那应该是山男。

目击巨汉的那个人,当时年约五十。

一百

某天,一个青笹村的村人到六角牛山去剥椴树皮。

结果冷不防有人从后方叫住他。他惊讶地回头,看见一名身高可能高达七尺的巨汉站在那里。巨汉看到那人剥树皮的灵巧动作,似乎甚为佩服。

巨汉问剥下来的树皮要做什么。

椴树皮有许多用途。那人心想不假辞色似乎不太好,便提心吊胆地说出用途。

结果巨汉说:

“我也来帮你剥。”

然后开始帮忙。

巨汉折草似的轻松折断椴树,并剥下皮来。那实在不是常人办得到的。

很快便剥好足够的量了。那人说已经够了,巨汉便停手,这回指着旁边正用火烤着的年糕,要求:

“给我一点。”

那人点点头,巨汉便毫不客气地伸手,接二连三把年糕吃得一干二净,满足地说:

“啊,好吃。”

然后他问:

“明年这时候你还会再来吗?如果你来了,我再帮你忙。所以你也要再拿年糕来,如何?”

那人很害怕,为了杜绝后患,便说他明年不会再来了。没想到巨汉说:

“那么某月某日的晚上,你要捣三升年糕,放在你家门口。这样我就送你家一年份的椴树皮过去。”

那人担心如果拒绝,不知道会遭什么殃,无奈答应,与巨汉道别了。

到了隔年约定的日子。

那人捣了三升年糕,分成小年糕,摆在膳台上,放在檐廊附近。

夜深时分,庭院传来“咚”的一道巨响。隔天早上一看,庭院里堆着约两匹驮马量的椴树皮,年糕则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两代以前的家长遇到的事,后来每年到了约定的日子,也都一定有椴树皮送来。当然,该户人家也会每年供上年糕。

据说现任家长小时候还有椴树皮送来,但从某一年开始,就忽然断绝了。即使年年供上年糕,也再没有椴树皮送来。

据说这三十年间都没有。

一百〇一

这不是远野的故事,而是二户郡净法寺发生的事。

因为很类似,因此顺带记下。

事情发生在距今七十年前。净法寺村宇野田有个人某天上山办事,途中碰上一名巨汉,也说要上山,两人便结伴同行。

巨汉不停地问:

“你身上背的是什么?”

巨汉似乎不是对行李本身,而是对那人当成便当带来的年糕好奇得不得了。没多久,巨汉便开始要求:“虽然不晓得那是啥,但让我舔一口吧。”那人告诉他:

“这是年糕。”

巨汉便说:“一点就好,分我一些吧。”那人没办法,只好分给他,巨汉非常开心,吃了年糕,然后问:

“你们家的田已经整地了吗?”

那人回答说还没有,巨汉便说:

“那我帮你,某月某日夜里,你捣上三升年糕,和一把三齿锄一起放在你家田埂上,我去帮你整地。”

那人一开始觉得害怕,但渐渐觉得有趣,便答应了他的要求。

到了约定当天。

那人捣了年糕,拿到田埂上放着,一整夜纳闷着究竟会如何,隔天一早便去探视情况。

三齿锄还在原处,但年糕消失得一干二净。

田地完全整好了。但似乎没有区别田界,整个翻耙,连田埂都不见了。

后来,那人也三番两次遇到那名巨汉。

虽然变成了类似朋友的关系,但据说每次上山,都会被索求年糕,令他感到有些吃不消。

巨汉再三叮咛那个人说:

“我是个好人,但我老婆是坏人,你可千万别被她看见。”

一百〇五

大正初期。

松崎村小字驹木有个孩童,在西内山遇到一名巨汉。

据说是收割萩草季节的午后时分。

那名巨汉穿着当地人常穿的一种木棉衣,是袖子呈三角形的短工作衣(译注:此种衣物原文为“ムジリ”[mujiri],无汉字)。此外,他的肩上搭着一只像是藤蔓编成的包包,里头有许多蠕动的蛇。

孩童吓了一跳,躲进路旁的草丛,缩起身体。

男人也许没发现孩童,匆匆忙忙经过前面离开了。

据说男人经过时,孩童吓得几乎昏死。直到男人不见,他才一路奔逃回村子。

这是正月游戏的夜晚,从年轻人那里听来的事。

一百〇六

这是大正二年冬季发生的事。

当时土渊村栃内的猎人菊池荣作住在山上,打猎生活。

菊池当时还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在早池峰附近的附马牛村大出的山中搭了小屋打猎。

有一次菊池打完猎,准备返回小屋,靠着林间洒下的微光前进,眼前突然冒出一名巨汉。

那名巨汉双眼圆睁,眼珠子炯炯发亮,注视着菊池,然后盯着他就这样准备离开。

菊池会感到讶异也是当然的。

他开口问对方:

“你要去哪儿?”

那人直率地回答:

“我要去牧场小屋。”

巨汉分开如丛林般密生的树木,深入山林消失了。瞬间菊池以为他是牧场小屋的看守人,但冬季期间牧场小屋是关闭的,无人看守,冬季应该也没有人会去那里。

佐佐木喜善和这位菊池荣作是朋友。这件事也是佐佐木从菊池本人那里听说的。

佐佐木询问那名巨汉的衣着,菊池说:

“天色昏暗,看不真切,但应该是麻料工作衣,提个藤蔓编成的包包。”

佐佐木又问,巨汉大约有多高?

菊池回答:

“这个嘛,应该有五六尺高吧。年纪跟我差不多。”

一百六十六

这是最近的事。

宫守村一群修行者登上早池峰山,进行走山(译注:修验道的修行者巡回山中灵场,诵经、献经等等的修行)

一行人从附马牛口上山,来到山顶上的龙马场。

这时他们看见六七名背着风袋(译注:一种类似长筒状幡旗,一边收底的袋子)的巨汉,从南向北经过山顶。这群巨汉身形魁梧,背着的风袋也大得异样。

就在回程的时候。

下山前天就黑了,众修行者在黑暗中迷失了路途。山中一片漆黑,一群人分不清东西南北,正走投无路时,发现前方半空中出现一团光。那光就像在引路一般,飘浮着照亮一行人的前方。

多亏了那光,一行人成功下山走到叫作空之坊(译注:原文作“カラノ坊”[karanobo])的地方。

不久后,月亮露脸,四下变得明亮,那团光也就消失了。

一百二十

远野町的老翁政吉以前住在土渊村,是个猎人。

这是政吉三十五六岁时的事。

年轻的政吉有一次在琴畑深处一个叫小厚落的陡峭崖地(译注:崖地原文作“ガロダチ”[garodachi],意为高耸的悬崖)吹鹿笛,结果忽然有人从后方将他推落。

摔落的政吉因为太惊吓了,连呼吸都停了,并且全身结结实实地撞击在地上,因此好半晌无法动弹,只是躺在那里,但他认为这样下去会没命,便勉强自力爬上悬崖,好不容易才回到同伴所在的小屋。

当时同伴的老猎人严厉地告诫政吉说:

“猎人常会在山里遇到那样的事,但绝对不能说出去。”

据说那一带是山男山女行经之路。

一百一十五

这是大正二年秋天的事。

一名住在金泽村的老猎人深入白见山打猎。他沉迷于追捕猎物,不知不觉间入夜了。他急忙下山要回家,却在经过溪谷的时候——

眼前忽然冒出三根熊熊燃烧的蜡烛。

猎人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因为这景象实在太奇异了。

三根蜡烛逐渐靠拢,倏地合成一根巨大的蜡烛。猎人正自诧异,火焰烧得更旺了些,从火舌冒出一张披头散发的女人脸庞——

诡异地笑了。

后来的事,老猎人似乎不记得了,但他一直到过了夜半,才又恢复了神志。他说这应该是狐狸所为。

这是这个地方的区署长小林说的,他表示是在金泽村亲耳听见的事。

一百一十六

这是明治末年的事。

土渊村小字野崎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前川勘右卫门。

前川在山落场搭了间临时小屋,住在那里收割茅草。入夜以后正要休息,结果听见紧临小屋的后方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

啊哈哈哈,据说声音笑了两次。

是老人家的声音。

前川在白见山看见过成团掉落在地上的女人头发。颜色是红色的。据说这个地方的猎人经常看见这类落发。

一百一十一

前些年,住在栗桥赤柴(译注:赤柴原文为“アカスパ”[akasupa],无汉字)的猎人到白见山打猎时,被大雨困住了。猎人进退维谷,雾也渐渐浓了,终于无法下山了。

猎人无可奈何,靠在树下过了一晚。

天亮之后雨停了,天空也逐渐放晴,猎人准备打道回府,跨出步子的瞬间,竟滑落到极深的山谷里。因为浓雾和下雨,加上天色漆黑,他没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地势崎岖的地方。

因为没受伤,他想要回去,却碰上前方有个异样的女人走了过来。女人身上的和服破烂褴褛,头发也披散结块,双脚赤裸,但确实是人类。

猎人感到害怕,情急之下用猎枪瞄准对方,但——

女人竟是冲着他笑。

猎人怕了起来。

但对方是人。他觉得不可以射杀一个人。

好几次他都想要开枪。但想归想,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猎人无法扣下扳机,一面保持距离,一面观察,这时女人忽然飞也似的冲了出去,消失在山谷深处。

猎人后来听说,那应该是小国村的疯女人。

那个女人在四五年前离家后,便下落不明,很多人都说应该就是她。但如果是她,又怎么会在白见山?

人们做出种种臆测,但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不是那个女人。

一百一十八

这是明治二十四五年的事。

小槌有个人称釜渡勘藏的,到热浪山(译注:原文作“カゲロウの山”,カゲロウ为热浪、热气之意)打猎,搭了临时小屋住在那里。

一晚,一阵强风吹过,突然变成了暴风雨。

有东西被风吹来,勾在小屋上。或者说,感觉更像有一只鸟飞过来伫立在那里。

勘藏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那东西对着小屋里的勘藏唤道:

“嗳嗳。”

说是小屋,也只是简陋的临时小屋。那个东西就停在小屋上头的横木上。勘藏虽然疑惑那是什么,但也许他生性大胆,也不害怕,随口应了声:“噢。”

结果那东西问:

“嗳,是东还是西?”

勘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一下。

结果那东西再问:

“嗳嗳,是东还是西?”

勘藏莫名其妙,说:

“哎哟,哪有什么东西南北?”

紧接着他塞了两颗子弹到枪里,看准声音的方向击发出去。

那东西“啊”地惊叫一声,在溪谷间制造出巨大的回音,似乎摔落下去了。

隔天天气好转,勘藏下去河谷寻找,但据说什么都没有找到。

一百六十四

有时在深山搭小屋过夜,小屋附近的森林会传来大树被砍倒般的声响。

这叫作天狗倒(译注:原文为“天狗ナメシ”,ナメシ的语源不明。此种现象称为“天狗倒”“空木倒”)

在远野地方从事山林工作的人,据说每一个人都听过。

一开始是斧头砍树的声音。

隔了一段时间,接着是树木崩裂倒下的声音,连树倒时刮起的风,都会传到听见声音的人那里。能感到树倒时扑来的风。

隔天前去查看,却没有任何一棵树倒下。

此外,有时也会听到咚咚咚、咚咚咚的鼓声。

有人说那是狸子在敲鼓,也有人说是天狗的鼓声。

据说听到这种声音,接下来两三天,山上一定会刮起狂风下起暴雨。

一百一十七

这是直接从土渊村小字野崎的佐佐木长九郎那里听说的。他年五十五六岁。

有一次,佐佐木带了几个人上白见山砍树,搭了小屋住在那里。伐木作业长达好几天。

一天晚上,佐佐木在山谷溪边洗米,发现隔了一个峡谷的地方不断地传来伐木声。人们不会在夜间伐木,所以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便侧耳细听,没多久却听见树木倒下的声音。

佐佐木一下子怕了起来,回到临时小屋,正要进入小屋的瞬间,有人用撕裂般的厉声大吼:

“站住!”

佐佐木吓破了胆,冲进小屋,小屋里的人也都吓得面无血色。

这是明治末年的事。

九十八

远野的一日市,有户叫万吉米屋的人家。

据说以前是极兴隆的富家。

这户人家的家长万吉,某年冬天到稗贯郡的铅温泉去疗养。

不知道第几天的时候,万吉正优哉地泡澡,这时传来开门声。

泡汤疗养的客人不多,因此他转头看是谁来了,却是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而且那人身材极高大。

万吉正觉无聊,便与男人攀谈。

男人也爽朗地回应,两人一下子就亲近起来了。

两人聊着无伤大雅的气候等话题,万吉自报姓名,问对方的名字,男人说:

“我是天狗。”

男人鼻子并不高,不过脸很红,体格也极魁梧。

万吉被勾起兴趣,问:“天狗大人居住在何处?”

“我居无定所,在出羽的羽黑山、南部则是严鹫早池峰等群山之间来来去去。那你呢?是哪里人?”

被问到住处,万吉坦白地说出自己是远野人。男人闻言很开心:

“这样啊,你是远野人啊。我也会去五叶山和六角牛山,所以时常经过远野一带,也从天上看过远野,但在那儿没有朋友,所以不曾多做停留。对了,往后就上你家吧。”

万吉说,虽然没什么东西可以款待,但请务必光临。

“嗳,不必张罗,多给我几口酒喝就行了。”

男人哈哈大笑说。

那名巨汉在温泉待了两三天后,对万吉说:

“后会有期。”

然后离开了。

一年后。

冬季某一天,有人敲打万吉家的门。开门一看,来访的竟是那位天狗。这出其不意的访客令万吉哑然。

“我刚从早池峰来,正要去六角牛山。”

天狗说。

“不过一刻左右就回来,今晚可以借宿一宿吗?”

然后天狗也不待回答,便说:

“我去去就回。”

随即走出大门。一刻就是两小时,单程不到一小时,实在不可能去得了六角牛山。万吉正这么想,没想到不到两小时,天狗真的回来了。

天狗说:

“六角牛的山顶积雪意外地深。我想就算我这么说,你们也不会信,所以摘了这树叶回来。”

然后天狗出示一束竹柏枝。

六角牛的山顶确实长着竹柏。但从远野的镇上到六角牛山顶,单程应有五六里(译注:一里为三点六至四点二公里)。而且现在是冬季,山区被积雪所覆盖。竟能在一小时之内爬到竹柏生长的地方,这不是人类办得到的。

完全是神佛之力。

万吉米屋的家人们都惊讶极了,深为尊敬,依约端出大量的酒款待。

天狗也开怀畅饮。

隔天早上,天狗说要去出羽的鸟海山,离开了。

从此以后——

天狗每年都会来拜访万吉一两次,过夜再走。每次万吉都会让他尽情喝个够,但天狗说:

“总是白喝你的,也太过意不去。”

临去之际,都会留下若干光钱。光钱就是文钱。万吉说,感觉上天狗与其说是在前往别处的途中顺道过来坐坐,更像是想要喝酒才过来。也许天狗很享受与万吉的交流。

天狗的拜访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有一次他说:

“万吉啊,我似乎天寿已到,也许往后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这就当作我的遗物,你收着吧。”

然后脱下身上款式如狩衣(译注:现今日本神官所穿的服装款式。原为平安时代的贵族日常服、镰仓时代以后的贵族、武士礼服)的衣裳,交给万吉。

据说这是天狗最后一次来访。

从此以后,天狗再也没有现身。

而天狗的衣裳,现在仍保存在万吉米屋家里。

只有每一代的家长在继承交接时,可以看到一次。

但也有人大力拜托,看到实物了。

据说那是一件如夏衣般轻薄的衣物,几乎看不出缝合处。然后上面有个大大的图案,但看不出是什么。

九十九

远野街上的某户人家,也有祖传的天狗衣裳。

那是一件类似和服衬衣“襦袢”的窄袖衣物,质地轻薄,很像细麻纱布。颜色是青色,袖上织有十六瓣的菊花花纹,胴体部分有葫芦形状的图案,其中点缀着相同的菊纹。此外,这户人家还有据传是天狗赠送的木屐,一样是传家之宝。

这些是从前与这户人家有亲交的清六天狗这个人所穿的衣物。

根据传说,清六天狗是花卷一带的人。

虽然并未留下他相貌奇异或身量高大的说法,但他似乎具有异能。他并非所谓的天狗,而是人们都叫他天狗。好像是修验道的僧侣。

清六天狗在攀登早池峰山等地的时候,总是比别人晚出发。当其他人总算爬到山顶时,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赶过他们,等在那里了。

“你们怎么这么慢!”

他会这么笑着说。

清六天狗嗜酒,总是随身带着小葫芦。据说那葫芦不论倒进多少酒都不会满出来。此外,他一定都带着生锈的钱币,买酒时都用那钱币支付。

据说他的口头禅是:

“我就是万物之王。”

清六天狗的幺孙现在仍住在花卷附近。附近的人都管他们家叫“天狗之家”。

最近,这天狗之家的女儿堕入风尘,搬进远野的茶室生活。这个女人不管夜间门户锁得多森严,都能溜出街上。她会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在街上漫游,偶尔跑进别人家的苹果园采水果吃,引以为乐。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拾遗,本站提供远野物语拾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拾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三日月阴历三日 下一章:十三月阴历十三
热门: 死了七次的男人 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长眠不醒 绝世飞刀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七侯笔录(笔冢随录) 换日箭 冰火魔厨 华音阁·十二月花 女巫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