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待月阴历十七

上一章:十六夜阴历十六 下一章:居待月阴历十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二十九

猿石川流域有好几处水潭。

鳟泽村的阿锅渊也是其中之一。

据说这是阿曾沼家支配这一带时的事,因此是古早以前的事了。当时鳟泽村的领主侧室里有个叫阿锅的,生得很美,又是个才女。

鳟泽村的领主在某次战事中阵亡了。

阿锅一听到夫君战死的消息,便抱着幼儿,追随夫婿跳水而亡。

从此以后,母子沉没的水潭便被称为阿锅渊。

阿锅渊的中央一带,有一块巨大的白色岩石。有人看过一名身穿白衣的妇人在那岩石上梳头发。

也有人说,看到她的身影,就会发生洪水。

距今二十五年前也发生过洪水,当时也有两三人看到白衣妇人。

三十二

远古的时候。

桥野的中村地方有一片大沼泽。

沼泽里住着大蛇。大蛇经常捕食住在附近的村人。

不管被吃掉多少人,无力的村人也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候,田村麻吕将军因怜恤困苦的村人,前来消灭了大蛇。

村人害怕大蛇死后作祟,建了祠堂祭祀它的尸首。

那就是现在的熊野神社。

神社前有棵老杉树,据说以前有个习俗,会将雕刻成大蛇头形的木头面具悬挂在它的树干上。

流经神社前方的河川,因为田村麻吕将军曾在那里清洗斩杀大蛇的大刀,因此被命名为太刀洗川。

三十四

虽然不在远野乡,不过闭伊川流域有一处叫腹带渊的水潭。

从前。

水潭旁有一户人家。不知何故,那户人家连续有三人患了急病。家中多达三人病倒,令家人焦头烂额,这时一名老妇人不知从何处来访。老妇人说,府上有人生病对吧?被陌生人说中,家里的人都很吃惊。老妇人接着说:

“两三天前,你们在前院杀了小蛇对吧?有人害病,就是这个缘故。”

这么说来,确实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因此家人更为惊异,聆听老妇人接下来的话。

“那小蛇是水潭之王的使者。”

老妇人说。

“水潭之王想要这户人家的第三个女儿当媳妇。大王就是派小蛇当使者来转达此意的。”

家人极为惶惑。老妇人说,第三个女儿已经被看上了,不管怎么样,都会被水中的魔物抓走。

听到这话,女儿惊吓过度,就这样病了。

结果——不可思议的是,女儿卧病的同时,先前病倒的三个人一下子全好了。然而女儿的病情迟迟没有好转。和先病倒的三个人不同,一旦被水潭之王看上,就注定要变成这样吧。女儿药石无效,在家人照顾下也不见起色,没多久便死了。

家人都很悲伤,但认为既然女儿横竖会嫁给水潭之王,不管埋葬在哪里,尸首都会被夺走,便趁夜把她埋在水潭旁边,准备了空棺,办了假的葬礼。

隔了一天,到埋尸的地点一看,不出所料,女儿的尸首不见了。

果然被水潭之王夺走了。

因为有这样一件事,每到这个女儿的祭日,哪怕只有三滴,也一定会下雨,而村里的人也有所顾忌,不让孩子们去水潭玩水。

此外,娶了这个女儿当媳妇的腹带之渊的大王据说是第三代。被第二代大王相中的,是甲子村一户姓小通(译注:原文作“コガヨ”[kogayo],无汉字)的人家的女儿。

三十

小友村小字上鲇贝住着一个叫浅仓源次郎的人。现在的家长也姓浅仓,但对于该户人家,人们都和地名一样称上鲇贝。

这是上鲇贝家全盛时期的事。

上鲇贝家很有钱,也有不少用人,其中有个名叫阿仙的下女。

阿仙有个刚出世的孩子。她得照顾襁褓中的孩子,还得帮佣,当然应该忙得不得闲,然而阿仙却不知为何,每天都会到大宅的后山去。虽然不知道她去做什么,但总之她就是会上山。

没多久,她又一次上了山,就这样再也没有回来。

不管等上多久,人都没有回来。婴儿思念母亲,饿得哭叫。因为太可怜了,有人背着孩子去到山脚边。也许是认为母亲听到孩子的哭声,就会下山来。虽然不知道阿仙上山有什么事,但总是有母子之情吧。但如果有旁人在,也许她会起戒心而不肯现身。

因此那人把婴儿轻轻地放在地上,退开一段距离观察。

阿仙果真现身,为孩子哺乳。

但婴儿一喝完奶,阿仙又上山去了。找也找不到人,也没办法把她带回去。上鲇贝家的用人没办法,只好每天轮流把婴儿抱到山脚去。阿仙偶尔会现身哺乳,但有时不会出现,又过了几天,终于完全不现身了。

但孩子还是想去,用人也认为或许阿仙会出现,因此明知道白费工夫,还是继续抱婴儿去,然而某一天,远方传来阿仙的声音说:

“我已经成了蛇身。所以就算是自己的亲骨肉,看到人就会想吃。万一吃掉自己的孩子,就后悔莫及了,而且我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别再把孩子带来了。”

抱婴儿去的人怕了起来,逃了回去。

从此以后,孩子也不再思念母亲了。

从这天算起二十天后。

降下大雨,狂风大作,发生了洪灾。

上鲇贝家也未能幸免,水流过主屋和小屋之间,就像条河川。

蛇身的阿仙乘着那水,从山上下来,流入小友川。随着浊流顺河而下的大蛇来到冰口渊时,变回了原本的女人模样。但也只有短短的一瞬间,阿仙的身影一下子就沉没到水底了。

从此以后,那座水潭就被称作阿仙渊。

阿仙待过的山,被取名为蛇洞。

据说蛇洞现在还留有那次洪水形成的小沼泽。

那么应该也不是多古老的事,住在同村的松田新五郎说。

二十五

松崎村小字登户的水潭附近,有一户姓里屋的人家。

紧挨这户人家前方,有一条猿石川。家近河川虽然方便,但这距离实在太近了。而且也许是地形的缘故,水位只要稍微升高,屋子立刻就会淹水。里屋家的人都为此苦恼不已。

饱受水害之苦的主人,有一天到河边祝祷说:

“河川大王,河川大王,如果你让这条河绕到别的地方去,我就把我的独生女嫁给你。”

结果。

隔天早上醒来一看,河川不见了。

四下张望,可以看到猿石川就在远方。一夜之间,河川改道了。那条可恨的河远离家门口了。

主人欣喜不已。然而他的欣喜,也在一瞬之间烟消雾散。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说要把女儿嫁给河川大王的诺言。由于没料到会一语成谶,主人心痛极了。虽然不知道河川大王是何方神圣,但对方的力量甚至足以改变河道。这约定是非守不可的了。主人烦恼不已,绞尽脑汁。

最后他心生一计。

那天。

主人等待下女到河边洗衣。

洗衣是在水潭进行。下女毫不设防,就像平常一样下去水潭开始洗衣。

主人悄悄逼近她的背后,冷不防将她推入水潭。也许他想要用下女来代替女儿,或是以活人献祭,希望河川大王就此放过。

下女沉入水中,但又浮了上来,站在水潭正中央,表情狰狞地骂道: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诅咒男人!等着瞧吧,此后你家再也没男丁!”

然后就这样没入深渊。

从此以后。

这户人家即使生了男孩,也绝对活不过二十岁。

这是伊藤直接从里屋家的人那里听来的。

二十六

松崎村的桥场一带,住了一个人叫德弥,靠贩马为生。

某天发生大洪水,河川泛滥,大水一路灌到他在登户的家来。德弥心想这样下去太危险,便去到外头恳求说:

“河川大王,河川大王,我把女儿献给您,请让河水避开我家吧。”

结果大水一下子就绕过德弥家,流往别的方向去了。

虽然千钧一发捡回一命,德弥却懊悔不已。因为他只是情急之下随口说说,完全没有要把爱女交出去的意思。把女儿献给河川大王,等于是杀掉女儿。

德弥苦思该如何是好,正在盘算计策,这时两名女乞丐前来乞讨。似乎是一对母女。

德弥问起女儿年纪,说是十八岁,跟德弥的女儿同年。

德弥想到可以拿她当替身献祭。

这时德弥说出事情始末,低头恳求两人。不知是同情德弥,还是厌倦如浮萍般漂泊的日子了,母女答应了德弥的请求。

德弥很开心,当晚召集了许多村人,大开宴席。触怒河川大王,对村子来说也是攸关生死的问题,因此全村盛情招待那对母女。

隔天。

母女在村人送行下,前往叫作药研渊的水潭。

母亲先入水,然后从水里伸手拉女儿的手。

但女儿迟迟没有沉下水。应是尽管答应了,但还是眷恋人世吧。

然而最后女儿还是沉入水底深处,不见踪影了。

河川大王没有生气,但乞丐的女儿一直作祟,直到后世。

德弥家生下来的女儿,没有一个活过十八岁的。

三十五

从远野的城镇前往花卷的爱宕山山脚,有一座祠堂叫卯子酉神。

这座祠堂旁边的小池塘,池畔生长着单叶的芦苇。

这座池塘在过去是个大水潭,也住着水潭之王。水潭之王偶尔会在虔诚信仰的人面前现身。

据说只要向水潭之王祈求,就能不可思议地缔结男女良缘。

二十一

金泽村小字长谷,是与土渊村小字栃内的琴畑背对背的聚落。

长谷有户人家叫曲栃。

那户人家后方有一座叫泷明神的祠堂,境内有棵大七叶树。

当时曲栃家有个美丽的女儿。这女儿非常喜爱屋后的大七叶树,每到傍晚,就会到大七叶树下,依偎着树枝,或凭靠在树干上打盹。

有一次,大槌滨的人听到大树的传闻,找到这里来,说要砍下这棵七叶树造船。既然有人要,也没理由拒绝,家里的人便把七叶树卖给大槌的人,让他们砍。

女儿悲伤极了。

决定砍伐以后,女儿日夜哭泣,说不想要树被砍掉,请他们不要砍树。

然而。

树一直没被有砍掉——不,砍不掉。

不管怎么砍,隔天一看,又会恢复原状。砍下来的木屑,到了夜里又会跑回原位。无论怎么砍,到了隔天又得从头来过,因此怎么也砍不倒。大槌的人都没辙了。

这时刚好有个漂泊的乞儿经过此处,见状传授了方法:

“老树常有这种事。这种时候,只要将砍下的木屑烧掉就行了。如此一来,就可以轻易砍断。”

众人闻言照做,果真有了进展,几天以后,即使是那样一棵巨木,也终于被砍倒了。

女儿伤心极了。她一直以为树绝对不会被砍倒的。

虽然总算砍倒了,但搬运巨木不是件易事,只能把树干推入金泽川,让它漂到下游。

七叶树被丢入河川。

女儿见状,疯狂地哭泣,沿河追赶树木。

巨木迅速地冲到下游去了。

但漂流到下游的壶桐渊附近时,巨木忽然上下颠倒,就这样沉入水潭了。树木应该要浮在水面上的。即使因为水流,暂时被冲入水中,也一定会浮上来才对。然而不管如何等待,树木都沉在水潭里没有浮上来。

女儿看了,不晓得在想什么,突然纵身跃入壶桐渊。

然后她抱住沉入水底的七叶树,就这样葬身水中。

树木和女儿的尸体,都再也没有浮出水面。

树木就这样成了水潭之王。

到了现在,天气好的日子,仍然可以看见沉在水底的巨木形姿。

据说那形状就像长了翅膀。

二十八

松崎村小字矢崎有一座叫母也堂的小祠堂。

从前这一带住了一个巫女。她是从绫织村小字宫目来的,因为学识渊博,很受村人敬重。巫女有个独生女,她非常疼爱女儿,视为掌上明珠。

女儿长大以后,招了入赘女婿。

女婿人很能干,夫妻感情也很好,然而不知为何,身为岳母的巫女就是不中意这个女婿。她悄悄决定总有一天要把他赶走,却苦无借口,也没有方法,烦躁不已。

这时,从猿石川引水的水渠入水口坏掉了,村人都很困扰。不管怎么修理,每年都一定会坏掉。会崩塌三四间长的距离。不仅麻烦又花钱,而且影响农务。

村人开会,再三商议,但一群没学识的人聚在一起,也不可能想出什么好点子,便决定请教巫女。

巫女说:

“这情况,只能把一个人沉入堰口,让他成为守堰者。”

简而言之,就是要以活人献祭。巫女接着下达神谕:

“后天黎明时分,会有一个穿白衣、骑白马的人经过,你们抓住他沉入水中就行了。”

村人对巫女的话深信不疑,便出动全村男女,守住各个要道,等待骑白马的白衣人出现。因为万一漏抓了人,误了事就不好了。

同时,巫女叫来女婿,吩咐他后天一早到附马牛村去办事。

巫女认为,要除掉碍眼的女婿,这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那天一到,巫女一早便趁暗起床,让女婿换上白衣,乘上白马,送他出门。

正在埋伏的村人看到如同神谕的人,在神谕指定的时刻经过,都惊讶不已,立刻抓住白衣的女婿,然后道出原委,请他为了村子,守护堰口。

女婿为人耿直,也许是无法对村人的危难见死不救,又或许是认为神意不得不遵从,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但女婿说:

“我听说自古以来,活人献祭都是男女一对。如果神明认为我是献祭的适合人选,表示我的妻子也应该随我沉入水中。”

然后女婿喊了妻子的名字。

赶来的妻子回应他的呼唤,果断地说:

“那么我也追随夫君一道去。”

接着她返家换上和丈夫相同的白衣,回到丈夫身边。夫妇俩一同乘着白马,就这样直奔河中。白衣男女一眨眼就和马一同沉入水里了。

结果。

天色骤暗,雷声不断,随着闪电降下大颗的雨珠,豪雨持续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雨停了。

等到河水退了,村人提心吊胆地前去查看堰堤的状况。

那一带的景观全变了。

水潭变成了浅滩,而且堰口出现一块巨石。村人以那块岩石为基础,筑起新的堰堤,完成了一座能屹立数百年的安全堤防。巫女的神谕成真了。

村人感谢牺牲的夫妇和马,在新堰附近将他们祭祀为堰神,每年举行祭典。这祭典一直延续到今日。

但是。

巫女的企图完全落空了。虽然想出谋害可恨女婿的奸计,却因此一并失去了最心爱的女儿。

女巫唏嘘不已,承受不了杀女的自责,前往两人沉没的地点,投水自尽。

人们将她祭祀为母也明神。

母也堂就是祭祀这个母亲巫女灵魂的祠堂。

二十四

有许多水潭或沼泽深处沉着钟或釜的传说。

据说土渊村小字角城的钟撞堂,那里的水潭就沉了一座钟。水潭旁边在以前有一幢叫角城馆的大宅,沉在水底的就是那户人家的钟。这座钟在河底,现在有时仍会响。

栗桥村初神的明神渊沉有一只大釜。据说是用在神事“御汤立”(译注:神道教仪式,于神前煮沸热水,由巫女或神职人员以竹叶蘸取热水,洒在自己和参拜者身上,以祈求无病消灾)的釜。现在也能在水底看到它。据传釜中的水如果混浊,就会发生不好的事。

土渊村的小乌濑川有久手桥,底下的水潭则沉着一尊金色的佛像。当朝日灿烂射入的日子,可以看见它在水底发光。这座佛像据说是火石的北川家改信神道教时,将家中祭祀的佛像搬运到那里丢弃的。

二十三

松崎村的松崎沼也沉了一座钟。

据说那钟来自龙宫。

远野的物见山流传着一个不可思议的石磨的传说,叫孙四郎臼,也有人说它就是在松崎沼找到的。

此外,沼底还有两块并排的石头,叫爷石婆石,从这里再过去的地方,无论怎么样都去不了。如果硬要过去,前方便是无底深渊,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三十一

松崎沼旁有块大石头。

据说石头上偶尔会出现女人。

还说沼泽里会传来织布机的梭声。

现在怎么样就不清楚了。

虽然不知是否有关,但松崎沼有着以下的传说:

从前。

当时的诸侯有个美丽的女儿叫松川姬。松川姬顺利成长,但到了适婚年龄后,却开始为轻微咳嗽的毛病所扰。虽然称不上重病,但小姐经常因此闷闷不乐,周围的人也都担心不已。

有一次。

小姐忽然说想去松崎沼看看。

侍女和家臣都拼命制止。松崎沼并不是什么名胜,只是个沼泽。如果去了那种地方,导致病况恶化,那就不得了了。

然而小姐不听劝,要下人备轿,前往松崎沼。

小姐站在岸边,含笑望着沼面。

自从害了咳病,小姐总是郁郁寡欢,因此即使只有一些,但看到小姐心情愉悦的表情,下人也都稍微放心了。也许他们认为,即使是这样的沼泽,只要能让小姐排解忧愁,带她来也是对的了。

然而。

小姐忽然跳进了沼泽。

据说轿子里留下了蛇的鳞片。

不过除了松崎沼以外,好像还有两三处沼泽流传着松川姬投身的传说。

这似乎是元禄(译注:江户时代的年号,一六八八——一七○四)时期的事。

二十二

附马牛村的东禅寺,地名源自于此地过去一座叫东禅寺的大寺院。东禅寺在江户初期,在南部氏诸侯的命令下,迁到盛冈城了。

现在有一座叫常福院的寺院。

常福院里的大釜,据说是过去东禅寺一个叫无尽和尚的高僧所使用的物品。

无尽是个德高望重的禅师,平日就有两百余名的云水随他修行,因此煮粥的时候,一般大小的釜实在不够,总是使用这只大釜。

而且在当时,大釜共有两只。

有雄釜和雌釜,并称为夫妇釜。

东禅寺迁移到盛冈的时候,这釜不愿意被带走。也许是极不想离开附马牛这块土地,每天晚上都发出奇异的呻吟,在本堂不停地打转。

但人们还是不能把釜丢下,就这样到了搬迁的时辰。

然而人们准备抬起它时,竟重到抬不动。釜愈来愈重,不管出动多少人,都无法移动它半点。但还是只有雌釜勉强可以抬起来。

虽然设法抬出了,但雌釜思念留在寺院的雄釜,叫了起来。即使如此,工人还是设法搬运,但就算想要前进,还是会被拖回去。而且釜又重得令人站不稳。以为是在往前进,结果却后退了。

因为太可怕了,工人们搬至村里叫大萩的一带后,便决定暂时把釜放下,看看情况。

结果釜一边呻吟一边旋转,掉进前方的水潭了。

两只釜之中,一只没有离开寺院。东禅寺消失以后,它仍然留在原处。而另一只则沉没在大萩的深渊。

四十

这是从前无尽和尚想要兴建东禅寺大伽蓝时的事。

和尚一时兴起,希望境内有眼清澈的泉水。不过庭石可以搬来,树木可以种植,唯有泉水无法如此。靠人力是无法让泉水涌出的。因此和尚决定向早池峰山的神明祈祷。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拾遗,本站提供远野物语拾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拾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十六夜阴历十六 下一章:居待月阴历十八
热门: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人道天堂 影子的告发 荒原闲农 纨绔疯子 半掩门:女人守寡 斯托维尔开膛手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犬神家族 千门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