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 日阴历三十

上一章:有明月阴历二十六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二百一十六

这是佐佐木喜善小时候的事。

佐佐木家附近有两户人家养狗。

一只又小又虚弱,另一只虽然主人家很穷,狗却身强力壮。

这两只狗很要好。

每当有人把死马之类的丢到附近的熊野之森,村里的孩子就会跑去吃,但这只小狗很胆小,连小孩子都怕,不敢靠近,只敢躲在自家屋檐下羡慕地号叫着。也许是可怜它那副模样,这时大狗就会去森林咬下肉块,叼回来给小狗。小狗也会开心地大快朵颐。

另外,大狗的主人家本来就穷,也没有给它足够的食物,大狗总是饿着肚子。小狗也知道这情况,因此每天都会努力吃下满肚子粮食,然后去大狗那里吐出来给它吃。

对人类来说,进过肚子又吐出来的东西实在是脏到不行,但大狗都会开心地吃个精光。

村里的人都说两狗的情谊温馨极了,经常拿来当成话题。

二百一十七

这是最近的事。

土渊村和野的菊池家养的狗,一天趴在狗屋屋檐下,这时该户人家的鸡与邻家的鸡开始在旁边踢斗起来。

狗趴在地上,闲闲地看着,但一看到自家的鸡斗输了,便倏地跳起来咬住邻家的鸡脖子。

斗赢的邻家的鸡被咬死了。

二十五

这好像是明治二十年左右的事。

土渊村野崎的诸侯别墅有个叫松爷的老人,黄昏时分在家里的砍柴场劈柴。

这时一头野猪突然冲了进来。

“来得正好!”

松爷大喊,随即飞扑到野猪背上,跨骑上去。

据说松爷挖出野猪的双眼,最后把它给杀了。

二百二十三

住在青笹村飞鸟田的菊池喜助,他的祖父有一身怪力。

飞鸟田路旁的六道石塔,至少也有六十贯(译注:一贯约为三点七五公斤)重,然而据说喜助的祖父能把石塔当成小球耍,与邻家的老爷爷两人站在道路两边,相互投掷。

喜助的祖父五六十年前曾在山中遇到狼。

一般人遇到狼都会逃走,但他没有跑。不仅没有跑,当狼扑上来的时候,他反而大怒。然后反过来将狼逼到走投无路,挖出狼的眼珠子,用绳子捆起来拖回家了。

二百一十四

这是明治二十年左右的事。

小国村又角一个叫奥太郎的人到远野町去,事情发生在归途上。

来到立丸岭左右的时候,刚好天黑了。

山岭上的路被树木包围,因此更显漆黑,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几乎无法前行。

奥太郎生怕跌倒,小心翼翼地前进,这时对面有人过来,猛地撞上奥太郎。奥太郎被撞个出其不意,跌坐在地。他诧异是什么人,对方却闷不吭声,因此他爬起来,走了两三步,又被猛地一撞。

第二次奥太郎没有跌倒,而是紧紧抱住撞过来的人,就这样抱着对方,一路走到快一里路远的新田村。

他敲打认识的人家门口,把人叫起来,在灯光底下一看,原来奥太郎抱着的竟是一头大野狼。

众人惊恐不已,当场把狼打死了。

二百一十三

这好像是明治初年的事。

一对住在土渊村小字栃内西内的兄弟,带着三匹家里养的马,到驹木境的山上去割茅草。两个人和三匹马往山上行去,这时忽然冒出两头狼来。

因为太突然了,甚至没空拔出插在驮鞍上的镰刀。

弟弟情急之下捡起路旁的枯柴对抗两头狼。

哥哥趁机把三匹马牵至一处。然而他竟骑上其中一头,逃回家去了。要是哥哥立刻通知家人和村人遇到狼袭的事也就罢了,然而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没有告诉任何人。

到了傍晚,弟弟也回来了,却身负重伤,奄奄一息。

弟弟虽然总算回到家,然而手一撑到檐廊上,人就这样断气了。如果哥哥快点通知别人,或许弟弟还能保住一命。

据说当时弟弟还不到十五。

二百一十八

佐佐木喜善的亲戚里,有个以前在大槌町的小学执教鞭的人。

那个人酷爱打猎,每到打猎季节,一有空就会上山。

有一次。

他就像平常那样,拎着猎枪上山去,唯独那天收获少得可怜。那人正觉怄气,忽然听见鸟叫声。仔细一看,树梢上停了五六只悬巢。悬巢也就是松鸦,是很好吃的鸟。

——唉,就抓那些鸟将就一下好了。

那人也没深思,举枪瞄准,轻易地射下一只。

停留在树梢的鸟同时飞起,并且飞到比平常更高的上空,以极尖锐的声音呱呱乱叫。

结果——就好像回应那声音似的,四面八方的溪谷飞出数量惊人的悬巢,聚集过来。这次鸟群压得低低的,胡乱尖叫着,在他的头上纵横飞行,做出要把他踹走般的动作。

虽然早已习惯山林,但这还是他头一遭碰上这种怪事。他只有一个人,而且置身山中,不禁在惊恐之余开枪了。他认为只要吓唬一下,那些鸟就会散开。没想到鸟群不仅没有逃走,反而闹得更凶了。

——不能在这时候认输。

那个人如此决定,朝着鸟群乱射一通,直到用尽所有的子弹。子弹几乎是每发必中,脚下一眨眼就形成鸟的尸山。他射下了三四十只,但鸟群的数目一点都没有少,不仅如此,还愈来愈壮大,在头上飞行,啼叫不休。

渐渐地,子弹终于用尽了。

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那人匆匆拾起射下来的鸟回家。然而大批鸟群穷追不舍,他都下山了,仍缠着他叫个没完。那人终于到家了。他冲进家里,命妻子立刻准备子弹,然后找出家中所有的子弹拿来射鸟。

射下来的鸟尸散乱在庭院、田地,据说数目足足超过一百六十只。但鸟群还是没有散去,数目也没有减少多少。鸟群大军在那人的屋子周围飞来飞去,一直闹到入夜。

天色完全暗下来以后,鸟群似乎也散去了,但那惊人的声势令人瞠目结舌。

也许是被吓到了,从此以后,那人经常向人提起鸟的执念之深。

二百一十

这是大正十五年冬天的事。

栗桥村小字中村有个叫和田幸次郎的三十二岁男子,这是他去同村的羽山山脚打猎时遇上的事。

和田碰上了三头结伴的熊。

熊好像没有发现和田,慢慢地走来。和田心想万一被发现就糟了,便躲藏起来,观察熊的动向。三头熊里面,较大的两头走到旁边看不见了,但较小的一头就留在近处,也许是发现了食物,脸贴在地面,似乎在翻找什么。

和田认为这是个好机会,立刻举枪射击。

虽然命中了,但似乎没有打中要害,无法一枪毙命。不仅如此,熊还立刻回过头来,冲向和田。

和田来不及填装第二发子弹,就遭到熊的攻击,被熊扑倒在地,便赶紧装死。

熊嗅闻和田的身体各处,不知是做何打算,抓起和田的一只脚,突然用力一甩,把他扔下谷底去了。

虽然不晓得被扔了多远,但令人惊讶的是,和田一掉到地面,随即重新站起,立刻填上第二发子弹。

然后瞄准正准备悠然离去的熊,射出追击的一发子弹,成功射死了熊。

他把熊胆拿去釜石卖,据说卖了一百七十圆。

这件事上了当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岩手日报》,报道中说是最近的事。

二百一十一

这是田滨福次郎所说的事,虽然令人难以置信,却是事实。

福次郎年轻的时候,山里住着一头恶熊,会攻击人类,作恶多端,因此只要看到这熊,村人都会毫不犹豫地攻击,但都无法将其击毙。熊只要碰到人就会遭到攻击,因此变得益发凶暴。

当时福次郎在山上整理田垄。也就是当年开垦的山坡田地收获以后,烧田整理。在土地恢复肥力以前,这田就搁置不再种植。

一天,福次郎上山去,突然这熊从木柴堆里现身,扑了上来。

那熊攻势太猛,福次郎忍不住吓得后退,情急之下,抱住旁边的大树干,飞快地爬上树去了。

他心想糟了。熊会爬树。也就是自己无路可逃了。

不出所料,熊跟着爬了上来。只能继续往上逃了。福次郎愈爬愈往上面,但熊也继续追上来。

福次郎走投无路,幡然觉悟,爬到稳固的树枝站定,抽出腰间的柴刀,一刀砍下,准备把爬上来的熊脑袋劈成两半。

但他砍偏了。

柴刀没有命中熊,而是插进了旁边的树枝。

但没想到误打误撞,因祸得福。树枝被砍断,熊也跟着一起摔了下去。熊发出一道巨响,摔到地上。

虽然摔下去了,熊却没有离开,也没有倒下,而是一屁股坐到树根处,一动也不动,就像在守株待兔。

树上的福次郎一筹莫展。

下树的话,会被吃掉。他急得祈祷熊快点死心离去,然而中午都过去了,黄昏即将逼近。随着天色渐暗,福次郎愈来愈不安。一想到熊不晓得何时会爬上来,他简直魂飞魄散。

这时福次郎忽然想到一件事。

不管再怎么顽固的野兽,从一早到这个时刻,都一动也不动,未免有些奇怪。会不会是有什么理由,让它无法动弹?

福次郎试着折了一段树枝丢下去,但熊纹丝不动。

他感觉安心了些。熊没有发现。接着福次郎砍了一段相当粗的树枝,对准熊的脑袋丢掷过去。

树枝打到熊,但结果还是一样。熊完全没有动。福次郎想这绝对有问题,这回大声骂道:

“大笨熊!”

但熊依然充耳不闻,维持着一样的姿势。福次郎胆子更大了,提心吊胆地爬下树干去。

熊死了。

只不过是从这点高度摔下去,就能摔死一头熊吗?福次郎觉得不可思议,用力放倒尸体,仔细检查。令人惊讶的是,一根粗树枝插进了熊的屁眼。那根树枝从屁眼一路贯穿了肠子。是福次郎砍下的树枝切口朝上落下,紧接着熊摔了下来,屁眼刚好被树枝刺穿了。

二百一十二

据说这是栗桥村一个叫嘉助的人的亲身体验。

嘉助年轻的时候,和哥哥一起到山上整理田垄。

烧过的田里有一棵大树。烧田的时候不小心一起烧到了,但那是一棵巨木,因此只有表面烧焦而已。只不过树干内部好像腐朽了,外皮烧掉,露出了一个大洞。

嘉助兄弟正对那个大洞看得出神,忽然转头一看,发现就在大树不远处,有一头大熊,正用双手左右拔着小米穗。

兄弟忍不住屏息后退。

两人蹑手蹑脚地后退,总算躲到遮蔽物后方。躲藏起来后,心情也冷静了些,便探出头来观察熊的样子。大熊拔着小米穗吃了一阵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慢吞吞地钻进枯木的洞穴里去了。

两人纳闷它怎么了,一直看着,但熊迟迟不出来。有熊在田里,也不能安心干活,因此两人继续守着。

不管再怎么等,熊就是不出来。

因为等得太久了,兄弟俩渐渐涌出了贪念。

“仔细想想,那是头好大的熊呢。”

“要是捉了它肢解,一定可以卖到好价钱。”

“可以大赚一笔吧。”

“好,就捉住它,来大赚一笔吧。”

兄弟俩慢慢地走到枯木旁,用粗木条插住洞口。如此就变得像牢笼一样,无法轻易离开树洞了。

嘉助说:

“哥,你在这里看着,我先回家拿猎枪跟长矛等家伙回来。”

然后跑走了。哥哥对跑下山的弟弟说:

“不要告诉别人,也不可以被别人发现!我们兄弟俩自己好好赚一笔!”

然后嘉助的哥哥紧盯着树洞,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等待弟弟回来。

一会儿后,嘉助扛着长矛和猎枪回来了。

兄弟俩各自手持武器,折回大树前,准备对准树洞,插入长矛并开枪时——

地面剧烈地摇晃起来。

是大地震。

兄弟俩吓得从大树旁跳开。刹那间,大树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连根倒下。中心似乎完全烂掉了,倒下的声音并不大。

地震很快就停了。

粗木条已经掉了。万一猎物趁机跑掉就糟了,因此兄弟跑近横躺的树洞,用长矛和猎枪对准洞穴,等待熊出来。然而不管等上多久,熊都没有现身。

当时嘉助年轻气盛,实在是等不下去,竟鲁莽地带着武器钻进树洞里。

然而洞里空无一物。别说大熊了,连只小狗都不见。不管怎么找,都没半点踪影。嘉助没办法,爬出洞来,质问拿着猎枪站在那里的哥哥说:

“哥,里头什么都没有啊。我回家的时候,你没有看紧对吧?你让熊跑掉了。”

哥哥愤慨不已:

“胡扯!我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盯得死紧,哪可能让熊跑了?”

“那熊跑去哪里了?”

兄弟俩争执起来。两人吵了一会儿,忽然往山边的岩石上一瞥,发现刚才的熊就瘫倒在那岩石上。

“咦,居然在那里!”

“不快点开枪,会让它跑了的!”

两人叫骂着“快快快”,熊却一动也不动。

因为太安静了,两人战战兢兢地靠近一看,发现熊已经死了。

是地震的时候,巨木倒下,钻进枯树深处的熊被冲击震飞,射出中空的树干,飞到对面的山,撞到岩石而死掉了吧。

怎么听都很离谱,但这是真实发生的事。

二百〇九

这是昭和三年九月十五日听到的事。

据说是当时两三天前的事。

转述这件事的人,有个邻居叫阿鹤,这是阿鹤的妻子的遭遇。阿鹤的妻子还很年轻。

妻子那天上了山,分开比自己还高的茅草前进,结果冷不防遇上了大熊。妻子大吃一惊,但熊好像也吓了一跳,怔在原地,紧接着扑了上来。

毕竟那熊比人要高大太多,被这样一扑,妻子无从招架,往后倒去。但她也无法逃跑,认命地以为自己就要完了,便以倒下的姿势躺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大熊静静地靠近妻子,再三抓握她的手腕和脚踝。

妻子奇怪大熊要做什么,仍静静不动,结果大熊摸起她的乳房和肚子来,全身上下四处摸索着。

然后观察她的呼吸。

妻子以为随时都会被咬、被撕烂,吓得魂都飞了。然而没有多久,大熊不晓得在想什么,扛起妻子的身体朝溪谷扔了过去。但妻子还是没有叫,忍了下来。

妻子任凭被丢出去,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大熊总算转身背对她,悠然离开了。

一百二十八

这是三四十年以前的事了。

小友村有个古怪的中年男子。

据说那人不管怎么看都像个白痴。

那人会手捧黑色佛像,念诵:

“面能面能(译注:原文为“めんのうめんのう”[mennou mennou],无汉字)……”

并为人占卜凶吉。

二百二十四

从前。

土渊村小字厚乐一带,有个衣着高贵、年约四十的武士带着一名随从经过,看到茶店,便停下来休息。

当时正值中午,武士用炉火烤着自己带来的饭团,又点了鱼,串起来烧烤。

这时茶店有四五个村人。

其中有个大粗人大下万次郎。

万次郎冷不防抢了武士的饭团,大口吃个精光。接着伸手拿了烤鱼串,一样吃掉了。这过分的行径令武士张口结舌,但他很快地涨红了脸,暴跳如雷,不容分说地拔刀砍向万次郎。

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但没想到万次郎迅速闪开,抢走了武士的刀,拿到基石上狠狠地敲打,把刀子都给砸弯了。

接着万次郎把武士骂个狗血淋头。

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但武士没了佩刀,也束手无策。也许是认为跟低贱之辈对骂计较,也只是更自取其辱,便灰头土脸地离开了茶店。

这个武士好像是盛冈藩的藩士,但可能也没脸将佩刀被农民抢走的事说出去。万次郎也没有受到责罚,后来仍若无其事地继续过日子。

二百二十五

土渊村有个叫治吉牛蒡(译注:原文“ゴンボ”[gonnbo]来自日本东北方和北海道方言“挖牛蒡”,意指爱强词夺理,或喝了酒之后无理取闹的麻烦人。因为要挖出深埋地底的牛蒡非常麻烦)的男人。

在远野乡,牛蒡指的是爱发酒疯的人,或爱骂人的无赖。治吉这个人个头硕大,面相也很凶恶,是个肌肉发达的魁梧男子。

治吉在市集的日子,到远野町一家叫建屋的酒店喝酒。这时来了一个面貌严肃的武士。那武士带了一名随从,斜背着一只包袱,穿着泷纹(译注:日本传统花纹,粗直条旁并排着数条愈来愈细的直条纹样)和服裤裙,身形高大,一看就像在进行武者修炼。

武士说他来自气仙。

治吉一看到那模样,便大言不惭地说:

“我才是本乡首屈一指的武术高手。怎么样?咱们来比试一番吧!”

治吉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他是个如假包换的农民,连剑术的剑字都不会写,只是酒后乱夸海口,然而对方似乎当真了,说:

“没问题。”

然后开始从家臣携带的行李中挑选武器。治吉看到对方来势汹汹的样子,内心悄悄讶异,但已骑虎难下。

治吉有了今日就要命丧此地的觉悟。

然而武士要家臣拿出来的,却是一把木刀。木刀总比真剑好,但治吉手无寸铁,也不可能打得过。不过若是有武器,那就另当别论了。

于是治吉确定地问:

“就像你看到的,我身上没有武器。我随便弄样家伙来使,可以吗?”

武士答道:

“要挑什么都请便。”

治吉到酒店后头寻找武器,顺道小解。他一边撒尿,一边四下张望,看见地上有根约五寸粗的木材。治吉抓起木材,打算拿它狠狠教训一下武士,遂绑好和服衣袖,折回原来的地点。

另一方面,武士正在酒店高谈阔论。嚣张的农民跑到屋后就不回来了。因为人一直没回来,武士认定他一定是跑了,正嘲笑说:小子只会乱夸海口!

这时治吉一脸凶相,挥舞着五寸粗的木材现身了。

看到治吉那骇人的阵仗,武士大惊,内心狼狈不堪。治吉迅速地瞧出他的想法,并看出现场是什么状况,甚至还估量出对方的斤两了。看上去很有一手,但他估计这武士其实外强中干。

“好啦,武士,听你在那里说大话,但用木刀就没意思了,拿真剑上吧。”

治吉轻松地把木材高举头顶旋转。武士把木刀丢到地上,说:

“不,大师,这场比试还是算了吧。”

完全怯战了。

治吉不应话,武士便说“那在下买酒请客吧”,买了五升酒递给治吉。治吉更加瞧不起武士,说“不,无论如何,我就是要跟你比试一场”,更可恶地耍起威风来。

武士信以为真,一个劲地赔罪,然后带着家臣偷偷摸摸地溜走了。是真心怕了吧。

击败了堂堂武士,还免费喝了五升酒,据说后来治吉更加不可一世,老拿这件事说嘴。

一百〇八

土渊村小字山口有一户姓石田的人家。

石田家本来很有钱,有许多稻田和农地,但家中男丁都不爱务农,经常把田地丢着不管,因此稻田和农地都逐渐荒废,处理不了,便卖给别人了。结果石田家成了全村最穷的人家。后来连房屋都变卖,不得已搬到山上,勉强盖了栋小屋,现在住在那里。

不爱务农的石田家,男人们总是蓬头垢面,眼神也炯炯锐利,看上去就像山男。

夏季的禁猎期间,他们会在河里捕鱼,此外则是猎捕鸟兽为生。他们熟练地操作自制木弓,即使是小鸟之类,也能轻易射落。他们以此补充粮食过活。

热门小说远野物语拾遗,本站提供远野物语拾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远野物语拾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有明月阴历二十六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暗号 离任 神级奶爸 掌中之物 血之罪 盾击 官票 超时空穿越 量子窃贼:“侠盗若昂”三部曲01 体坛多面手